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18章 赔偿,道歉

第2118章 赔偿,道歉

阿贝尔的面色微微一变,然后说道:“是的,法兰克的朋友不能受到伤害,否则哪怕使团覆灭,法兰克依旧会为朋友讨回公道。”

两家表态,第三家,也就是今夜动手的那一家也来了。

火光中,多克单骑而来。

这是个聪明的选择。

我就一人而来,如果你们认为金雀花对你们有不轨之意,那么就杀了我。

阿贝尔的眼中露出利芒,这一刻他只想杀死大胆的多克。

亨利有些意外,不过这对于他来说不算是什么,他更希望能在两国之间寻找到一个契机,拿到好处的契机。

没有人会内疚,会内疚的人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但有人会愤怒!

洪保走到船舷边,看着多克下马,解剑。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多克没有解释,而是直接承认是自己的手笔。

很大胆的举措!

阿贝尔有些茫然的看着神色严肃的多克,他先前站在多克的角度想过许多种应对方式,但却没有主动认错的这一种。

他抬头,看到上面冷冰冰的洪保。

洪保应该会很愤怒,因为大明被人亵渎了,用潜入这种模式。

作为使者,他应当要咆哮,要金雀花付出代价,否则大明将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这是阿贝尔所期待的,也是亨利所期待的。

金雀花已经强横的太久了,法兰克无还手之力。

如果大明能对上金雀花,那么不管谁胜谁负,真正的胜利者将会是法兰克和里斯本。

而决定这个局势的人将会是上面那个说话尖利的大明使者。

至于阿贝尔和法兰克使团,他们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至于亨利,在没有彻底拿下法兰克之前,金雀花不会傻到再竖立一个敌人。

所以他很淡定,甚至退后了两步,把直面洪保的机会让给了其他两人。

是的,里斯本在这件事上就是过客,打酱油的。

就算是拿到了明人的火药,他知道自己也有可能会被人坑了。

是的,潜入明人战船上的两人,其中一个就是法兰克使团的。

所以亨利很淡定,甚至在幸灾乐祸。

你们去玩吧,我旁观。

“这是对大明的挑衅!”

洪保的语气很平淡,可码头外的那艘战船已经全员就位了,火炮窗口打开,装弹完毕,就等着命令,把码头轰击成火海。

通译有些紧张,他翻译完毕后,听到身边的多克骂了一句狗屎,然后才换了热情的话。

“我们只是想看看,看看大明的船是什么样的。”

“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很多年了,出去?那需要更强大的船,所以我们需要好船,而大明的船比我们的好,所以我们想看看,看看这艘船是什么布局。”

多克很坦然,却没说是为了火药。

船只只是运送,而火药却是进攻。

若是被大明判定为想进攻,那么别说是火药配方,瓷器都不会卖给你一只,而且大明的船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

他相信阿贝尔和亨利不敢说,说了他也不会认账,那只会让明人以为这是泰西内部的倾轧。

洪保冷笑道:“咱家到这边一些时日了,觉得金雀花果真厉害,不但法兰克不是对手,周边国家都如临大敌,这是想干什么?”

多克微微低头,表示谦逊以及歉意。

“这是奇耻大辱!”

洪保退后,然后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去,看着空荡荡的桌子,他打了个饱嗝,说道:“来一碗面条,多放辣椒。”

细雨依旧,打伞的人依旧。

甲板上的人都纹丝不动。、

码头上的人也没动。

只是东方和西方的较量。

谁先退?

轰隆!

雷声传来,这是要下大雨的征兆。

这边的大雨会伴随着降温,会让此刻穿着单薄的人苦不堪言。

面条很快就来了,热气腾腾。

这是一碗杂碎面。

一碗面条里,羊杂碎占了一半。

辣椒面铺满了大碗,还有陈醋的香味冲鼻。

“蒜呢?”

海上湿气重,以前多吃蒜,现在是辣椒和蒜一起来。

洪保咬了一口大蒜,半边舌头和腮部都沉浸在辣的刺激中。

他夹了一段羊肠,细细的吃了。

噗!

一阵风吹过,他头顶上的伞差点被吹飞了。

“拿雨衣来。”

张旺在边上盯着,他不知道多克的耐心有多少,但却知道船队到了此刻,再无退步的可能。

“告诉他们,盯着。”

“把缆绳从咱们这边砍断,船帆马上升起来。”

“大人,公公没吩咐呢!”

“升起来再说!”

张旺已经是杀气毕露,他盯着身边的百户官,恶狠狠的道:“公公是使者,怎能说话,起帆!大晚上的不离开这里,公公怎么有底气和他们说话?”

那百户还没去,洪保已经派人来传话了。

“起航,咱们回大明!”

“起航……”

黑夜中几艘船都开始升帆,同时收回缆绳。

这是要彻底翻脸的意思啊!

“多克,明人愤怒了!他们要回国!”

阿贝尔忍着幸灾乐祸,苦口婆心的道:“追回来,否则你们的国王会砍掉你的脑袋去平息他们的怒火。”

多克单手推开阿贝尔,然后走了过去。

“你们想要什么?这里只有金雀花能提供,是的,法兰克人的未来要看我们的眼色。”

多克微笑着,看着船帆在升起,看着那些明军正在上船。

“我们在里面,是的,外面有国家,比如说里斯本和他们身后的那个国家,还有许多,他们会看着大明的航线,想突破这条航线,然后贸易……但我想更多的是劫掠,大明做好准备了吗?”

缆绳已经收上来了,船帆在渐渐升起。

羊杂很好吃,但是一定要配上辣椒和这个汤,那感觉就像是在烈火中穿行了一圈。

洪保吃了一片羊肝,淡淡的道:“要赔偿,致歉。”

“同意!”

多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洪保冷冷的道:“把清单拿给他。”

大雨骤然倾盆,有军士打着伞下了船,然后拿着清单大声的念道。

“种羊十对……”

这些都是洪保在交易时被拒绝的东西,此刻被军士念出来,阿贝尔只觉得心头大畅。

活该!

可多克却在微笑着,等通译翻译完后,他点头道:“这些只是礼物,就在后面,在船队出发之际,会作为国王送给大明皇帝陛下的礼物装船……”

洪保愕然,随即赞道:“果然是果决,就凭着这份果决……”

“公公,那他们就是大明的朋友了?”

张旺看到局势缓和,就打趣了一句。

不过他觉得利用金雀花在泰西搅屎的话还真是不错。

洪保冷笑道:“果决不是什么国家都能有的,贪婪才是根基,所以……回去要禀报陛下,金雀花在泰西诸国中当为首患。”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