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33章 法理何在(为盟主‘聚宝山千户所千户’贺,加更!)

第2133章 法理何在(为盟主‘聚宝山千户所千户’贺,加更!)

“娘娘,不少人都在发难逼宫,兴和伯没动……”

宫中没谁敢拦截太后的人,所以消息流水般的传过来。

太后的眼睛微眯,冷冷的道:“不管。”

她相信方醒不会不动,只是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你在等什么?”

“米酒,要喝米酒!”

这时下面端端和无忧开始闹腾起来,气氛热烈。

太后微微一笑,说道:“去把甜酒热了,温温的給她们喝。”

有了孩子之后,皇家这个大家庭终于是开始热闹了。

太后看看被奶娘抱着的玉米,还有孙氏的大肚子,以及那个女娃,不禁感慨着……

“你在等什么?”

……

方醒一直在盯着刘观。

皇帝需要炮灰,而炮灰分为高级和低级。

方醒认为刘观就属于高级炮灰,所以此刻正是他出马的时候。

而他自己不是不动,而是不能让人觉得皇帝就这么一些铁杆,有些孤家寡人的凄凉。

刘观就在蹇义过去的第三张小几边上站着,他有些不安,不安来源于左边方醒的目光。

这是逼迫的目光,也是威胁的目光。

既然选择了队伍,那就光棍些,出去应战!

他知道自己再无退路,所以出去了。

朱瞻基一直在冷冷的看着群臣,见刘观出来,他的眉心微动,微微点头。

刘观昂首道:“陛下,开弓没有回头箭,取消士绅免税已然在山东一地收尾,此刻反悔,这是朝令夕改,是拿陛下的名声来儿戏,不,不是儿戏,而是当做自己的垫脚石!此辈当诛!”

我曰尼玛!

一瞬间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自狂骂着刘观。

好好的一次集体行动,明明是为国为民,可在刘观的嘴里就成了枯名钓誉,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枉顾君王……

黄淮怒道:“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杨溥回首看了一眼刘观,那眼神阴冷。

“陛下,山东一地的赋税是多了,可人气萎靡,人人自危,无数忠心耿耿之士……悲愤难言,陛下,这是自毁长城啊!”

杨溥的话引发了不少共鸣,顿时攻击的火力再次密集起来。

刘观冷笑道:“什么忠心耿耿之士?本官在河间府见到的是什么?只是贪婪罢了,被抓了之后还不忘贿赂本官,可见秉性根深蒂固,这便是你等说的忠心耿耿之士?”

呃!

如果说刚才群臣叫嚣的是虚,那么刘观这个就是实锤。

他是左都御史,手头上自然有不少官员贪腐的线索,只需运作一二……

这是威胁!

群臣用不配合来威胁皇帝,而刘观就用都查院来威胁他们。

别调皮啊!不然哥就专门盯着你,找到漏洞……都查院那些御史就会和疯狗般的咬死你。

奉旨咬人,那感觉不要太好啊!

站在菊花中间的文官起码有二十余人,此刻刘观单枪匹马,以一敌众,却丝毫不落下风。

这就是人才啊!

可惜贪了些!

一阵寂静,就在刘观有些自得的时候,杨溥说道:“臣来之前刚得知一事,南方有士绅畏惧,举家出海……坠海而死。”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举家出海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此刻被杨溥提出来,更像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

君王最好不要和臣子直接发生冲突,哪会失去缓冲的余地。

朱瞻基已经握紧了酒杯,方醒起身。

武勋那边齐齐侧目,然后都松了一口气,有人说道:“什么狗屁的举家出海,多半是畏罪潜逃!”

这是极为粗俗的一句话,却让杨溥无奈至极。

这是引子啊!

暗示懂不懂?

果真是愚不可及!

文官那边看过去的眼神中马上多了鄙夷和不屑。

“说的好!”

轻轻的一声,却让武勋们大感舒心。

文官们齐齐回头,鄙夷的看着方醒。

方醒朝着上面拱拱手,说道:“陛下,没有什么道,若是有,道之所在,在民间,而不在士绅中。百姓喜闻乐见的,那便是道,君王之道,臣子之道尽在其中。”

杨溥闭上眼睛,喃喃的道:“又是那一套吗?”

方醒的科学在极力鼓吹着学问要走进乡间,然后把乡间的需求反馈回来,这才是学问。

而见明报就是为此而生的。

一边认为道在士绅,士绅的支持才是大明兴盛的基础。

而另一边认为道在民间,百姓的认同和支持才是王道。

那么皇帝呢?

“呯!”

酒杯落地,化为齑粉。

朱瞻基冷冷的道:“朕以往只闻官吏如狼,士绅如狈,逼的百姓蹈海,如今倒是出了奇闻,可见朕德行之差……”

“臣等不敢!”

群臣俯首。

朱瞻基冷笑道:“你等如何不敢?朕只问一句,为何要优待士绅,理,法,从何而来?”

哪里来的理法?

群臣这才悚然而惊,原来我们又忘记了理亏啊!

优待士绅本就无法理支持,只是他们习惯了而已,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取消就是不行,所以才会理直气壮。

他们都是聪明绝顶之辈,可却习惯了这个优待,习惯了忘却这是违律。

被皇帝这么一敲打,大部分人才发现一个问题:原来我们闹腾了半天,原来是在为违法的一群人辩护啊!

不过咱们说的是道啊!

大明想要稳定下来,难道能少了这些?

就为了些优待士绅的事情去冒险,值得吗?

朱瞻基看到了那些愕然和理所当然,不禁暗自发凉。

合着他们压根就没把兼并当回事啊!

大殿内诡异的安静了下来,门外有人想进来送菜,却被拦住了。

“等等再说。”

安纶和俞佳站在一起,冷冷的看着这些送菜的。

今日要出大事!

安纶看看台阶下的广场上站着的那些番子,低声道:“会不会动手?”

俞佳摇摇头,冷漠的道:“最好不会。”

安纶点头表示懂了。

皇帝是想一举压下因为德平事件而导致的君臣对抗,然后强硬推行下去。

可臣子们却想抓住这个机会,逼迫皇帝收回成命,双方就此僵持。

一旦说不通,那么东厂的人就要上了。

“陛下,臣请陛下三思!”

这时里面传来一个近乎于悲鸣的声音,俞佳咬牙切齿的道:“逼迫君父,该死!”

他不知道那些人是在挽救他们的道,挽救那个阶层的未来,只是单纯的愤怒。

外面的人大多愤怒,可依旧没用。皇帝不下令,他们谁也不能动。

安纶却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让东厂成为百官头上一把利剑的机会。

“来人!”

里面传来了皇帝的声音,安纶楞了一下,俞佳低喝道:“快去!”

安纶一个激灵,回身招手。

两个番子从下面冲了上来,疾步冲进大殿内。

殿外的侍卫们有些沮丧,他们觉得皇帝这是嫌弃他们的手段不够狠辣。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