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16章 我想听惨叫

第2116章 我想听惨叫

酒是好酒,泰西的酒洪保喝不惯,所以还是喝船上的酒。

不过下酒菜却是泰西的。

一只涂抹了蜂蜜的羊腿被烤的金黄金黄的,看着极有食欲。

这是泰西作法,洪保只是想试试味道,然后慢慢的微醺。

海浪轻轻拍打着船身,人也跟着微微晃动,可时间长了之后,你就会习惯了这种晃动,并渐渐忽略它。

洪保听着细雨浸润着战船的细微声音,满足的道:“等咱家老了之后,若是能有这般惬意,那就算是没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张旺拎着羊头在啃。

羊脖子那里的肉不少,他用力的撕咬着,连同筋脉一起吞噬进去,然后在喝一大口酒,叹息一声。

相比较之下,洪保吃的更斯文一些。

他吃羊腿比较细致,仿佛是担心这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顿食物,所以细的让人发指。

别人吃羊腿或是鸡腿都是从顶端,也就是肉最厚的地方下嘴。可洪保却是从最下面,肉最少的地方开始吃。

他满足的看着还剩下大半的羊腿,然后轻啜了一口酒,看着桌子上摇曳的油灯说道:“他们想要什么?”

张旺正在嚼着羊蹄筋,他的牙齿和羊蹄筋的碰撞,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用力的吞下没嚼碎的蹄筋,眼中闪动着利芒,说道:“他们想要大明的宝贝。”

洪保嘿嘿的笑道:“怎么办?”

“杀了,若是不服,那就再杀,直至他们想和咱们翻脸。”

“不,他们不敢翻脸。”

洪保用力的在羊腿的顶端咬了一大口,顿时那羊肉就塞满了他的嘴。

他满足的咀嚼着,就像是在享用着龙肝凤胆。

他慢慢的吃掉了这一口羊肉,然后没喝酒,眼中有些莫名的兴奋。

“大明虽然不惧泰西,可我们需要让他们内部多些矛盾,所以……杀光来的人,行不行?”

“公公放心。”

张旺几下吃完另一只羊腿,打个饱嗝,遗憾的看着边上的酒坛子,起身道:“公公安坐,下官去了。”

洪保点点头,说道:“记得让他们的叫声凄惨些,大一些,不然吓不走那些魑魅魍魉。”

张旺推开舱门,一股寒气就冲了进来。

“地狱的天气!”

张旺抱怨一声,洪保说道:“不必关了。”

张旺的背影在灯光中闪动了一下,然后消失在甲板上。

“咱家想听听叫声,越惨越好啊!”

洪保继续喝酒,灯火照耀着,人影在舱壁上微微晃动,狰狞,且孤独。

从用药迷倒郑和开始,洪保就已经把自己看做了死人。

他知道自己不管立下多大的功劳,可只要他对郑和下药的事曝光,那些功劳能保住他的性命就算是祖上积德了。

“祖上……残缺之人,祖宗不认哟!”

他有些感伤,并在叹息着,直至外面越来越安静。

细雨本是润物无声,可在极端的静谧环境之下,六识灵敏的人依旧能感觉到那温柔的浸润。

这种时候不适合潜入,可黑暗中有黑影在蠕动,方向正是船队。

四艘战船,一艘在码头外,时刻保持警惕。

三艘战船和两艘粮船停靠在码头上,静悄悄的,几点灯火在雨夜中就像是被雨点敲打的萤火虫,仿佛下一刻就会黯淡。

甲板上有些滑,湿滑。

暗哨一动不动的呆在船头舱室的外面,舱室延伸出来的一点儿类似于屋檐般的突出,正好挡住了细雨的落下。

于是他极为安逸的坐在那里打盹。

所谓打盹,那是因为周围看不见人影,需要全神贯注的使用听力,所以他就闭上了眼睛,甚至忽略了嗅觉。

专心才能获得更好的体验。

在安静的环境中,你觉得再无声响,可当你把所有的精气神都集中在耳朵中时,你就会发现,一个更加微观的世界在向你招手。

细微的浪轻轻撞击在船身上的声音,很小,却清晰可闻。

甲板下面传来了同袍的鼾声,尽管经过了几层过滤,却能分辨出呼吸的节奏。

这些声音都能分辨,当船身传来了摩擦的声音时,暗哨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

声音很小,可在暗哨那几乎是停滞了的大脑中却如同是黄钟大吕般的巨响。

“怎么样?”

距离码头不远的那处地方,昨日还是洪保的暂居地,现在却换了个主人。

不,是三个主人。

“在里斯本时你们为什么没动手?那里的地形更容易些。”

一张桌子边上围坐着三个男子。

阿贝尔的嘲笑并未让亨利王子愤怒,他只是微笑道:“他们想杀了我,知道吗?只是因为我对航海的浓烈兴趣,以及对他们船队的好奇,他们就想暗杀我。”

“那又怎么样?”

多克不复白天的严肃,带着点儿轻佻说道:“那是一个大国,挑衅他的代价最少是你的生命,亨利……殿下,我想您大概是过于痴迷航海,却忘了什么叫做大国,比如说……”

“金雀花吗?”

阿贝尔冷冷的道。

多克的轻佻渐渐消散,他的眼中多了冷酷,缓缓的说道:“阿贝尔,你想重新开始吗?不,是法兰克想重新开始,体验一下大国的力量吗?那么好吧,我想金雀花会满足你们的这个要求。”

阿贝尔的面色发青,淡淡的道:“大国,和大明相比,谁大?”

多克突然吹了声口哨,笑道:“看呐看呐,有人在挑唆我们和大明之间的关系,真是糟透了的主意。”

亨利低喝道:“够了!”

三人静静的坐着。

外面突然有人低声说道:“出去了。”

阿贝尔的呼吸一紧,说道:“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至少现在是这样。”

“你的胆子比老鼠的还小阿贝尔,你害怕明人报复吗?”

多克摇摇头道:“明人会一体记着,会认为是咱们一起策划的阴谋,所以你应当祈祷能成功,至少能偷到火药。”

三人齐齐低头,向自己心中的神明祈祷着。

……

细雨微微,一个黑影慢慢的从船舷翻了进来,然后趴在甲板上一动不动。

慢慢的,他没有回身,只是轻轻的拉了一下带着的绳索。

然后又上来一人。

两人在黑暗中互相摸摸对方的手,然后分散往向两头爬去。

他们不知道大明的战船通往甲板下面的真正通道在哪里,所以必须要分成两处去寻摸。

他们的动作太轻柔了,就像是两条青虫在甲板上蠕动,悄无声息,却始终在移动着。

其中一人摸到了船头,这里被人重点提示,说是最可能的地方就是这里。

因为明人的进出口是在船尾,但这里却曾经进过货物。

那是从粮船上输送过来的货物,都是密封的木桶,被判定为火药。

他蠕动到了船头,然后看看左右,就伸手去触碰舱门。

然后一股风就在他的身后吹过,接着他的大腿那里发出了一声响……

“啊……”

凄厉的惨嚎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很远,许多人都听到了。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