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04章 强硬外交

第2104章 强硬外交

沃德不甘示弱的盯着洪保。

他的眼神能吓住军中最悍勇的士兵,所以他不认为看着没一点儿凶悍气息的洪保能撑住。

可洪保不但撑住了,而且神色越发的不耐烦,以及……不屑!

是的,就是不屑!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这等威慑,你们若是喜欢,相信兴和伯会告诉你们何为上国,而现在,咱家就想知道,谁做主?”

方醒若是在,沃德绝不敢连续两次试探。

方醒会把他的脸抽肿,顺带还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主随客便。

这点船队看似庞大,可当大明造出无数战船后,这些只是柴火罢了,就如同先前那四艘战船,被明军吊打的没有丝毫还手的能力。不过是一轮攻击,就已经濒临崩溃。

是的,随着能见度的提高,沃德已经看到了明军船队后面的那三艘法兰克战船,以及看似刚从魔龙的口中逃过一劫,却遍体鳞伤,随时都会崩溃的那四艘金雀花战船。

他心中一凛,想起先前的消息,再对了一下数量,发现明军没有丝毫损失。

“兴和伯是谁?大明的名将吗?”

沃德挥挥手,钟声敲响,旗帜挥动。

庞大的船队开始返航,一部分去了右边,他们将继续巡航海峡,控制海峡。

气氛陡然一松,洪保说道:“大明第一名将!”

是的,如今的大明,虽然没有经过官方认可,可在普罗大众的口中,在那些将士的嘴里,兴和伯方醒就是第一名将!

沃德的眼中多了神彩,说道:“期待与他相见,不管在什么地方。”

这是武将的跃跃欲试,说明金雀花充满了攻击性。

洪保觉得这货是在找死!

他淡然道:“作为朋友,你将获得他的友谊,作为敌人,你将成为他的功勋,以及京观上的一具尸骸,仅此而已。”

沃德的好奇心几乎不可抑制,但目前的关键是处置好大明使团,所以他遗憾的道:“那么下一步就去我国吧,国王对于遥远的东方一直很有兴趣和好感,相信你们会有一个舒适的行程。”

通译紧张的看着洪保,他担心大明会被金雀花人拉过去,到时候对于法兰克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洪保微微颔首表示感谢,却拒绝道:“不了,法兰克去了里斯本迎接咱家一行,不论公私,咱家都该先去法兰克。”

通译浑身在颤抖着,激动的溢于言表,以至于翻译过去的话攻击性十足。

洪保看到了这种态度,却很满意。

你要咄咄逼人吗?那就来吧,大明可不会怕什么……

沃德面色沉凝,说道:“要步行很远……”

洪保毫不犹豫的道:“咱家可以在岸边等待。”

他不会远离船队,那样的话变数太大。

沃德的面色转好,点头道:“那再好不过了,就在对面,我们会派人去告知法兰克人,并精心准备食物和住宿,希望让我们的朋友宾至如归……”

大风吹过,吹散了海峡中间的迷雾,也吹动了洪保的衣袂。

他点头同意,心中激奋。

这是大明在泰西的第一次,里斯本暂时不能计算进去。

大明在泰西的第一次强硬外交。

他在冒险,却得到了满意的收获!

……

“这是近几日收到的贿赂。”

府衙的大堂里,地上散乱的摆放着不少东西,大多是宝钞。

刘观神色轻松,带着些许不屑,说道:“那些人前倨后恭,被抓了之后家族中不断的送钱钞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世人啊!果真是愚不可及!”

“这是摇钱树,摇钱树被抓了,他们如何不慌?”

看着这一幕,方醒觉得有些轮回的古怪。

刘观不是好鸟,至少没有多少节操。

这厮喜欢喝花酒,也就是官妓。

他是左都御史,上行下效之后,有些御史也跟着荡漾起来。

而喝花酒自然是要花钱的,可御史们的钱哪够潇洒,于是收取贿赂也不可避免。

而刘观表面上看似清廉,可方醒却知道他的儿子刘辐很贪婪。

刘观肯定知道,并享受着这些钱财的好处。

现在是宣德二年了,朱瞻基渐渐稳住,并适应了皇帝这个职业,目光必然会投向各种革新。

而贪腐是帝王最痛恨的行为,刘观……这是感受到了危机吗?

杨荣和杨士奇对刘观可没有丝毫好感,可以说是欲除之而后快。

而朱瞻基显然也需要拿下一个重磅人物来彰显自己的反贪腐决心,刘观正当时。

欢欢在府衙的前面,方醒心中记挂着,就随口说道:“刘大人清廉,等报上去,陛下那边必然……”

“兴和伯何必这般。”

刘观正色道:“本官以前有些瑕疵,想来当真荒唐。如今明君在位,本官自然要痛改前非,好生为这盛世出一把力,不说史书留名,至少也无愧于心。”

方醒拱手,一脸的佩服,“刘大人一朝醒悟,方某佩服!”

“小儿还在前边,方某这便去了。”

方醒不想掺和这事,更不想听刘观的‘自我剖析’,所以找个借口就准备回去了。

“兴和伯留步。”

刘观指指那堆钱钞,示意收起来,然后和方醒一起出了大堂。

“那些人……本官想全部拿下,兴和伯以为如何?”

方醒止步侧身,皱眉看着刘观,说道:“刘大人想多了,此辈被人鼓舞几句就傻乎乎的想闹事,算不得什么。还是那句话,不值当,抽打一顿,他们会一辈子都记得今日的轻率和愚蠢!”

刘观面色不变,抚须沉吟道:“好,那就扔下不管,不过各地被拿了不少人……”

“送京城!”

方醒面无表情的盯着刘观,说道:“此事本伯只是监督,刘大人主动请缨……立功……赎罪,这些本伯却不好插手,努力吧。”

盟友,特别是志不同道不合的盟友之间,那必然是貌合神离。

方醒的话很直接,刘观却很适应。

“兴和伯说的好,本官这就安排下去,不过……陛下那边……”

这是个顺着杆子爬的角色!

方醒随口说道:“陛下那边必然会看到刘大人的努力,不会错过!”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