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34章 殴打,威胁

第2134章 殴打,威胁

站出来的那人叫做曹刚,乃是杜谦的副手。

杜谦升官太快了,把眼睁睁盯着大理寺卿这个宝座的曹刚给一屁股挤到了一边,然后还做出一副我真不想做这官的恶心模样。

抢人官位,那真是比杀人父母更让人痛恨些。

所以他给了杜谦没脸。

等杜谦上位之后,马上用软刀子捅了他一下,算是报复,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这是皇帝的心腹,服不服气都得憋着。

他不服,也不想憋,于是被杜谦当做练手的东西摆弄了几次,在大理寺里成了笑话。

不共戴天啊!

所以今天杜谦开头炮之后,他就在等着机会。

如今大家沉默了,这可不行,不把这事闹大,怎么能显出杜谦的愚蠢?

所以他出来了,梗着脖子继续进谏。

人愤怒到了极限,就会生出毁灭一切的愿望,而曹刚显然就带着这个愿望在冒犯皇帝。

他希望自己能带动大家一起发难,让皇帝无所适从,最后归咎于杜谦。

至于安危,和被杜谦抢走的官位相比,算个毛啊!

“艹尼玛!”

就在他下定决心之时,边上一声怒吼,接着曹刚就觉得右脸被撞了一下。

“呯!”

一个小碗在他的脸上呯的一声碎了,接着一个黑影冲过来,一脚踹翻他。

朱瞻基也没想到方醒会动手。

正在冷笑的杜谦同样没想到方醒会动手,一下就觉得自己被动了。

文官们更是想不到,所以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方醒在那里拳打脚踢,半点反应都没有。

至于武勋,张辅已经保持躬身的姿势不少时间了,他的手中是一份奏章,显然是有备而来。

勋戚中间传来一阵叹息,马后炮般的觉得自己应当先上。

两个进来的番子手足无措的看着方醒在殴打曹刚,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朱瞻基干咳一声,俞佳赶紧喊了起来。

“快快快!兴和伯这是气上头了,快拉住,拉住!”

两个番子过去,加上武勋们一起帮忙,总算是把方醒给拉开了。

方醒气喘吁吁的指着躺在地上的曹刚骂道:“陛下都说了你还不消停,这是要谋逆吗?”

曹刚身上的脚印横七竖八,但绝不会只是一个人踩的。他就像是个刚被蹂躏的弱女子,无助的躺在那里。

可群臣却束手而立,没人敢再啰嗦。

谋逆!

陛下都说清了来源,还要出来闹腾,这便是谋逆。

而东厂的番子一直在严阵以待,就说明皇帝早有准备。

“拿下!”

上面的皇帝毫不犹豫的下了一个让人心冷的命令。

从登基以来,朱瞻基和群臣算得上是相互妥协,哪怕皇帝妥协的更多一些,可也从没动过手。

今天破例了!

而且开了个恶劣的先例!

有人想求情,可看到朱瞻基面色漠然,分明就是正在火头上,这时候上去,进了大牢就怕出不来了。

两个番子拖着曹刚往外走。曹刚看着杜谦,突然喊道:“杜谦,你这个小人,你不得好死!”

杜谦依旧木然,等人被拖出去,喊声越来越小后,他出班说道:“陛下,臣约束不严,有罪。”

朱瞻基没关注他,也没去看张辅,而是对方醒说道:“朕担心皇城安危,聚宝山卫从今夜起进皇城轮值,为期一个月,后续……再看。”

“是,陛下!”

方醒大声应诺,心中一片清明。

朱瞻基这是在作态!

都特么的是一群乱臣贼子,朕晚上睡不着啊!就怕你们这些逆贼造反……

这是姿态,可却非常有用。

方醒已经看到不少人在退缩了。

菊花被他刚才殴打曹刚时弄乱了不少,可大部分还完好无缺。

方醒不大喜欢菊花,总觉得菊花看着太普通,而且败了难看。

可此刻黄白相间的菊花在微暗的环境下却显得分外的生动。

微风吹动花瓣,送来细微的花香。

臣子们都低着头,张辅的奏章被大声的念了出来。

“.…..各地驻军当警惕,臣提议派御史在北方各地巡查,给他们调兵之权……”

这是釜底抽薪啊!

张辅一直没动静,大家都习惯性的以为勋戚会沉默,不掺和这些事。可谁知道他一出手就是要人命的建议。

方醒在告退,他缓缓走出大殿,然后看看左右。

俞佳拱手道:“兴和伯辛苦。”

安纶面无表情的拱拱手,没说话。

方醒看看前方被拖着远去的曹刚,说道:“宫中要谨慎些,特别是陛下和殿下……”

俞佳心中一紧,急忙应了,准备回头请示朱瞻基。

“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方醒点点头,然后瞥了安纶一眼,独自出宫。

……

“娘娘,兴和伯动手了,打了大理寺的一个官员。”

“好!”

李彬带来了最新的消息,他觉得太后会高兴。

果然,太后叫一声好后,就举杯道:“皇帝为国操劳,你们在后宫也没惹事,都辛苦了。”

太后的兴致高,大家当然得捧场,只是举起酒杯之后,难免为了太后刚才的话尴尬。

没惹事!

我们不是孩子啊!

大家举杯共饮,等太后放下酒杯之后,就看到无忧和端端正在碰杯,俩个孩子也学着她们一饮而尽。

太后心中一惊,就问道:“她们在喝什么?”

站在两个孩子身后的嬷嬷笑道:“娘娘,是甜酒,就哄嘴的东西。”

“是酒!是酒!”

端端不服气的举着空杯子叫嚷着,脸蛋红红的。

无忧皱眉低声道:“是甜酒,别丢人了。”

端端沮丧的放下酒杯,然后冲着太后哀求道:“皇祖母,给点酒吧。”

太后见状大乐,就说道:“给她们一些淡酒,就润润唇。”

胡善祥笑道:“母后,儿臣小时候,家父也会给些淡酒,还说什么尝尝就知道酒不是好东西,以后可不许学喝酒。”

太后不禁大笑起来,有嬷嬷过去给她捶背,端端也跑上去拍马屁,然后嘀咕着想多要些酒。

“不许胡闹!”

胡善祥瞪了一眼,端端瘪着嘴走下来。

“吓唬她做什么?”

太后不渝的道:“那是大人哄孩子呢!咱们家却不需学这个,自然有人盯着她们。”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