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21章 慈悲(为盟主‘大鸡夿’贺,加更)

第2121章 慈悲(为盟主‘大鸡夿’贺,加更)

“谁回来了?”

安纶正准备念经,听到外面的禀告后,几乎不敢相信的下了床,走出来问道。

门外的番子手中还拿着吃了一半的油饼,见安纶出来,他不知道是该丢掉还是什么,一时竟然愣住了。

“你吃你的,说吧。”

安纶和颜悦色的态度让番子觉得自己大概是得了这位老大的青眼,于是就激动的道:“刚才小的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小的就等了等,看到成国公到了皇城外,大概是要请见陛下……”

安纶点点头,吩咐道:“咱们的人去晚了,山东的人也没及时回报,该怎么处置……”

顿时人人面露惧色。

安纶上任之后,在内部还没点火,谁要是撞火头上了,那就祈祷不会被弄进刑讯室吧。

安纶左右看看,然后淡淡的道:“山东那边不易,小错……就罢了。”

一阵轻松的呼气声后,安纶留下了心腹陈实,然后交代道:“成国公此来,山东那边怕是出了大事,马上派出快马,让那些人戴罪立功,否则咱家再仁慈……”

陈实拱手,诚恳的道:“公公,您已经够仁慈了,换做是咱家的话,那些人谁都逃不了责罚。”

安纶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憨厚重新回归。

“刚才那人来迟了,过几日……”

陈实的脸上恰到好处的浮起怒色,说道:“你来迟,他来迟,人人都来迟,公公,此风不可长!”

安纶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咱家身边的那个小马……”

小马就是安纶的随从,才跟了他没多久。

陈实不知道他的意思,就堆笑着。

安纶微微眯眼,掩住了那一抹冷色,说道:“太轻佻了,差点误了咱家的大事……”

“重罚!”

陈实毫不犹豫的说道:“小马这段时日有些得意,经常和那些番子吵架,咱家早就看不过眼了,公公放心,此事咱家去处置。”

安纶点点头,说道:“他的眼睛不大老实,那双手也有些问题……”

陈实起身,低声到:“那就多余了……”

安纶闭上眼睛,缓缓念着佛号。

“.…..跟着公公有肉吃呢!昨晚我可是吃了一整只蹄髈,啧!那油就顺着嘴角流……”

外面传来了小马和人吹嘘的声音。

秋风吹在窗棂上,噗噗的声音,渐渐清脆。

“小马,过来!”

“来了来了!”

小马的声音很欢喜……

佛号声渐渐的大了起来,室内没有点檀香,一股子潮湿的味道。

……

“臣有罪。”

大殿外,秋雨淅淅沥沥的被风吹了进来,殿内的人不禁打个哆嗦,然后看着跪在中间的朱勇。

“.……臣当时未曾到场,那些书生冲进军阵,将士受伤多人,最后……忍无可忍……”

一阵大风席卷着细雨进来,正好吹在朱勇的身上。

他颤抖了一下,脸上的懊恼谁都看得见。

皇帝派他去山东,那不但是要投名状,同时也说明皇帝的看重,以后肯定会被大用。

可这份看重就这样被朱勇丢进了秋风中,余下的只有寒冷。

朱瞻基冷冷的看着朱勇,说道:“你在忙什么?”

朱勇抬头道:“陛下,臣当时带人在清剿一伙贼人……”

他没有狡辩的余地,有的只是处置不当。

一伙贼人用得着你朱勇亲自去围剿吗?

朱勇跪在地上,他觉得四周都是嘲笑的眼神,包括武勋。

没有永远的敌人,倒下一个成国公,下面自然会上来一个*国公。

这便是常态!

朱勇觉得自己以往和那些人称兄道弟怕是脑子有问题,这世上哪有朋友?不过是利益一致的短暂聚拢罢了。

此刻是他一生中最清醒的时候!

他觉得在劫难逃,所以贸然回京,就是想展露自己的忠心。

——我没想过逃,哪怕是千刀万剐,我依旧回来了,任由皇帝处置。

蠢货!

文官那边的眼神大多冷漠,而不是嘲笑。

没有半点定力和谋略,这便是武勋,承袭爵位的武勋。

大多是蠢货罢了!

即便你有万般委屈,急于表达自己的忠心,可你也不该在没旨意的情况下回京。

这是什么?

跋扈?

不是,朱勇没跋扈的资格。

那就是蠢了!

蠢的人自然不值得嘲弄,只适合看看是否有利用的地方。

“陛下,山东一地已成沸腾之势……”

“没有什么沸腾!”

朱瞻基强硬的道:“只是有人乘机闹事罢了,兴和伯已经去了,朕不问缘由,不问旁的,顺势清理干净,谁要说话?谁有建言?谁想弹劾?出来吧!”

无人出来!

眼观鼻,鼻观心,皇帝的杀心起来了,这时候出去的不是傻子就是身患绝症,想乘机用一条烂命来搏一把名声的生意人。

朱瞻基起身走下来,俯瞰着朱勇,冷冷的道:“轻重不分,贸然回京,你的武略呢?这般无能,朕可敢指望你等率领大军征伐?”

朱勇抬头,泪水滑落,茫然道:“陛下,臣……罪该万死!”

“你是该死了!”

朱瞻基拂袖上去,回身,冷漠的看着文官们,然后再看看武勋们,说道:“忠心你们不缺,却成了守户之犬,朕……大明用不了那么多……”

这几乎就是明晃晃的在羞辱武勋!

张辅心中一冷,出班道:“陛下,成国公……这毕竟是大明。”

皇帝是想要再次挑起文武之间的争斗和敌视吗!

张辅的话言简意赅——这是大明国内,朱勇不可能把对付敌人的手段用出来。

杨荣恍惚了一下,恍惚觉得上面的是那位暴戾的文皇帝。

“行事失措,也敢称大将?回府,闭门思过!”

朱瞻基坐了回去,看向朱勇的眼神中全是冷漠。

无能者窃居高位,这便是大明武勋的现状。

再过二三十年,等那些有经验的武勋都走了,谁来领军?

难道就靠着如朱勇这等袭爵的蠢货吗?

这一刻武学在朱瞻基心中的地位再上了一个台阶。

朱勇面如死灰的谢恩,然后步履蹒跚的出去。

成国公这一脉危险了!

张辅的迂回求情起了作用,起码朱勇只是被禁足而已。

可武勋却越发的被边缘化了,若非是皇帝要靠着武勋和勋戚来平衡朝政,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而且皇帝绝对是有预谋的!

散了之后,入秋后就咳嗽不止的黄淮被金幼孜搀扶着,他低声道:“在成国公进京之前,陛下肯定就已经得了消息。”

金幼孜看了一眼走在最前方的张辅,有些沧海桑田的唏嘘。

“肯定是,陛下并未遮掩,所以直接就让兴和伯去了山东,这次…...黄大人,要见血了!”

秋风打着旋的卷起枯叶,从脚步匆匆的孟瑛头顶飞过。

“要动手了!”

孟瑛追上了张辅,担忧的道。

张辅面色铁青,说道:“朱勇那个烂……一错再错,德华此次去要杀人了,味道也变了,归根结底还是他的错,一错再错,愚不可及!”

孟瑛苦笑道:“那些人会乐见其成,巴不得兴和伯把动静弄大些,等天下汹汹时,自然会重归以往……”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