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8章 万人迷(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

第2128章 万人迷(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

做事要认真,这是许多老辈人对晚辈的交代,谆谆教导,一遍又一遍,一代又一代。

有人懊悔自己以前太轻浮,有人觉得自己依旧不够认真……

当一个人,或是一个群体开始认真之后,就几乎没有能难倒他们的事。

方醒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决定要回去了。

“兴和伯放心,老夫如今却不怕他们,若是敢来,这些做工的会教训他们。”

如今见明报下面的人越来越多了,不说那些舞文弄墨的,就眼前这些印刷搬运的大汉就够那些读书人喝一壶的。

印刷间里有些昏暗,十多个大汉窘迫的束手而立。

“好好干。”

方醒觉得自己越发的有架子了,他微微颔首,在这些大汉面露激动之色时,和王裳转身出去。

王裳看着居然年轻了不少,脸上带着光彩,精神头十足。

所以人要有事做,无所事事的人多半颓废。

“兴和伯,这报纸何时能传到域外去?”

方醒一怔,说道:“域外……目前不可能。”

你这是在忽悠我吗?

域外,不说是否有泄露大明内部消息的嫌疑,光是长距离运送就能让报纸的价值等同于黄金。

王裳老于世故,见他的神色就知道在想什么。

“兴和伯,儒家内部不少人喜欢传播儒学,特别是域外。”

方醒止步回身,说道:“先生,目前以大明内部为重,多写一些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多写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不管是农事还是一些认知的错谬,在目前大部分农户依旧蒙昧之际,正是时机。”

破除蒙昧,这需要的是教育,而且是来自于他们深信不疑的权威教育。

大明也有公知,只是这些公知们都在忙着指点江山,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所以只能算是废物。

而王裳就算是半个公知。

他的前半生就是战斗的半生,和儒家斗,不知天高地厚。

而现在他又来了,卷土重来,实力更加强大。

方醒拱拱手,肃然道:“大明需要一个晴朗的天空,还请先生勉力。”

不管对错,先把自己一方粉饰成正义的代表总是没错的。

……

方醒此次山东之行很快就结束了。

奏章先一步到了北平,朱瞻基看了也默然无语。

随后消息就散了出去。

成国公府,当方醒见到朱勇时,他依旧在等待着。

“陛下很恼火。”

“为何?”

朱勇觉得自己并未犯错,只是皇帝需要一个盾牌,挡住此事对清理士绅优待的冲击而已。

“我还没回家就先到了你这里……”

方醒指指自己灰扑扑的脸,说道:“此事是有心算无心,不过最后一人自己撞死了,所以找不到……”

“肯定有人指使!”

朱勇面色铁青,他感受到了一些不好的气息在弥漫着。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方醒无奈的道:“可终究是你自己先出了问题,治军不严是肯定的,然后…….此事并不是徐鑫所部先动的手,成国公,你不该派梁平去,他优柔寡断,只会误事。”

朱勇茫然,然后激动,最后沮丧的道:“这是识人不明,陛下可知道了?”

你知道就好啊!

为帅者,最忌讳的就是识人不明,轻则误己,重则误国。

方醒点点头,朱勇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倒是忘了,你怎会瞒着陛下。”

“文皇帝说我太毛躁,不打磨一番没法用,我是不服气的,所以跟随文皇帝北征时都不惜命,只是没立下什么功劳……”

朱勇十六袭爵,三十多岁才得了跟随朱棣出征的机会,算不得宿将。

他的履历具有很强的代表性,从朱棣之后,武勋们已经没落了。

只是一瞬,方醒的脸上浮起不忍之色,却被朱勇看到了。

他的身体一松,苦笑道:“陛下还得平衡朝政……”

方醒点点头,然后说道:“可终究不能不处置,成国公,此后好生调教孩子吧。”

朱勇面色惨白的问道:“为何?此事有人从中作祟,陛下难道不知道吗?”

方醒退后一步,颔首道:“陛下知道,不过你有错在先,所以……”

“外间闹腾的厉害?”

朱勇终于绝望了,因为方醒点了头。

“赏罚分明才是正道,所以成国公,暂时沉寂一下吧。”

……

出了成国公府,方醒定定的看着晴朗的天空,稍后对叶落雪说道:“此事你全程目睹,那就由你向陛下禀告,我累了,回家歇息去。”

这是叶落雪在仁皇帝驾崩之后的第一次进宫,那张漂亮的脸蛋一出现,顿时引发了许多惊呼。

“他没死!”

一个眼中含泪的嬷嬷趴在同伴的肩头上看着,然后哽咽了。

那些太监艳羡的看着一袭白衣,脚步从容的叶落雪,觉得自己成了泥地里的虫子,不起眼,还臭。

他是宫中女人心中的那颗朱砂痣,也是无数猜测中的主要角色。

可他实际上只是武功高强,让沈石头等人艳羡不已的高手。

贾全不艳羡,至少他觉得自己不艳羡,所以他很冷静的看着走上台阶的叶落雪,然后说道:“一路辛苦。”

叶落雪冷冷的道:“不算什么。”

贾全为之气结,就低声道:“可还能杀敌吗?”

当初叶落雪一人挡住了众多叛逆,这份功劳真的可封爵了。所以对他的消失,大多数人都以为是战死了,否则皇帝不会亏待功臣。

所以贾全怀疑皇帝会把叶落雪送进军中,作为心腹,慢慢的去掌控一支卫所。

叶落雪扫了他一眼,眼神冷清,然后说道:“当然。”

贾全笑了笑,觉得这人太孤傲,就飞快的一巴掌拍去。

叶落雪没动,就在贾全的巴掌就要拍到自己的肩膀上时,他屈指敲去。

贾全努力的想收手,他也确实是收了一半,然后叶落雪没变招,只是用指关节敲打在他的食指中段。

这时进去禀告的太监出来了,说道:“陛下召见。”

叶落雪微微点头,然后侧身进了大殿。

那太监好奇的看着贾全把右手收到了身后,然后问道:“贾大人,可是病了?”

贾全的半边身体都在发麻,所以不协调,身体在微微颤抖,看着就像是得了伤寒。

他摇摇头,强笑道:“没有的事,天冷,抖一抖。”

太监理解的道:“是啊!咱家的老家以前穷,到了冬季就只能靠抖了……”

这人太啰嗦,等他进去后,贾全在两名侍卫忍笑的神色中飞快的跑了。

他一边跑一边甩着手,骂道:“特么的!轻敌了!”

而在大殿内,叶落雪正在禀告此行的情况。

“.…..那梁平临阵发呆,那些将士倒是令行禁止……”

“.…..穆棋果断自尽,兴和伯放弃了追查……”

叶落雪禀告完后就退到一边,俞佳好奇的看着他,觉得此人以后怕是会前途无量。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