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4章 叶落雪

第2124章 叶落雪

“那梁平被人接应着跑了,关我屁事!”

徐景昌和方醒在对峙,双方怒目而视。

闫大建有些尴尬,想劝吧,自己的身份好像掺和不进来。不劝吧,看这两人的架势弄不好会干架,到时候他就成了池鱼。

“特么的!”

方醒粗鲁的骂道:“成国公没打招呼就回了京城,你就是山东的首脑,可你瞅瞅自己干的好事,连一个人都看不好,陛下还能指望着你干啥?玩女人吗?”

徐景昌勃然大怒,指着方醒喝骂道:“你特么的说什么?”

闫大建越发的尴尬了,他冲着两人拱拱手,然后悄然退了出去。

“你特么的会玩女人吗?也敢在本国公的面前说女人……”

徐景昌的话渐渐的猥琐起来,等闫大建消失后,他甚至还挑挑眉,说道:“今夜哥哥给你弄两个女人?保证是雏儿。”

方醒的目光追随着闫大建而去,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拱门那里,这才没好气的道:“都出大事了你还想着玩女人,这是不想要国公的爵位了?”

徐景昌冲着外面呸了一口,说道:“朝中肯定是想把我徐某人给弄下来吧?”

“差不多。”

闫大建还算是聪明,知道回避,否则徐景昌和方醒绝对会给他一个教训。

“那是朱勇干的蠢事,老子不傻,那梁平就在长清一带被圈着,就等着看看谁是同党呢!”

此刻的徐景昌的身上哪有半分纨绔的气息,他用手指头在桌子上画了个地图,指着代表长清的地方说道:“就跑了他一个,而他的千户所被我令人盯着,谁也别想再跑,到时候那些人自然会狗急跳墙。”

“淡定,淡定!”

方醒见他咬牙切齿的,就劝道:“此事不在于清理投献,自然有陛下去收拾。”

“什么意思?”

徐景昌瞬间又吊儿郎当的问道,颇有些一人千面的狡狐模样。

“投献只是一桩事,关键在于打掉士绅和读书人的优越感,大家一起从头开始,是骡子是马就拉出来溜溜,别整日坐在家中叫嚣着自己就是一匹千里马。”

徐景昌懂了,他不屑的道:“弄了许久原来还是道统之争,不就是为了把儒家拉到和你们的科学差不多的地方来单挑嘛!说的那么高尚干嘛?”

高你妹!

方醒一脸黑线的道:“赶紧吧,我一到,那些人必定就慌了,盯着些。”

徐景昌摇摇头道:“哥哥我现在是戴罪之身,你懂的,哥哥我不好动,否则有的是人……陛下把朱勇说成了蠢货,可哥哥我必须比他更蠢啊!蠢些好……”

朱瞻基对勋戚的耐心在渐渐的减少,只是在平衡而已。

等哪日出现一个新的,能和文官相抗衡的团体后,勋戚的好日子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明哲保身的毛病犯了啊!

方醒摇摇头,却知道徐景昌前期的功劳不小,这是在主动低调。

于是他也不客气,起身吩咐道:“传了本伯的话出去,穆棋谋逆,悬赏一百贯!提供线索的也算,知情不报的同罪!”

“梁平呢?”

徐景昌懒洋洋的问道。他既然决定不蹚这波浑水,自然不会掺和,若非是方醒,他问都懒的问。

“随便派些人去,拿了回来。”

“你的家丁?”

徐景昌对方醒的家丁,不,就对辛老七眼馋,恨不能重金把他挖回家去,为徐家保驾护航。

方醒摇摇头,冷笑道:“他们小看了陛下,是陛下的人。”

“那个死人脸?”

徐景昌想起了武川,不禁摇头道:“那厮不是善人,上辈子估摸着就是个刽子手出身,浑身的杀气。”

方醒再次摇头,说道:“让他来。”

徐景昌以手托腮,好奇的看着门外,想着皇帝身边的人他多多少少都知道些,难道还有其他人马?

一袭白衣,步伐很小,听不到声音。

“见过兴和伯,见过定国公。”

眉间一颗淡淡的黑痣,容貌俊美,不,是带着些许妩媚。

“你是……”

徐景昌记起了些,他惊呼道:“你不是被黄俨他们杀了吗?”

“叶落雪。”

来人拱手,然后目视方醒,等待吩咐。

“都恢复了吗?”

方醒问道。上次他在西市送走叶落雪之后,这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叶落雪的目光中多了些暖意,说道:“已然无碍。”

方醒点点头,说道:“那就带人去,他在哪?”

“谁?”

徐景昌还在有些震惊,闻言下意思的反问道,随后就知道这是方醒在给他表现的机会,急忙说道:“在长清,梁平就在长清。”

“多少人?”

叶落雪原先是仁皇帝的侍卫统领,现在的身份不得而知,不过却无需和权贵们周旋,更无需谄媚。

徐景昌下意识的说道:“加上梁平一共五人,都是悍卒……”

“他才是悍勇!”

方醒觉得徐景昌真的没眼力见,活该被历任皇帝拎出来示众。

叶落雪当年一人独挡黄俨那帮子逆贼,都看到内脏了,依旧死战不退,这样的人,谁敢说比他悍勇?

徐景昌有些意动的问道:“要不咱们去看看?”

这货想表现的心思也太明显了吧?

这是准备玩个虚虚实实,让人觉得济南城里空虚了,看看谁敢出来闹腾。

不过他想表现,方醒自然不会反对。

“那就一起去吧,看看谁在外围观看。”

……

长清隶属济南府,境内河流多,山多。

“德华,我记得他是仁皇帝身边的人,这段时日他哪去了?”

一行人就像是游山玩水般的到了长清,没和官面上的人接触。

徐景昌早已厌倦了坐镇济南城的差使,恨不能马上回京,然后躺着养他个一年半载的。

前方的叶落雪已经和人在接头了。

从决定出发开始,他的人就先期到了这里,和徐景昌的人交接梁平等人的踪迹。

前方就是一座丘陵,植被还算是茂盛。

那些骑兵没有隐藏,而是大摇大摆的在周围游弋,封锁住了这座丘陵。

梁平是军中宿将,自然知道他们五人无法在这些骑兵的追击中逃脱,所以只是在这座山包上苦熬着。

所以方醒很放心,轻松的道:“他一直在养伤,最近才好。”

其实不是什么最近才好,而是因为叶落雪是属于文皇帝的人。

新帝登基,不管他是什么性子,首先得安置自己的心腹,比如说杜谦,就一再升官。

这是酬功,变相的告诉大家:跟着朕有好处!

怎么安置叶落雪也是个难题,这里面掺杂着信任的考量。

所以此次算是一次小测验,叶落雪再度出山,带着手下围剿叛逆。

前方的叶落雪策马过来,说道:“叛逆五人一直在里面,在下这便带人进去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