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43章 离开泰西,归程

第2143章 离开泰西,归程

牌位默默竖立在那里,前方的桌子上有名册,可以根据姓名找到具体牌位的位置。

方醒查了一下,顺利的在后面找到了苗喜的牌位。

东缉事厂番子苗喜,殉国于撒马尔罕。

短短的一行字就记录完了一个人的一生。

他又找到了商易的牌位,上面写着追封宁昌伯的字样。

“不管是番子还是伯爵,死后归于幽冥,都是一样的。”

张辅也在寻找自己以前麾下的牌位,顺带帮方醒寻了一番,见他惘然,就劝慰道。

方醒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不一样的大哥。”

两人出了大殿,又出了忠烈祠,看着外面不少百姓在等待着,大概是想进去寻找自家亲人的牌位。

“他们在高兴。”

方醒指指那些百姓说道:“他们的亲人殉国之后……你该知道,比如说商易……死后哀荣备至,当然,功劳不同,自然不同,只是想着这一条条命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死去,若不建个祠堂来供奉他们,我们于心何安?”

这时孟瑛等人也出来了,薛禄打个喷嚏,提议道:“咱们去喝一杯?”

……

神仙居,要弟亲自去准备饭菜,除去那个包间之外,隔壁的两个包间都空着,不许人借机窥听。

“都是武勋呢,看着杀气腾腾的,老爷在里面陪客,要了好些酒……”

莫愁本是在念书给欢欢听,等要弟禀告了方醒的事后,欢欢就坐不住了。他趴在莫愁的膝上哀求道:“娘,找爹!找爹!”

莫愁噗嗤一声就笑了,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嗔道:“以前见到你爹就怕,现在不怕了?”

小孩子的感觉最为敏锐,欢欢察觉到莫愁有同意的意思,就欢呼道:“爹带我骑马,骑大马!”

莫愁摇头道:“你爹要应酬人,你小孩子不能去捣乱。”

……

“目前远征耗费太大,得等户部那边粮食都装不下的时候才好,那么出海吧。”

“出海打哪里?总不能找个荒岛就上去耀武扬威一番吧?老子的脸还不够丢的!”

“西洋那边不是有不少地方吗,打下来就是了。”

“对,顺着打过去!”

酒桌已经成了战场,一坛子好酒已经喝完了,四人各自占据一边开始了‘征伐’,桌子上的碗筷都成了工具。

方醒摩挲着下巴说道:“这事儿……不好直接打,即便说是远交近攻,可咱们得挑对手啊!”

“什么意思?”

薛禄喝的眼睛都红了,一拍桌子就喝道:“说清楚!为啥不能打?”

“那是推地图,推下来简单,可很难安定,诸位,那不可取!”

方醒指指南边说道:“想想交趾,你们就该知道打下一地容易,可治理却很难,弄不好就得要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一直成为大明的麻烦,所以无限制的扩张,那是自寻死路。”

“不说多,来五个交趾如何?”

方醒挑衅的问了问。

众人默然,交趾当年就是大明的伤口,不断流血。

若非是后来彻底的清扫了那些不安分的家伙,交趾现在也不会消停。

可即便是如此,大明依旧还得在交趾驻军,还得持续关注。

若是来五个交趾,大概朱瞻基首先会疯吧,历史上当交趾变成泥潭时,他果断放弃了那个地方,然后回归中原,开始进入了漫长的防御期。

这些人想的是立功,征伐,至于征伐过后的治理,他们大多懒得想,只想丢给文官。

“是的,如果打下不管,那么就是给自己制造麻烦,所以我们需要谨慎。”

张辅的话引发了沉默。

“散了吧!”

薛禄起身,意趣索然的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洪保的船队还没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若是回不来,咱们出海去打哪里?”

这时外面有跌跌撞撞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有人喊了一声三少爷。

方醒起身道:“是我那个调皮的小儿子来了,阳武侯且慢,好歹喝了醒酒汤再说。”

薛禄本是有些没精打采的,闻言不禁就笑道:“好,看看看看,若是有那个资质,薛某收个弟子也无妨。”

“进来!”

方醒接受到了张辅的暗示,却拒绝道:“若是能得了阳武侯的青眼,那是他的福气,看吧。”

一个看吧,就让薛禄面色微黯,然后说道:“以后大概都是要火器了吧?咱们这等弓马都要成了古董,不行喽!”

房门被推开,欢欢独自走进来,然后摇摇晃晃的拱个手,顿时就让屋里的几个人忍不住笑了。

……

六艘修补完毕、补给装满的船整装待发。

码头上站满了人,阿贝尔和多克,还有亨利都踌躇满志的看着那四艘战船。

三国使团已经准备完毕,在洪保一再强调船队装不下那么多人的情况下,三国都表示愿意提供船只,被洪保冷冰冰的拒绝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什么船只,不过是想探寻航线罢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是个少见的晴天。

张旺看着下面的人,低声道:“公公,他们想上战船。”

“做梦!”

洪保微笑着,“那些斥候都回来了吗?”

“都回来了公公。”

洪保满意的点点头,吩咐道:“让他们上船!”

“公公,哪艘船?”

洪保微笑道:“当然是粮船!”

“上了船,出了里斯本,马上就把他们关着,不乐意的就丢下船去,喂鱼!”

张旺应了,觉得真是痛快。

洪保见码头上的那三人都大吃一惊,不禁冷笑道:“敢冷落大明,敢骑兵威胁,能否活到大明就要看你们知不知趣了。”

边上有个太监问道:“公公,若是他们不回来,这三国怕是会……成了大敌啊!”

“怕个屁!”

洪保冷冷的道:“都是狼子野心之辈,下次再来肯定就不是这样了,他们敢跳梁,那就是现成的借口,打了再说。”

“可是公公,这里太远了,大明不好控制啊!咱们不可能驻军百万吧?”

“那不是咱们想的事,朝中的大臣们自然会考量,咱们就记住一件事,不要丢了大明的脸面!”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