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7章 决然的一撞

第2127章 决然的一撞

“大哥,给我多些钱吧。”

“大哥,我干活能一个顶几个,你多给些钱,回头我就把张家酒楼的活计给推了。”

“大哥您说行不行?今天我可是一个人从开门生火到揉面…….最后还收拾关门,大哥,这些都是我一人干的啊!您说值不值两个人的工钱?”

“不值?那一个半的行不行?”

“闭嘴!”

大晚上的,四周静悄悄的,偶尔就能听到隔壁商铺里传来磨牙和放屁声。

就这么一个环境里,一个女人不断的在嘀咕,换做谁怕是…….

关键她还不是美女,声音也不悦耳,就一粗壮的女人。

谁不烦?

所以穆棋就烦了,顺嘴就威胁了一句:“再说话明日就赶你出去。”

然后他就得了清静。

他渐渐的睡去。

店铺本来就不大,可那叫做大妹的女人却死皮赖脸的住了进来,穆棋当然不乐意,哪怕他再落魄,可这等粗俗的女人他也没兴趣。

可架不住这女人会啰嗦,直接把他弄得把招这个女人来帮工,列为自己此生所犯的最大错误。

然后两人就算是‘双宿双飞’了。

只是穆棋在里间,而大妹在外面。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对他动了心思。

你也配?

穆棋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些糟心事,然后渐渐睡去。

“陈二巴,出来!”

就在他刚睡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低喝。

低喝不算是什么,陈二巴这个青皮也不算是什么,可为何有火把烈烈的声音?

犯禁的人啥时候都有,可敢点火把的,那只有一种人。

官府中人!

瞬间穆棋的睡意就跑光了,他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慢慢的收紧了呼吸,细细的,悄无声息。

“出来!”

“谁?呀!这是什么意思?小的……”

“闭嘴,问你话呢!”

“这几日可见过一个读书人模样的?”

“大人,读书人……每天很多啊!小的昨日还打了一个……呃……小的……”

“那人叫做穆棋,现在应该不叫这个了,胡子稀疏,嘴里差了颗下门牙,个子……”

黑暗中,穆棋一个哆嗦,然后下意识闭紧嘴巴。

此刻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补牙。

哪怕是狗牙齿也好啊!

随即他又开始庆幸自己从不和外人嬉笑,就算是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没有露齿。

他微笑着,觉得这一招真的是太差劲了,把自己想的忒蠢。

他开始放松,然后渐渐的迷糊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一个让他讨厌的声音再次传来。

“大哥……涨工钱不?”

“不涨,滚!”

穆棋两次被打断睡意,怒火几乎要喷薄而出。

外间果然又消停了。

黑暗中,外间多了些声音,窸窸窣窣的,就像是在穿衣服……

黑暗中,迷迷糊糊的穆棋突然浑身一震,冷汗瞬间密布在身上……

他这一下也闹出了些动静,外间的声音停住了。

“大妹,工钱的事好说,明天大哥我就……”

“好,大哥睡吧。”

外间传来了大妹的声音,穆棋的眼神冷厉。

他缓缓摸向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把短刃。

他开始慢慢的磨向床边,面无表情!

外面很安静,穆棋的脸上越发的冷静了。

当他的身体倾斜着下了床后,他回身拿了薄被。

用刀的话,血腥味太重,怕是会被人闻到。

用被子省事,闷死就是了。

他站稳了身体,然后缓缓往外挪动着。

一道帘子就是间隔,穆棋有信心会成为阴阳之隔。

所以他悄然揭起了帘子,然后目光一冷,就看向了外间由两张桌子拼成的‘床’。

他的视力不错,所以看清了那张‘床’

床上没人!

他的心脏一缩,身体就准备退回去。

黑影闪过,然后拳头就打在穆棋的下巴上。

“来人啊……”

……

秋叶飘落,冷风阵阵中吃火锅,这不是方醒第一次,前世他和狐朋狗友一边冷的直哆嗦,一边举杯共饮,那种感觉已经找不到了。

无人坐在方醒的身边,他独自一人慢慢的吃喝着。

风吹的火锅上的蒸汽四处乱散,香气扑鼻。

“记得要些菜干回家去。”

火锅里的是排骨炖菜干,香气浓郁,方醒觉得肯定会受家人的欢迎。

辛老七应了,这时前方马蹄声渐渐而来,很急促。

方醒把筷子一丢,冷眼看着前方。

三匹马,两名斥候夹着中间一匹马。

近前后,有人过去把被捆在马背上的人解下来,带到了方醒的身前。

“伯爷,此人就是穆棋!”

一个斥候粗鲁的掰开穆棋的下唇,有人提着火把靠近,顿时缺牙处无所遁形。

“伯爷,此人的户籍为假,而且身边还有几份路引,不是京城就是金陵……”

穆棋绝望的听着斥候说出了他的可疑处,接着大妹也跟来了。

行礼之后,大妹厌恶的看着穆棋说道:“伯爷,他才来了五日,是接手了别人的店,手艺靠的是民女一人,他就是装模作样的揉面做饼……”

方醒点点头,王贺尖声道:“你的运气来了,两百贯赏金,来人,给了她。”

那大妹激动的浑身发颤,王贺过去说道:“咱家倒是忘记,若是有人觊觎你的钱财,那该如何是好?”

大妹以为王贺要反悔,脱口而出道:“民女一个能打几个呢!那穆棋就是被民女一拳打晕过去了。”

王贺给了宝钞,让人送她回去。

大妹感激不尽的磕头,然后一溜烟就跑了,想送他的军士追都追不上。

“谁是主谋?”

方醒叫人把火锅撤了,然后就当街审问。

穆棋抬头惨笑道:“伯爷何必多问,在下死则死矣……”

嘭!

穆棋的身体突然向前重重的砸下去。

“嘭!”

方醒恼火的起身,然后一脚踢翻了椅子,转身就走。

那么重的一下,就算不死也是残。

关键是那决绝的态度,让方醒怒不可遏。

他上马而去,身后两名军士跪地请罪,小刀已经过去把穆棋翻过来,查看了一番,对辛老七摇摇头。

“七哥,怕是脑浆都撞散了。”

“这是畏罪自杀!去拿了他的家人来!”

王贺尖利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济南城的夜悄然无声,只有不知是哪家的一条狗不停的在狂吠着,声音凄厉。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