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42章 国殇

第2142章 国殇

太阳从地平线上冒出个头。

橘红色顿时浸染了天边的云霞,就像是挣扎着一样,橘红色渐渐的在跳动着。

皇帝亲临,这就是天大的面子。

“开门!”

两名军士走到大门前,用力的拉开了大门。

门轴上油了,所以几乎悄无声息。

大门打开,一股阴冷的风冲了出来。

进了大门就是一块碑石,上面用布盖着。

“轰!”

侧面一声炮响,张辅缓步入内。他站在侧面,小心揭开了那块布。

那上面是御笔!

——魂兮归来,佑我家邦!

“轰!”

炮声开始连绵不绝。

间隙,一队赤果着上半身,手中持刀的军士缓缓走来。

左右两边已经准备好了大鼓,随着轻轻敲打在大鼓边缘的声音,轰然而发。

“咚!”

雄浑的鼓声响起,那一队军士止步,然后齐齐抬头。

他们的脸上被抹了黑色的纹路,看着多了原始的野性。

第一个军士抬起右手,高声唱到:“操吴戈兮被犀甲……”

三十六名军士齐声高唱起来:“操吴戈兮被犀甲……”

“国殇!”

杨荣的眸子一缩,低呼道。

他的身边全是文官,此刻这边全是低呼,惊讶的低呼。

谁选的?

还有这个调子!

“咚!咚!咚!”

那些军士用力的挥动着手中的长刀,仿佛眼前就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鼓声雄浑,他们的歌声同样雄浑。

炮声已经停止了,四野寂静,在苏醒中的北平城都在压抑着,只余下这些雄浑的声音。

“车错毂兮短兵接……”

手持兵器,身披甲衣,敌我交错间,和同袍们一起奋力的砍杀着。

方醒有些恍惚,他想起了在交趾的厮杀,那是生涩的,初历战阵的自己和聚宝山千户所的第一战。

那是慌张的,只有他带着自信,忐忑的自信。

然后第一次就取得了胜利,这是奠定聚宝山卫强军基础的一战。

军士们的步伐沉重,一步步仿佛是在泥泞中跋涉,正如大明从蒙元人的手中夺回中原的艰难。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鼓声渐渐急促,仿佛两军在交战,箭矢飞舞在空中。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那些军士们的上半身渐渐低俯,面露痛苦之色。

鼓声愈发的急促了,雄浑的让人的心脏受不了这个节奏,仿佛下一刻就会从嘴里蹦出来。

朱瞻基面色严肃的看着。他听着身后那渐渐急促的呼吸声,不禁微微点头,对这个安排很满意。

军伍就是血!

不管是热血还是冷血,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

保家卫国,这是个很好的理念,为此而奋不顾身的去杀戮,当能得到神灵庇佑。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一去就不准备回头,再回来时,也许只是一瓮骨灰,或是一件衣服,一把残缺的长刀……

远远的有百姓在外面靠拢,被军士拦截。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这是战士的呼喊,张辅等人都为之动容。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鼓声缓慢,一下一下的,就像是想把什么敲打出来。

那些军士的动作渐渐缓慢,一边朝着大门前走去,一边大声的高唱着。

谁说华夏没有雄浑?

国殇!

这是遥远时期的祭祀之歌,在此时唱响,战国时的雄烈和大明的铮铮铁骨便天衣无缝的融合在一起。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那些军士重复唱着最后的一句,在场的武人都跟着大声高唱,声音响彻云霄。

杨溥麻木的看着这一幕,耳边全是歌声。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左边。

黄淮的神色有些茫然,就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杨溥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往外出去一些,看到了前方更多人的神色。

金幼孜在发呆,双拳紧握。

杨士奇同样在回忆,眼睛好像有些红。

是啊!他跟随着文皇帝多次北征,见过了那些惨烈的厮杀,眼前的国殇歌舞让他动了感情。

杨荣也是有些神思恍惚,他同样想起了当年的金戈铁马。

他闭上眼睛,想起了文皇帝亲自冲击敌阵的雄烈,想起了那些呼喊和喷溅的热血……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那队军士单膝跪在大门外,长刀杵在身边,低着头,声音渐渐低不可闻。

“鸣炮!”

就在这低不可闻的声音中,一声厉喝响起。

“轰轰轰轰轰!”

密集的炮声突然传来,几个神思恍惚的文官被吓了一跳,不禁往后躲去。等发现是鸣炮后,他们强做镇定,极力掩饰着羞色。

丢人现眼的东西!

“进牌位!”

方醒喊了一声,旋即一队队军士就从后面出现了。

他们每人都端着一个牌位,然后排队进入。

一队道士从里面出来,在前面站定,开始迎灵。

牌位有很多,第一批进去的军士出来后,还得要跑第二趟、第三趟……

这些只是查出名字来的殉国将士的牌位,里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牌位,就是为那些死于无名的将士所设,让他们也能享受国家气运的供奉。

“轰!”

炮声不断,这是方醒一力主张的内容。

当初有人说炮声会吓散那些英灵,可方醒却说英灵自然无惧炮声,只会欢喜。

牌位络绎不绝的被送进去,炮声也一直在持续着。

申耀看着身后一眼看不到边的炮队,低声道:“排好了,备用的火炮要准备好,千万别到时候打不响,让炮声停了!”

炮声中,牌位终于上完了。

朱瞻基走过去,有道士送上一炷香。他双手拈着,微微颔首,然后把香插在香炉里。

作为帝王,他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

他回身,所有武人都躬身致敬。

他微微颔首,然后上马,被人簇拥护卫着往皇城去了。

张辅等人开始了祭祀,礼节不少,这个不是方醒所能干涉的。

他走进去,一路到了大殿里。

这只是安放牌位的一座大殿,里面香火缭绕。

透过香火,密集摆放的牌位看着有些模糊……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