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14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2114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会面结束,再进一步就是商谈各自的需求。

派出使团是必须的。

因为洪保的态度不明,所以多克派出了几批信使,催促着国王那边赶紧挑选人员和礼物,然后尽快赶到这边。

至于法兰克,皇太子殿下的信使已经到了,随行的还有使团,而使者将会是阿贝尔。

这是最大的诚意!

所以多克感受到了压力,信使不断。

而洪保却很悠闲,他甚至要求能让人带着自己去看看那些农户,和到最近的小城里去看看。

多克同意了,不过他派出了不少骑兵随行,暗中交代他们要限制洪保一行的活动范围。

农田边上,洪保看着农夫在劳作着。

“公公,他们的农具比大明的差。”

随行的有懂种植和饲养的‘专家’,只是看了一眼,就断定大明目前至少在农业上比他们先进。

一路到了一座小城外,洪保皱眉道:“什么味?”

随行的通译一脸诧异的道:“没什么味啊!”

一声轻咳之后,多克走过来,递上了一束花草。

洪保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他转身干呕了一下,眼中泛起泪花。

多克尴尬的道:“只是一些……东西的味道。”

“公公,是屎尿的臭味。”

随行的十余人都在憋着,面色通红。

呕吐的反应一直都在。

“公公。”

一个在船上专门负责种植菜蔬的男子突然蹲在地上,然后喷射般的呕吐了出来,

洪保的面色有些难看,他在忍耐着,极力的忍耐着呕吐的欲望。

多克的脸上也不好看,不过觉得洪保有些做作了。

难道大明的城市就是鸟语花香吗?

洪保背对着小城喝了一口水,然后强笑道:“进城吧。”

……

张旺觉得泰西人看着有些‘野’。

野性、无知的野性!

所以他让船队在戒备着,可那些泰西人却友好了许多,特别是先期到达的法兰克使团,他们会试探着和船队的人接触,看似很友好。

可他们对金雀花人却带着厌恶和仇恨,这一点他们从不加以掩饰。

张旺想回去了,船队在度过了最初的新奇和欢喜之后,思家情绪渐渐多了起来。

张旺也想家了,只是洪保走了,他必须要看好船队。

家是什么?家就是累了想回去,哪怕是吵架的地方。

在解除了威胁之后,大家紧绷的神经也得以放松。

“回家回家!”

总有人会突然呐喊一声,然后郁闷的继续睡觉。

在经历过太多的艰难之后,他们需要充足的休息,辅以充足而新鲜的食物来调养身体。

归程就在不远,在法兰克使团到位之后,大家都在想着回家。

“大人,里斯本那边来人了。”

张旺已经看到了那艘船,随着船只靠近码头,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亨利皱眉对随从说道:“告诉他们我的身份。”

他的随从过去交涉,而至始至终,亨利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船队那里。

“是亨利王子殿下。”

亨利点点头,然后留下随从交涉,他自己顺着边上走到了张旺那艘战船边上,微笑道:“你们还好吗?我的朋友。”

张旺冷冷的道:“还好。”

亨利脸上的青肿已经好了,他笑的很是亲切。

“使者没在吗?”

他在套近乎,张旺有一句没一句的在应付着。

当多克陪着洪保返程时,就接到了消息。

“里斯本人来了,他们不安分,”

多克看着码头,目光冰冷。

“法兰克人掺和进来就算了,可里斯本人……他们野心勃勃,看到我们停战了,他们心慌了……”

“明人会乐于见到这种情况,所以我们需要尽快让他们知道谁才是泰西的强者,跟着法兰克和里斯本人,明人只会收获两个怯弱的朋友,只会向他们索取支援,而不懂,也没有回报。”

一行人到了码头,洪保说道:“我等出来的太久了,也见识了泰西风情,若是没有其它的事,就要准备回程了。”

迎过来的阿贝尔瞥了多克一眼,说道:“法兰克已经做好去见朋友的准备,随时可以出发。”

多克微笑道:“交易吧,有多少货物金雀花都能吃下,大明要什么?”

“金银!舍此之外……”

洪保遗憾的道:“舍此之外,咱家并未发现有值得交换的东西。”

这个要求并未出乎多克的预料,他点头道:“是,金雀花已经准备好了金银,我们开始吧。”

两人之间的谈话完全撇开了阿贝尔,因为法兰克人带来了交换的东西,金银却只占了极少的部分。

这便是愚蠢的自信!

多克对阿贝尔微微颔首,心中觉得可笑之极。

在那次宴请之后,多克绝口不提请洪保吃饭,反倒是经常去蹭饭,而礼物就是新鲜的食材。

大明不需要泰西的货物!

这是几次接触之后多克的领悟,所以他马上就调整了对策,调集了不少金银来。

但是最让他纠结的就是战船。

哪怕他再怎么试探,洪保依旧不许他们靠近战船,那警惕的模样,仿佛船上藏着一颗太阳。

洪保上了船,急匆匆的进了自己的船舱。

“呕!”

张旺在外面楞了一下,就想去问问跟着洪保一起出去的人。

“呕!”

“呕!”

那些跟着洪保去查探的人大多在呕吐。

呕吐会传染,最后两个没吐的人看着也是面色发白,咽喉涌动。

“你们遭遇了什么?”

张旺无法想象一群男人出去,归来时都像是怀上了身孕,而且孕吐很严重。

这特么的是遇到了什么让人恶心的东西?

“呕!”

站在张旺身前的就只有一个了。

这是一位侍弄牲畜的。船队出海,一路还会养不少家畜和家禽。

干这活的大抵整日就在臭气中熏陶着,天长日久,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觉其臭。

所以他撑到了最后,不过也是面如死灰。

“大人,全是……屎尿……”

张旺皱眉道:“谁掉粪坑了?”

‘畜牧专家’干呕了一下,面色惨白的道:“都是粪坑,城里到处是屎尿,到处都能看到……”

张旺想想那种‘盛况’,也不禁干呕了一下,庆幸自己没去。

“走路不小心就会踩到,那些有钱人穿着高跟的鞋子走在粪堆里,还得要经常看头顶……”

张旺有一个大胆而可怕的猜测,就问道:“难道上面……”

“没错大人。”

男子捂着嘴,眼神惊恐的道:“大人,上面会有屎尿倒下来……”

“呕!”

张旺面色苍白的听着,觉得很荒谬。

屎尿在空中飞舞?

“怪不得他们会戴帽子……”

张旺自行脑补了一番那些人战战兢兢行走在城市中的场景,顿时觉得大明就是天堂。

“公公一直在强忍着,咱们也在忍,若不是公公在,大家早就跑了。”

可怕的地方,张旺觉得大明之外的世界真的太可怕了。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