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10章 郑和,人心(感谢“pandanissu”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110章 郑和,人心(感谢“pandanissu”成为本书新盟主)

“这事也难怪他们,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方醒出了太后那里就来了乾清宫,违心的为那些在外的太监们说了句好话。

朱瞻基没在方醒的面前隐瞒自己的情绪,怒道:“除去一个余勇之外,都有问题,他们怎么查的?”

“他们懈怠了,而且不知道是否收了好处,要查!杀一儆百……”

方醒赶紧告退,他不想掺和这事,至于那些太监,他认为干净的没几个,杀鸡儆猴的时机没错。

“只是陛下和太后的面子过不去了,总得那人来开刀。”

回到家,一家子都在稀罕跟着方醒跑了一圈的土豆,就把方醒晾在了一边,他正好去找了解缙和黄钟。

解缙莞尔道:“一般出去的太监要分,肥差的自然是享福,如王贺那等的只是平常,他只是和你们打混的不错,这日子才好过些,所以也该整治一二了。”

黄钟也笑了笑,说道:“公主乃是三朝宠爱,若真是嫁错了人,不,是招错了驸马,陛下和娘娘得杀多少人?所以这算是好事,只是却让伯爷去跑了一遭。”

“我无碍。”

方醒笑道:“土豆不错,一路自己骑马,这会儿他娘肯定知道他的伤了,估摸着正在骂我呢。”

土豆的双腿内侧有伤,一路咬牙硬挺着,每天方醒亲自给他换药,却也没去安慰几句。

“欢欢如何?”

解缙觉得方醒的三个儿子都有些特色,不过最普通的大抵会是欢欢。

方醒的眼神柔和了些,说道:“不是骄纵的性子,莫愁把他带的极好。”

黄钟赞同道:“这一路跟着,可见是个有毅力的孩子,伯爷的三个孩子都这般出色,下一代可以无忧了。”

方醒话锋一转,问道:“朝中对河间府和山东有何看法?”

这个是黄钟的责任,他说道:“山东还好说,只是河间府一动,京城中怨声载道,都说这是您的阴谋,目的就是弄垮儒学。”

“他们想多了。”

方醒不想辩驳这个。

解缙说道:“他们要找到攻击你的地方,那自然是这个理由最大,也最不好反驳。”

“都查院内部有些分化,有人说河间府本不在打算内,这是妄动,于是上了弹章,只是陛下见都没见,听说全在杨荣他们那儿被拦下了。”

“这只是狂吠。”

方醒对都查院没多少好感,若不是李二毛在那里,上次他就要出手收拾一批人了。

“御史御史,要有格局,眼光要宽阔,可我看了看,都查院现在的大多平庸,刘观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解缙讥诮的道:“刘观苟且,不过此人倒是有眼光,杨荣他们早就想把他弄下去了,他却抓住了时机,果断投靠了陛下,在河间府很卖力,不惜被人骂做小人佞臣,果真是将见风使舵的本事使了个十足。”

“都查院不少人都收了好处,行事不妥当,刘观可有准备动一动?”

方醒摇摇头,“此事我们不管,陛下在盯着,杨荣他们在盯着,他不动,迟早会被重新卷进来,到时候什么站队都是枉然,陛下肯定会用他来震慑都查院和大明官场。”

……

无忧最快活,她揪着土豆问了一路的趣事,然后又去查看了给她的小礼物,等方醒进了后院时,就见她抱着一个小木屋睡着了。

张淑慧抱着她,轻声唱着,见方醒进来,就抬头笑了笑。

小木屋是方醒请了个老木匠打造的,极为精致,还有配套的桌子板凳。

方醒拿了薄被给她盖上,然后把她抱了起来。

张淑慧轻轻的活动着手,低声道:“这丫头越发的重了。”

方醒抱着无忧进了里间,把她放在大床上,然后悄然出来。

小白已经准备好了更换的衣服,张淑慧亲自去给他准备洗澡水,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洗澡出来,莫愁已经带着欢欢来了,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

郑和来了。

方醒没想到他居然老的这般快,见那满头几乎都是白发,不禁拱手道:“郑公辛苦。”

郑和拱手笑道:“咱家可算是荣养了,兴和伯无需唏嘘。”

两人坐下后,方醒注意到郑和的动作还算是灵活,就问了他的身体。

“咱家回来之后,船队就交给了王景弘整治,几个御医整日聒噪,汤药就和喝水似的每日不断,那段时日嘴里都是苦的,还得去买些女人吃的蜜饯来甜嘴,苦不堪言啊!”

他说的艰难,方醒却察觉到了那一丝遗憾。

“您……总不能在海上殉国,那对士气打击太大,陛下不会容许。”

郑和哑然,然后失笑道:“你总是对大海抱着警惕,可目前来看,也就是未知的泰西能对大明带来威胁,所以咱家已经建议陛下多造些能远航的战船。”

未雨绸缪!

方醒点头道:“郑公眼光不差,不过造船却要斟酌,改进,必须要改进,再造大些。”

这是对未来敌人的一种判断,认为目前的战船还不够好。

郑和喜欢这种态度,他是航海名宿,自然知道什么布局最好。

“要钱粮啊!山东在折腾,河间府也在折腾,都快逼近京城了,此时说这个,怕是会被顶回来。”

方醒摇摇头,觉得郑和长于航海,却对近期朝中的变化和气氛有些误判。

“他们不会在此事上纠结,他们只会盯着山东,顺便看看陛下什么时候决定动北平……”

郑和闭眼想了想,再次睁眼时,却说了另外一个话题。

“宫中……殿下那里……上次有人说殿下喜爱哭泣,可见软弱……”

这事没人告诉方醒,所以他的眼神顿时冷漠起来,看向外面。

“不干旁人的事。”

郑和解释道:“当时被陛下发现了,然后令人下手,仗责死了十余人,宫中噤声。”

口头上的警告无法让人仔细倾听,所以婉婉招驸马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而仗责死了十余人之后,玉米被人恶意诽谤的消息却被遮住了。

方醒看着自己粗糙的手指头,突然笑了笑。

“人心……”

郑和淡然道:“此事是咱家去处置的,果然是人心难测。”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