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38章 文官聒噪

第2138章 文官聒噪

五万骑兵整齐的在城外列阵,人人披甲。

这是篾儿干麾下最精锐的骑兵,在内战中打磨出来的精锐。

篾儿干在前面独自检阅着,肉迷使者在边上赞叹道:“这是最强大的军队,他们将无坚不摧!”

也思牙在想着先前篾儿干的话,有些茫然。

——你回去,去大明,告诉明皇,哈烈将会挡住肉迷的侵袭。

是什么让一直想和大明分庭抗礼的篾儿干变得那么软弱了?

挡住肉迷人的侵袭只是个借口,而目的应当是想脚踩两只船。

难道他在担心肉迷人?

也思牙看了满脸激奋之色的肉迷使者一眼,心中有些激动,也有些忐忑。

他想娶那个杨五妹,所以很欢喜再次去大明。

可苗喜他们死在撒马尔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被牵连。

他在忧郁着,最后坚定了想法。

“我会去大明。”

“万岁!”

五万人大声叫喊,一只觅食的鸟儿被吓得急忙飞走。

秋高马肥,一切都在慢慢的强大着。

……

方家庄,土豆和平安站在边上,张淑慧带着无忧在后面。

小白看着瘦高的方专说道:“还是有些瘦了。”

若不是相信方杰伦不会亏待方专,小白都想为他打抱不平了。

“这是抽条了。”

方醒看到平安有些皱眉,就说道:“以后如何我不管,不过现在该学习就学习,不可厚此薄彼。”

平安知道这话说的是自己,急忙出来认错。

大家都知道方专以后是他的管家,所以没人敢欺负,于是两人在书院里经常在一起,方专也经常去给平安打饭,干些杂活。

方醒一直没说,现在把这些提出来,就是给平安的警告。

看到方专有些惶然,方醒就笑道:“你不错,只是多学习,旁的……今日叫你来,就是想问问,忠烈祠建好了,你爹的骨灰可以进去,你怎么想的?”

忠烈祠从建造初始就是北平城中的新鲜事,那些军属,特别是有亲人战死的人家都去兵部问过许多次了。

这是国家层面的祭祀场所,人人都想进,不,是都想让自家亲人的魂魄倚于牌位上,享受国家气运的祭祀。

只是兵部对此缄口不言,只说到时候会有安排。

而方醒说方三能进,这便是提前泄露了。

方专没想那么多,只是下意识的看了平安一眼,然后说道:“老爷,不去……”

方醒点点头,起身道:“是,方三是方家人,那就还是留在一起吧,以后等我也去了,大家都在一起。”

一个大家族的墓地同样分阶层,直系主家自然在最中间,而那些忠心耿耿的仆役死后也可在下面或是外围找个地方,算是某种形式的再聚。

方三在世间就只剩下这个儿子,方醒自然要尊重他的意见。

方专理所当然的应了。

这年头能做方家的家丁就是享福,能被算作方家人更是能让人热泪盈眶,凝聚感大增。

方醒不准备去改变这个氛围,他对平安微微点头,然后就出去了。

平安沮丧的道:“爹,我错了。”

“错了就改。”方醒出了房门,他不想细细的教导,他更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学会思索,然后反思。

小白顿时就不干了,问道:“少爷说你哪错了?”

平安说道:“书院一视同仁,孩儿犯错了。”

小白却觉得这是天经地义,只是方醒的决定她肯定要赞成,于是就郁郁了。

张淑慧自然不会插手方醒教育孩子,见小白有些纠结,就说道:“玉不琢不成器。”

无忧看到平安有些丧气,就说道:“二哥,你要当少爷了。”

平安冲着无忧瞪眼,然后苦笑。

这话也是从书院中传出来的,连无忧都知道了,可见自己的麻木。

无忧见他愁眉苦脸的模样就觉得有趣,“二哥,爹要罚你抄写了。”

提到抄写,土豆和平安都是心有余悸。

方醒很少会体罚,大多是罚抄写,小错,那么大抵就是什么‘下次不犯’之类的。大错,那估摸着就要抄书了。

抄书一是练书法,二是熟悉那本书。

……

忠烈祠坐落在城南,当初让那些百姓迁移时没遇到什么麻烦,所以如期完成。

等油漆一干,礼部就上了奏章,随后兵部和五军都督府也请示了朱瞻基。

朱瞻基点头同意,并亲笔题字。

于是礼部开始准备仪式,却和五军都督府的人发生了矛盾。

因为没有现成的礼仪,所以只能去翻找前朝的,甚至找到了前秦以前的,于是纸香墨飞间,速度就停住了。

而军方却希望由自己来确定仪式,而不是礼部,更不是文官,他们担心会被阴了。

于是军方就迅速的准备了他们认为恰当的礼仪上报,礼部马上就怒了。

礼部礼部,看似这个部门有些假大空,可在这个时代,礼就是王道,礼深入人心。

胡濙派出了闫大建——他比较喜欢使唤闫大建,觉得这位是个识趣的人,以后说不定能接了自己的位置。

闫大建去了五军都督府,然后和孟瑛等人唇枪舌战,居然不落下风。

双方据理力争,闫大建博学,最后揪住了孟瑛一方的错谬,果断放出风声,顿时武人粗鄙的名头大振。

“……那是皇家的礼仪,保定侯居然…….”

双方再次见面,却是在礼部。

孟瑛怒火中烧,闻言却不动声色的道:“你纠缠这个作甚?”

闫大建仿佛不知道他话里的威胁之意,微笑道:“此事还是礼部来着手为好啊!”

“多久?”

孟瑛代表军方发声,自然不会退让。

闫大建愕然,仿佛孟瑛提了个幼稚的问题。

“保定侯,此事得珍而重之,并……”

“并你娘!”

一个拳头飞了过去,闫大建还在说着此事必须要慎重的道理,脸上已经挨了一拳。

室内吏部的三人,五军都督府的加上孟瑛五人。

安静了一瞬,闫大建捂着脸,然后缓缓的放开手。

鲜血顿时就从鼻孔中喷射出来,把两人中间的小桌上弄的就像是凶案现场。

“啊!”

闫大建短暂的惨叫一声,然后起身回退。

“保定……保定侯!”

闫大建捂着鼻子,有小吏出去找毛巾和药物,顿时乱糟糟的一片。

孟瑛去不肯道歉,只是阴着脸道:“本候觉着文官最让人厌恶的就是那张嘴,让人恨不能撕破它,聒噪!”

“来人呐!闫大人被打伤了!”

门外有人在高喊,闫大建面无表情的看着孟瑛,任由鲜血从下巴滴落,说道:“错就是错了,错了就动粗,难道这就是五军都督府的行事……”

“来人……”

门外的叫喊声突然停住了。

孟瑛冷冷的道:“若是在沙场上,孟某早就杀了你这等磨磨蹭蹭的,今日算是孟某无状,自然会上奏章请罪……”

“请什么罪?”

这时门外有人进来,然后随口问道。

“兴和伯……”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