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5章 围捕(为盟主‘聪林’贺,加更)

第2125章 围捕(为盟主‘聪林’贺,加更)

方醒在家丁的保护下跟在后面,他将全面评估叶落雪的能力,然后反馈给朱瞻基。

植被繁茂就意味着安全。

梁平和四个曾经的心腹就在这片茂密的植被中。

食物不缺,边上的五匹战马的背上还有。

可饮水却有些艰难。

这个山包上没有水源,他们靠着带来的水坚持到了昨天,现在战马无水,他们也口干舌燥。

他们不是没想过冲出去,可在看到那些骑兵的骑术之后,他们就知趣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那些是斥候老手,只要出了山包,他们就会被追的上天入地,无处可逃。

这是在等死!

气氛沮丧,没人动弹,都在躺着。

外面那些老手没主动进攻,多半是要留着他们做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随便吧。

只有梁平在不时听着外面的动静。

午后,没人愿意吃干粮,只是拔了些草根嚼了,勉强补充了些水分。

其他四人都在晒着太阳睡觉。

这里的早晚有些冷,凌晨是他们寻找露水的时间,经常被冷的打颤。

梁平没时间去后悔,不,是拒绝后悔。

他不是逆贼,他只是一个会出错的军官,怕死的军官。

所以当他听到了没有刻意去掩饰的脚步声后,就猛地坐直了身体,然后用脚把那四人踢醒。

“来了!”

身处绝境,什么上下尊卑都没了,所以四双不耐烦的眼睛盯住了梁平,然后渐渐平静。

这便是悍卒!

在知道自己的命运之后,他们没有什么不甘,有的只是默然的准备。

杀一个赚一个,这就是军中的概念。

梁平却怯了,那四人缓缓起身,然后消失在周围。

他一人坐在大树的后面,他觉得自己已经安全了,肯定不会被发现。

他们杀了那四人,肯定会觉得我已经跑了吧?

然后他们都会去追,我就乘机……

人在绝境中的侥幸心态真的会让旁人瞠目结舌,奉为智障。

“杀!”

侧后方一声暴喝中,梁平浑身颤栗。

叶落雪没有颤栗,身后的长刀斩破一丛杂木,破空而来。

徐景昌也算是半个家学渊博,所以见一人突前的叶落雪被人从侧后方偷袭,不禁下意识的喊道:“趴下!”

他身边的两名家丁已经张弓搭箭,在警惕的盯着前方,只要叶落雪趴下,那个偷袭的悍卒将会被钉死在原地。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方醒和他的家丁。

方醒的家丁都没动,只是在警戒。

“傻子啊!”

方醒只是叹息一声。

呛啷!

拔刀的声音才响起,叶落雪的身体已经旋转开来。

他转身到一半时,长刀追身而来。

他的眼睛在盯着前方,长刀一挑。

铛!

悍卒只觉得一股力量从自己发力方向的侧面涌来,随即长刀就飞了起来。

“啊……”

他知道自己遇到了顶尖的好手,所以没有反抗,而是松手弃刀,接着合身扑了过来。

他以为叶落雪会慌张。

“杀!”

一名悍卒从前方的大树后猛地冲了出来,身体凌空跃起,长刀疾斩。

这不同于什么东厂锦衣卫的风格。

这是搏命!

惨烈的煞气笼罩住了叶落雪。

这是同归于尽的沙场杀伐!

身前扑,身后遇袭,一前一后,根本就没给叶落雪留下思考的时间和余地。

他也没思考,而是毫不犹豫的继续转身。

铛!

长刀格挡,偷袭的悍卒漠然的弃刀扑过来。

身后的悍卒已经抱住了叶落雪,双手扼住了他的咽喉。

身前的悍卒弃刀只是为了速度,他抬起右肘,目标正是叶落雪的下巴。

只需一下,任叶落雪再是什么好手,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这就是他们的打算:擒住一个头领,然后以此为要挟离开。

“梁平就在后面,放我们……呃!”

辛老七放下长弓,冷冷的看着前方捂着咽喉处箭矢缓缓后退的悍卒,然后把注意力转到了叶落雪那边。

叶落雪左手单手向后探去,面色微微发青。

身后抱着他的悍卒在拼命的勒着他的脖颈,可叶落雪却在盯着正面扑过来的对手。

他的左手后探,抓住了悍卒的侧面衣领。

他的中门大开,再无防御能力。

正面的悍卒大喜,然后就发现眼前一黑。

只是单手,而且还是反手,叶落雪就把身后勒住自己的悍卒给扔到了前方。

两人重重的撞击到一起,还来不得惨叫,叶落雪已经收刀入鞘,身体前驱,双手捏住了两人的后颈,微微用力,然后把他们丢在了后面。

有人上去按住了已经昏迷的两个悍卒,前方的叶落雪就站在那里,

还有两人,其中一个就是梁平。

叶落雪的目光在前方的植被中缓缓扫过,在一棵大树那里停住。

“出来!”

他疾冲过去,那颗大树后转出一个男子,正是梁平。

“下官无罪……”

叶落雪摇摇头,然后转身。

他不屑于去要这种唾手可得的功劳。

“是个傲气的人,真不知道怎么在陛下的身边存活啊!”

叶落雪的身手见识过了,徐景昌觉得这个男人太过漂亮,不由的有些生疑。

方醒淡然道:“傲气的人才靠得住。”

他打头走过去,徐景昌原地站着,抚须想着朱瞻基的一些习惯。

当方醒的左侧冲出最后一个悍卒时,徐景昌只是瞥了一眼,然后继续盘算着自己能从此事中获取什么好处。

辛老七瞬间张弓搭箭,当箭头指向了此人之后,却出现了一个奇景。

刚才还视死如归冲过来的悍卒居然弃刀跪地。

他跪在地上,惯性让他的身体滑了过来。

“小的愿降!”

除去梁平那个没骨气的之外,这是第一个请降的悍卒。

有人过去控制住了他,然后问道:“你为何愿降?”

这悍卒看着站在方醒左侧警戒的辛老七说道:“那是…….小的知道那是辛老七。”

辛老七的威名居然可以让人绝望到消除赴死之心,这也算是个插曲。

“兴和伯,在下幸不辱命!”

叶落雪微微颔首,身后一群原先藏锋的人,皆默然。

他们的未来将由朱瞻基来决定,方醒不好表态,只是含糊的道:“你很好。”

叶落雪抬头,微微一笑,说道:“多谢兴和伯。”

他带着人先出去了,徐景昌嘀咕道:“德华,这人比女人还漂亮,哥哥我看他笑了一下,心跳都噗噗噗的。”

方醒没好气的道:“那是爹妈给的好处,中山王当年也号称俊逸,就你自己学了猥琐,不堪入目。”

徐景昌愕然,然后想找方醒理论,方醒却走到了梁平的身前。

梁平抬头惨笑道:“伯爷,小的没罪,只是当时慌了,这一慌就乱了方寸,一错再错……”

方醒皱眉道:“那你就不该逃!”

在方醒亲至的情况下逃跑,这纯属是给自己背锅。

梁平不住的摇头苦笑着,喃喃的道:“小的被人蒙蔽了……”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