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36章 谁的戏台(感谢“北地风吹江南雪”的盟主打赏)

第2136章 谁的戏台(感谢“北地风吹江南雪”的盟主打赏)

重阳宴结束了。

一盆盆的菊花散乱在那里,皇帝拂袖而去。

群臣面面相觑,却不肯散去。

黄淮面色惨白的回身,拱手道:“诸位散了吧。”

他步履蹒跚的当先在菊花丛中缓缓走过。

黄色的菊花映衬着人脸,竟显得格外的纯净。

无数双鞋子踩在散落在地上的菊花上,花瓣渐渐被碾压成泥,和鞋底的污泥混合在一起,再也看不到本来颜色。

张辅从容转身,孟瑛等人围拢过来,沉默着。

文官在一边,勋戚在一边,泾渭分明。

双方几乎是并肩而行。

杨荣面带微笑,看着右边的张辅说道:“英国公,今日悍然一击,激荡风雷啊!”

这话很难辨别出褒贬,哪怕两人算是一个阵营的,却因为文武之别而陌路。

张辅点点头,沉声道:“逼迫陛下,还叫嚣着武人跋扈,张某今日才知道贼喊捉贼是个什么道理,往后定然仔细看着……兴和伯敢动手,武勋……”

他回头看了看,孟瑛第一个响应,他斜睨着文官们说道:“打就是了!”

“打!兴和伯敢动手,咱们可不差!”

武勋们人人激奋,甚至连勋戚们都有些跃跃欲试,看向文官的眼神中有些危险的味道。

今日皇帝抛出题目,文官们照此施压。如果说刘观是盾牌,那么皇帝的那一番话就是尖刀,刺的群臣心疼。

而后方醒直接动手……那绝非是故意,而是在告诫群臣。

皇帝手握军队,你们想要干什么?

是的,皇帝领悟了这一层意思,马上下令让聚宝山卫入皇城轮值。

这只是个信号,却让群臣不安。

所以他们偃旗息鼓了,除去曹刚那个带着私人恩怨的蠢货之外,无人出声。

皇帝都准备掀桌子了,再闹腾有什么好处?

只会让局面僵住,再难挽回。

双方互不相让的从大门出去,一声哎哟之后,杨荣回头一看,就看到夏元吉倒在门槛后面。

“踢错了!对不住了啊夏大人。”

一个武勋尴尬的过去扶起夏元吉,还辩解道:“看到是您之后,我这边都收力了,不然少说得少一个腰子……”

夏元吉本来是怒不可遏,听到这话后变为哭笑不得。

他回头看看身后的胡濙,胡濙拱拱手,淡然的道:“是冲着本官来的,夏大人代人受过,此事胡某记下了。”

那武勋更尴尬了,他看看胡濙的身后,顿时夏元吉和胡濙都不淡定了。

不是为了这人那不靠谱的拳脚功夫,而是为了身后的那人。

“想打本官?”

“打!”

“哎哟!张本老贼,你上次拖了老子的……啊!”

……

张本和人斗殴了,而且还战而胜之。

一路嘈杂着的文武百官们到了承天门时,就看到了扛着火枪在城墙上巡查的军士。

“好快!”

这是皇帝的警告,明晃晃的警告。

朕要继续弄士绅,你们站哪边?

“这是诱饵。”

回到值房后,今日一直没说话的金幼孜说出了自己的推算。

“陛下前段时日看似软和了许多,大家都以为这是焦头烂额了,所以借着机会想把那事弄下去……”

金幼孜瞥了杨溥一眼,微微摇头,觉得这人让人看不透。

“可今日你们都看到了,陛下却是借着这个机会一扫前段时日的纷争,以后谁敢再说停了此事?”

这是皇帝蓄谋已久的一次行动,杜谦先立场不明的捅一下,随后群臣进攻……

杨溥冷笑道:“心中无愧,怕什么?”

金幼孜一怔,就偏过头去,然后看到黄淮在喝水沉思,就说道:“黄大人,今日您也有些冲动了。”

“够了!”

杨荣揉着额头,面对着金幼孜的不满说道:“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装什么装?”

杨士奇今天同样没说话,他面带怒色道:“都想表态,都想做好人,可这置陛下于何地?还要不要脸!”

……

“不要脸!”

解缙不屑的道:“陛下革新之心何等的坚定,逼宫有屁用!”

他难得骂了句粗口,然后才想起解祯亮也在,就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分析道:“德华你也够蠢,他们这是在作态,给外人看的,这都不明白,老夫真担心你哪日被人给坑了。”

方醒无奈的说道:“解先生,我早就发现了,不然哪会动手啊!”

黄钟觉得解缙越发的沉迷于智慧之中,就忍笑说道:“陛下因势利导,实际上是君臣默契。”

解缙觉得方醒不肯配合,就有些恼了。

老小孩老小孩,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方醒急忙表示自己蠢笨如猪,离了他就寸步难行。

解祯亮也无奈的夸了自己老爹几句,解缙这才面色稍霁,然后分析道:“这是局,陛下出了题目让百官选,他们最后选了假惺惺,不,他们是选了立牌坊,陛下却借势扬帆……小黄说说。”

解缙的小得意让人失笑,黄钟也微笑着说道:“原来是君臣默契,可陛下却不肯见好收手,一下就坑了他们一下,所以他们现在应当是在咬牙切齿吧。”

方醒舒坦的道:“这才是帝王啊!英国公那边的奏章恰到好处,陛下拿着这份奏章,可以引而不发,可以加点料,许多人要头痛了。”

张辅的突然出手算是个意外,方醒觉得应当和朱瞻基没关系。

“英国公是有了儿子,觉得有了奔头,这才肯下场呢!”

解缙的话带着讥讽,却最接近事情的真相。

“他……很可怜。”

方醒叹息一声,起身道:“那不是妥协,而是无奈,家族就像是一根绳,牢牢地绑住了他的脚,让他无法前行,无法自主。”

黄钟面色古怪的说道:“前段时日……英国公三兄弟吵了一次,据说都动手了,大车和小车鼻青脸肿的出来,在府门外还叫骂了一阵,说是英国公没有人味……”

“断绝关系了?”

方醒微笑着问道,唇角微微翘起,显得有些讥诮。

黄钟摇摇头,说道:“第三日那两家的夫人就带着礼物去了英国公府,据说出来时笑的跟吃了蜜糖似的。”

解缙断然道:“这便是市侩,用在了兄弟身上,至为可悲,可叹!”

方醒看着解缙的脑后,这次没有什么智慧之光的幻觉。他低声道:“武人终究是要吃肉的,而能给他们肉吃的,唯有陛下……”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