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30章 随时都可以(感谢‘ivanLIN’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130章 随时都可以(感谢‘ivanLIN’成为本书新盟主)

“父皇……”

以前朱瞻基不喜欢别人家孩子叫大人还要拖着长长的尾音,觉得让人烦躁。

“父皇……”

端端挣开婉婉的手,奋力的奔跑过来。

朱瞻基皱着眉,微微摇头,然后身体下意识的想蹲下去,最后却忍住了。

端端的身体因为在挣开婉婉的手时偏了一下,所以跑过来时看着歪歪斜斜的。

但她笑的很真,傻乎乎的真。

“父皇……”

朱瞻基恍惚了一下,在回忆着自己多久没看到这般纯真的笑容了。

那是……那个女人…….

他想起了和孙氏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在太子宫中,那时的孙氏被朱棣交给他的母亲,当时的太子妃抚养。

那好像也是一个深秋,他在缤纷的落叶下突然就看到了她。

那个羞涩的笑,还有那微微的低头,就像是最高明的匠人,把它画作一幅画,然后雕刻在他的大脑深处,难以忘怀,栩栩如生。

“端端慢些!”

婉婉的声音传来,朱瞻基摇摇头,然后疾步过去,在端端要摔倒之前,一下就抱起了她。

“父皇!”

端端微微喘息,欢喜的道:“去爬山,无忧说她昨天就要去爬山。父皇,我们去爬山吧。”

一只小鸟从空中飞过,一声清脆的鸣叫。

朱瞻基觉得女儿的嘀咕就像是小鸟的鸣叫,总是能让自己心情愉悦。

“无忧还说她家今天有好多好吃的,还有甜酒,父皇,无忧说她今天可以喝甜酒,我也要喝……”

“好。”

朱瞻基抱着女儿,看着娴静的婉婉说道:“你该多出来走动,少闭门自己瞎琢磨。”

婉婉笑道:“皇兄,端端昨夜和我一起歇息的呢!”

朱瞻基点点头,端端就开始叫嚷起来:“父皇,婉婉姑姑没吃早饭,就喝了一杯水……说是怕胖了。”

朱瞻基诧异的看着婉婉,不渝的道:“别听那些胡言乱语,皇后就没那么多讲究,现在不是好好的?来人,要一碗粥来。”

婉婉红着脸谢了,朱瞻基看到她的模样,不禁暗自叹息。

“端端去不去看弟弟?”

婉婉当然不会在这里吃东西,就问了端端。

端端难得和自己的皇帝爹亲近,就把脑袋摇晃的和拨浪鼓一般,“不去不去,不,要去,晚些去,婉婉姑姑你先去吧。”

没良心的小东西!

婉婉气的不行,然后独自去坤宁宫。

而朱瞻基自然是大乐,上午无事,他就牵着端端在乾清宫前面寻宝。

……

“大嫂,玉米叫人还不清楚呢。”

婉婉抱着张牙舞爪的玉米,觉得这个孩子有些笨。

“娘……”

小孩子的叫声总是那么的没心没肺,边上的胡善祥就笑道:“叫姑姑。”

玉米朝胡善祥伸手,胡乱的喊道:“嘟嘟,嘟嘟……”

胡善祥无奈的对婉婉说道:“这孩子比端端说话晚,现在连皇祖母都不会叫呢!”

婉婉把玉米抱在膝上,看到他笑呵呵的,就乐了。

“大嫂,兴和伯家的土豆说话也晚呢!”

婉婉无意间把土豆拿出来安慰胡善祥,却让胡善祥有些发愣。

她看看外面,那小心的模样让边上的怡安心中微酸。

“你皇兄……还喜欢端端吗?”

“当然了大嫂。”

婉婉觉得胡善祥这个想法有些奇怪,就笑道:“先前在乾清宫时,皇兄就一直在抱着端端,还细声细气的和她说话呢。”

胡善祥松了一口气,不好意思的道:“这大半年我就顾着玉米了,倒是疏忽了端端。她整日不是在母后那边打混,就是去你那里消遣,魔王般的无法无天……”

“娘……”

玉米朝着她伸手,婉婉把他送过来,然后说道:“大嫂别担心这些,母后和我都喜欢端端,只怕以后少了来往。”

“你的亲事……别太担心了。”

胡善祥和小姑子的关系好,自然不愿意她盲婚哑嫁,就低声道:“上次是兴和伯一一去查验,据说是奔袭,就怕别人跑了消息,然后作假。”

婉婉的双手骤然握紧,然后又放松,微笑道:“嗯,亏了兴和伯。”

“是亏了你皇兄。”

胡善祥嗔道:“没等那些人作妖,你皇兄就快马去请了兴和伯,这是担心你呢!所以你也别胡思乱想了,好生的过,交给母后和你皇兄做主就是了。”

气氛默默,只有玉米在嘟囔着谁都不懂的话。

婉婉有些发呆,她呆呆的看着玉米。

胡善祥打破了寂静,说道:“兴和伯今日要进宫赴宴呢。”

……

“回来了!娘,我们回来了!”

张淑慧和小白,还有莫愁,三人正在准备着晚饭时的菜单。

听到叫嚷声,张淑慧没好气的道:“这是飞回来的?”

一阵奔跑声后,端端冲了进来,看到三个女人在商议菜单,马上就凑过去出主意。

张淑慧一把拎起她,喝道:“满头汗,快去,找人给你换衣裳。”

随后方醒带着几个儿子进来,欢欢活泼了许多,也想找喜欢的菜,方醒在交代两个儿子。

“为父稍后带你们的妹妹进宫,今日是过节,欢喜为上,不许就顾着自己玩耍,要看着弟弟,热闹些,听到没有?”

“是,父亲。”

两个儿子齐齐躬身,方醒欣慰之余,一恍惚也觉得自己竟然有了些父亲的架子。

小白遗憾的道:“少爷,啥时候咱们能一家子都进宫去看看啊!”

“能去的。”

方醒没有敷衍,而是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莫愁讶然道:“老爷,那里面可不好去呢。”

“这不是问题,只是不好破例罢了,实际上里面也没什么,就是些宫殿,待久了……连皇帝都宁可出来转转,可见里面就是个大牢。”

莫愁抿嘴笑了,她不会为难方醒,所以不追问。

“少爷,那什么时候能去?”

小白却是盲目的崇拜着方醒,方醒说的她就信。

方醒笑了笑,说道:“随时都行。”

小白还想追问,张淑慧拧了她一把,骂道:“没事做了?快去厨房看看。”

小白扁着嘴去了厨房,张淑慧突然笑了,说道:“夫君,今日重阳宴,可没哪位重臣会带着个女娃去赴宴啊!”

方醒淡然道:“我说过,随时都可以。”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