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9章 渐渐的变化(为盟主‘墨色夕颜葬’贺,加更)

第2129章 渐渐的变化(为盟主‘墨色夕颜葬’贺,加更)

“朱勇无能!”

朱瞻基有些恼火,在他想用勋戚和文官来相互平衡之际,朱勇就突然掉链子了。

掉链子也就罢了,他还闯了大祸。

“外面都在说朕是暴君,屠夫……”

朱瞻基自嘲的一笑,问了叶落雪,“你以后想做什么?军中可愿去?”

叶落雪面色不变的躬身道:“陛下,臣不喜繁杂喧嚣。”

“冷心冷性?”

在做太子时,叶落雪能引来朱瞻基的关注,可对于皇帝来说,这等高手只是工具而已。

“那就等待朕的召唤吧。”

朱瞻基起身,面无表情的道:“朕出宫一趟,你跟着。”

叶落雪躬身应了。

这是过了初步的考验,可以当做身边人使唤,但是离心腹还有些距离。

皇帝微服出宫并没有以后各种媒介描述的那么悠闲和有趣。

街上的小吃你别想去吃,否则那些担心出事掉脑袋的侍卫们会把那个小摊从里到外给查一遍。

所以当到了方家的外面时,朱瞻基对这一路的印象半点都无。

方醒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没有半点诚意的请罪。

“……想着叶落雪得多熟悉熟悉,我就先回家了。”

方醒没有诚意的解释着自己没有进宫禀告的理由,真的没有诚意。

前院里,无忧站在方醒的身后,露出个脑袋看着朱瞻基,好奇的道:“爹,端端的爹来咱们家了?”

朱瞻基忍俊不禁的道:“俩丫头倒是要好,整日在宫中折腾,号称鬼见愁。”

方醒把无忧拉到身边,说道:“小孩子就要闹腾,等大了之后,想闹腾也没脸了。”

无忧见两人无趣,就嚷着要去看大虫小虫。

活泼的孩子总是能让大人的心情愉悦。

“过几日宫中办个重阳宴……”

“最近外间对朕多有怨气,朝中亦是,只是朕却不能……朱勇是朕派去的,把他丢出来消弭那些怒火……朕不肯,所以……看看他们能借机弄出什么麻烦来。”

方醒沉默着,他知道朱瞻基必然是积蓄了一肚子的火气,只是找不到地方发泄。

面对这个局面,他必须要冷静下来,也已经冷静了下来。

“他们想看着朕把朱勇削爵,可朕却让他们失望了,或是说……朕让那些想把局面拉回去一些的人失望了。”

“我会去。”

方醒知道最近是山雨欲来,而楼就是宫中。

“有心无心都聚到了一起,这就是……命。”

“可你说过,所谓的命不能信!”

方醒愕然,看到朱瞻基在嘲笑自己,就说道:“万事有际遇,际遇到了,一条小虾米也能搅动风云,所以要扼杀!把某些不安定的东西提早扼杀掉。”

“什么命都能扼杀掉,只要咱们始终坚持住,保持比他们更强大……”

厄运会缠身,这是方醒的亲身经历。

但他从未信从于厄运,于是渐渐的翻转,这就是不信命。

“兴许那是命,可咱们总得要试试去掀翻它。”

朱瞻基的情绪并不好,方醒看看他的身后,却不是贾全,而是叶落雪,沈石头落后一些。

“杨荣焦头烂额,杨士奇也觉得不对了,只是现在辅政学士的责权并未太明晰,他们无法统筹许多事……你说要不要让他们挂尚书?”

方醒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至少没想过这个问题。

“尚书兼任学士……”

方醒觉得这是进一步加强臣权的举措,朱瞻基应当是不肯的吧?

目前六部尚书各安其职,辅政学士只是协助皇帝处置政事,职权被限制在了一隅,若是现在就敞开这个口子的话,朱瞻基能挡得住冲击吗?

朱瞻基见方醒在沉思,就说道:“总得要试试,不然千头万绪,无法集中。”

辅政学士兼任尚书的好处很明显:部务就在手中,不但务虚,也在务实,这就是重臣的基础。

朱瞻基微笑道:“朕会看看时机,再说也不能让夏元吉他们没了去处。”

这是在保证自己不会莽撞行事,方醒点点头,却没有如往常般的提供建议。

朱瞻基有些失望,他很快就离开了方家。

“你为何不劝劝?”

解缙觉得朱瞻基是在冒险,拿君权来冒险。

“我能劝什么?他是君王,他来问了我,肯定是已经决断了之后,心中有些不舍或是不安,来寻求慰藉,不需要建议。”

解缙嗯了一声,说道:“冲击军阵,杀了实际上无罪,只是人多势众,难免要闹腾起来,朱勇被禁足之后,那些人的势头会被削弱,再增强辅政学士的权利,陛下这是要和他们同舟共济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

“爹!小虫没回家!”

无忧坐在门槛上,边上卧着大虫,她双手托腮,有些忧郁。

方醒看了里面一眼,小白摇摇头,示意不是事。

然后他就坐在门槛上,低声问道:“无忧不高兴吗?”

无忧侧脸看着方醒,低声道:“爹,端端说有重阳宴,可我不能去。”

呃!

看着那双大眼睛里的忧郁,方醒瞬间就愤怒了,随即什么规矩都被抛在了脑后,说道:“放心,爹带你去。”

……

菊花是重阳宴的重头戏,这几日京城外陆续拉来了不少菊花,一盆盆的被送进宫中。

另一个就是登高,皇宫中自然没这个条件,大家找个小包包,假山什么的去攀登吧。

这一日,从天没亮,整个皇宫就开始了忙碌。

朱瞻基起的很早,穿衣洗漱之后,俞佳送来了早餐——两张饼,一碗稀粥。

见他吃的没滋没味的,俞佳就问道:“陛下,要不来一碟小菜?”

泡菜在宫中已经有些泛滥的意思了,可朱瞻基却摇摇头。

他记得方醒说过,以他的体质,最好少吃腌制品,煎炸的也得忌讳些。

所以他尽量不吃这些,就算是喜欢的烤羊肉,如今大多都是炒炖。

他慢慢的吃了早餐,喝了半杯茶,然后起身走出去。

晨曦很缥缈的出现在远方,看着有些冷清。

深秋,一夜之间,各种落叶飘散在皇宫之中。

屋脊上一片树叶探出一半悬空,被晨风轻轻吹拂着,摇摇欲坠。

朕要多活些年月才行!

朱瞻基眯眼看着远方的那一抹紫色,胸中涌起一股豪气来。

皇城很大,每天洒扫需要的人手就不少。

朱瞻基站在高处,看着那些太监拿着扫帚在扫地,有的不时打闹一下,有的不时偷偷的从怀里摸出一个馍咬一口,然后被噎住了,不停的打嗝。

一片生机勃勃中,宋老实夹着扫帚过来了。

他在吃油饼,也被噎住了,却带了水,在周围那些艳羡的目光中喝了一大口,然后打了个响亮的嗝,转身看到了婉婉牵着端端过来了,就欢喜的跑到朱瞻基的边上。

“陛下,公主们来了。”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