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06章 查验人选

第2106章 查验人选

一队骑兵轰隆从官道上冲了过去,马背上的骑士身上干爽,显然并未赶夜路。

中间一骑看似两人,前面的乃是一个孩子。

而就在边上,一个半大孩子策马紧紧地跟随着,骑术竟然不差。

带着孩子那人皱眉看了那两个士绅一眼,目光冷厉,随后侧脸,不再关注他们。

这时两人才发现这队人马大部分是军士,拱卫着中间那父子三人。

马队轰隆远去,两人叹息一声,觉得现在整个北方,不,是整个大明都是多事之秋。

“罢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是都要清理,那咱们就认了吧。”

“那些反抗的都被绳子捆成了一串,一家老小都要离开中原,哎!想到家中的妻儿也要走这么一遭,什么都是小事,饿不死就行……”

两人唏嘘了一阵,直至一辆马车来了才意趣阑珊的各自回去。

马车上的是要弟,她可不会顾忌着什么不露面,车帘开的大大的,不时看看前方,然后催促车夫加速。

可马车哪比得上疾驰的战马,要弟悻悻的放下车帘,然后嘀咕着:“宫中的事哪有那么好插手的,真是……”

……

宁寿宫中,秋风送爽,让人心旷神怡。

可那些宫女太监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让凉爽的秋风变得肃杀起来。

这几日太后的脾气不大好,已经有几个不长眼的倒霉鬼被仗责了。

连最得太后信重的李斌都因为疏忽被斥责了一通,老脸都没了,谁还敢招摇。

两个宫女端着冰镇过的果汁进了殿内,然后在太后和皇后的身边一人放了一碗。

太后端起吃了几勺,然后嘘一口气,看到胡善祥没吃,就说道:“玉米爱闹腾,你晚上也不好睡吧,以后午膳后可睡一觉,好歹晚上也能好些。”

“母后放心,儿臣开始觉得煎熬,可久而久之,倒也觉得还好……”

太后叹道:“为人父母都不易啊!想想……皇帝倒是不用本宫操心,可其他……婉婉也大了,那些人中,本宫仔细挑选了几人,有文有武,皇帝那边怎么说?”

胡善祥心中挂念着还在坤宁宫中的玉米,说道:“陛下说不好离的太远,免得被欺负了无人得知,所以想让人去查看一番…….”

太后一怔,拍拍脑门,笑道:“他们兄妹倒是要好,如此……北方的那三人……山东的吕辉……乃是官宦之后,虽然没有中举,可说是温文尔雅,想来能照顾好婉婉吧……”

……

馆陶,一队骑兵冲进了城中。

这不是欢欢第一次跟着大人跋涉,上一次是从金陵到北平。

所以他很适应,马背上的颠簸丝毫不影响他的瞌睡。

于是当战马停在一户人家的门外时,他依旧在呼呼大睡。

方醒打开披风看到他睡得香,就小心下马,然后把他交给土豆。

转过身,这户人家已经被惊动了,大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皱眉问道:“敢问诸位大人来此何事?”

“吕辉家?”

方醒问道。

中年男子的神色渐渐凝重,拱手道:“正是我家二少爷。”

“叫他来。”

辛老七当先推开中年男子,方醒随后进去,门外留着土豆和几名家丁。

土豆在马背上抱着呼呼大睡的欢欢,觉得有些饿了。

方醒也有些饿了,不过面对吕家的热情他依旧拒绝了在此吃饭的邀请。

他的身前站着一个男子,十七八岁的模样,长相清秀,有些柔弱之态。

方醒坐在上首,边上的是吕家主人,致仕官员吕伍。

吕伍须发斑白,含笑指着年轻人说道:“兴和伯,这便是老夫的幼子。”

“你就是吕辉?”

方醒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拱手道:“在下正是,见过伯爷。”

这人有些柔弱了!

方醒逼视着他,见他不自然的避开眼睛,就皱眉道:“说吧,元阳可还在?”

吕辉的面色一白,吕伍就想说话,却被方醒举手拦住。

“你的秉性本伯自然会去查问,只想问问,可有了女人?”

吕伍的心中一凛,急忙就给吕辉使了个眼色。

方醒的到来让他一家震惊,等看到不是来拿人,而是叫了吕辉来之后,他的心中有个模模糊糊的念头。

此刻听到这个问题,那个念头越发的清晰了。

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却越发的后悔了。

而吕辉已经被方醒的眼神给逼得退无可退,心中乱作一团,下意识的说道:“有……没有。”

方醒皱眉看了边上的吕伍一眼,正好吕伍在给儿子使眼色,他就说道:“本伯做事……你觉得可以插手吗?”

吕伍心中一惊,急忙起来躬身请罪。

他致仕时不过是四品官,只不过是因为年纪大了,方醒给他面子而已,否则他哪有和方醒平起平坐的资格。

方醒盯着吕辉,冷冷的问道:“是有,还是没有?说谎……吕家保不住!这是本伯的话,你可以不信。”

吕辉顿时觉得脊背一沉,几乎难以承受那股压力。

他也有些醒悟了,心中懊恼的同时,就去看自己的父亲吕伍。

这是想求助。

方醒却失去了耐心,起身喝道:“说!”

“有!”

吕辉下意识的就说出了实情,随即马上下跪,身体摇摇晃晃的,懊恼不已。

能让方醒亲自来查看的婚事,那必然是他看重,或是皇帝看重的公主。

如此一想,那人选就呼之欲出了。

方醒点点头,面色稍缓,说道:“你很好,至少没有说谎。”

吕辉的心中一松,接着巨大的失落感让他几乎想瘫坐下去。

方醒侧身对失望的吕伍说道:“本伯来此之事……若是本伯听到外间有流言,想必馆陶这里也少不得要来些马匪……”

吕伍拱手道:“兴和伯放心,老夫定会管教好家中的人。”

方醒凝视了他片刻,然后点点头,说道:“本伯这就走了,记住,本伯今日没来过。”

他大步出去,身后跟着家丁,气势极盛。

皇家的气盛更盛,可却再和吕家无缘。

“父亲……”

在吕伍致仕后,吕辉科举无望,吕家实际上已经没落了。

而这也是那些人挑中吕辉的主因。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