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46章 涿州方家

第2146章 涿州方家

方醒没回答,只是反问道:“他家为啥胆小?”

孩子摇摇头,方醒摸出一小把铜钱,说道:“说了都是你的。”

孩子贪婪的看看方醒手中的铜钱,就在方醒以为他要说什么时,他却转身就跑。

这么胆小?

方醒摇头不解。

那孩子跑的有些远了,才回头喊道:“方家是犯人!要杀头,三族…...”

那些孩子也跑了,各种喊声回荡在这条胡同里。

“犯人!犯人!”

“要被杀头,杀全家!”

“方老鼠……”

“.…..”

方醒站在原地,笑容渐渐的收了回去。

这时一个孩子从垮塌的围墙里面爬了上来,冲着那些到处跑的孩子骂道:“有娘生没爹教的畜生!滚!”

这孩子十二三岁的模样,穿着普通。

他站在上面叫骂,等解气后就看向方醒等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拱手道:“敢问贵客是来找谁?”

方醒想说话,却发现这孩子有些面熟,就愣住了。

而这个孩子也有些发呆,他挠头的模样让方醒一下记起来了。

“老爷,有些像是大少爷呢!”

不只是方醒觉得眼熟,辛老七他们同样觉得这孩子和土豆真像是两兄弟。

方醒微笑着招手,说道:“你过来。”

那孩子居然乖乖的过来了,就像是被他爹喊了一嗓子般的乖巧。

方醒见他跌跌撞撞的下来,就皱眉道:“小心些!”

这孩子冲下由砖石堆积而成的小坡,一路跑到方醒的身前停住,有些腼腆的拱手道:“小子方睦,见过长者。”

方醒面色一黑,随即默然。

两人都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好奇着,并想去探索一番。

方睦觉得方醒很亲切,比自家经常黑脸的老爹都亲切。

方醒觉得自己怕是误会了什么。

这家人看着……

洗的发白的衣服,身上看不到大户人家的饰品,简单的就像是……

破落户!

方醒觉得事情并不一定像是自己当初想象的那样。

当初他醒来之后就问过亲戚的事儿,还幻想着会不会有一波什么极品亲戚。

可方杰伦对此讳莫如深,只说是双方都不来往了。

既然不来往,那必然是看到方家倒霉,就躲了吧。

只是后来方家在他的努力下又发达了,红了,红得发紫!

可依旧看不到那些亲戚来,他也心淡了,想着这等亲戚有等于无,何必给自己找麻烦,这才搁置到了现在。

张辅的提醒是有深意的。

现在的他越发的位高权重了,要是有心人在他的亲戚身上动手脚,到时候舆论哗然,身败名裂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这才亲自来寻摸一趟,若是不对劲,他准备临机安置了,不留后患。

这是他对那些亲戚的担忧造成的想法,可如今看来好像不是那等极品。

方睦有些纠结,他觉得眼前这人看着可亲,可方醒身后的家丁们看着有些厉害,衬托的方醒的身份越发的不简单了。

“您是……”

他试探着问了一下,这是缺乏自信的表现,说明他家的现状并不好。

方醒看着这张和土豆有许多相似处的脸,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头顶,然后笑道:“我想我们可能是亲戚。”

……

当方醒带着家丁,身后跟着一溜马车出现在大宅子的外面时,周围就围拢了不少人。

“是方老鼠家的亲戚?”

“可能是吧,不过都好些年没见他家有人走动了,这些人看着不像是本地的,难道是远方亲戚?那可真是阔气哦!”

“那些马车……不像是车马行的呢!”

“嗯,车马行的人看着有贼气,这些人看着规矩。”

“打头那个,哎哎,你们瞅瞅,那人看着有些稳重呢!”

“稳重个屁,还比不上我大哥有气势,多半是商人!”

“商人哪敢这般招摇?不然被人盯上了,倾家荡产都说不准呢!何况还是方家的亲戚,随便来个小官就敢弄死他。”

“那是,要不……去报个信?”

“我看成。”

“.…..”

小刀在人群中听了一耳朵的话,然后见前方大门居然在缓缓打开,急忙就从侧面冲了出去,撞翻不少人,引来骂声一片。

一般有身份的人家,那大门几乎难得开一次,方家的规模看着不小,所以那大门也是……

方醒就站在正前方,看着大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

“噶!”

大门的门轴处发出了尖利的声音,接着大门有些摇摇欲坠的意思,门口面马上传来了一声惊呼。

“爹,门,门要倒了。”

“别动!”

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接着一股子什么油料的味道传出来。

大门依旧有异响,然后慢慢的被打开。

一群人站在门口,为首的一个老人眨巴着眼睛看着方醒,然后身体一颤,问道:“是……小醒儿?”

方醒大步过去,躬身道:“小侄方醒,见过大伯。”

老人的嘴唇颤抖着,伸手出去,然后别过脸去,摆手道:“你……当初不是说……”

边上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拱手道:“可是醒弟?我是方卓。”

“大哥。”

方醒刚才从方睦的口中已经摸清了这家人的情况,他拱手道:“大伯这是……”

方卓摇头叹息道:“此事说来话长,醒弟进来再说。”

他扶着方鸿中往退后几步,方醒进了大门,几个孩子都躬身叫叔。

方卓家的老大叫做方寅,看着十五六岁了。

老二就是方睦,就是他回家去禀告了祖父和父亲。

老三是个好奇的小女娃。

“我叫珠珠,叔,你要叫我珠珠。”

方醒看到她就想起了家中的无忧,就摸出一块玉佩给她,笑眯眯的道:“好。”

方鸿中见到玉佩不禁一惊,却阻止了想去劝阻方醒的方卓。

一行人往里走,方醒没见到一个仆役丫鬟,一路上的房屋大多都废掉了。

这是个破落户!

方醒再次鉴定了这个想法。

等进了内院后稍微好些,不过也有限。

倒是看到那些瓦片的颜色大多相近时,方醒终于知道前院那些屋子的瓦片去了哪里。

一个女人在内院孤独的相迎,这就是方卓的妻子朱氏。

大家进了正屋,朱氏泡了茶来,茶叶看着也普通。

方醒看到这一家人都在沉默着,就问道:“大伯这些年……为何不去京城看看?”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