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00章 淡定而果决的洪保

第2100章 淡定而果决的洪保

“为了金雀花!”

那艘去报信的船已经脱离了船队,并完成了掉头转向的工作。

指挥官坚毅的带着船队直扑过去。

两支船队规模相当,可船的大小却相差很大。

金雀花这边的船是不大的巡逻船,而对方的船队里有两艘庞然大物,剩下的四艘船看着也很大。

实力悬殊,但终究需要一战!

“他们的速度比我们的快!”

对方在渐渐加速,炫耀式的开始了不符合海战要素的迂回。

但绝望的气息已经笼罩住了金雀花的船队!

速度是海战最重要的因素。

速度快,想打就打,想跑就跑,如果远程打击的武器再好些,那能磨死自己的对手。

指挥官打起精神,鼓舞士气道:“我们只要阻拦一下,后面的援军就会淹没他们,坚持住,准备射箭!”

……

而在对面,战船上的洪保放下望远镜,吩咐道:“叫通译来!”

一个被蒙着眼睛的泰西男子被带到了船头,洪保点点头,有人拉去他的眼布。

男子眨巴着眼睛,目光转动。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眼睛……怕是保不住了!”

通译猛地摇摇头,然后弯腰说道:“请明国的大人安排。”

“那是哪边的船?”

张旺指指对面的船队问道。

此刻他们脚下的战船正轻盈的向右侧迂回。

通译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肯定的道:“是金雀花人的船队,这里只有他们,法兰克人已经快要离开海洋了。”

洪保闻言冷笑道:“问也不问,倒是气势汹汹啊!看来这个金雀花果真是强横,大明……怕不是对手吧?”

张旺眨巴着眼睛,惊讶的道:“公公,不能吧?他们的船看着…….下官失言了。”

洪保一个眼神就逼住了张旺,然后吩咐道:“敌军凶狠,咱们的船上带着大批的货物,不能被抢了,所以……弄沉他们!”

张旺觉得洪保就是在睁眼说瞎话,他敢用自己的脑袋打包票,若是被那几艘船给靠近船队,他马上提刀自刎。

可洪保却要摆出虚弱的姿态,这分明就是想把那几艘船给坑了。

为啥呢?

张旺一边想着,一边指挥船队开始合拢。

四艘战船从左右再次靠拢,却成了以船舷迎敌的角度。

“公公!”

张旺最后请示着。

那通译知道明军火器的厉害,见金雀花那几艘船还在大胆的冲过来,脸上有喜色闪过,然后忧心忡忡的道:“大人,打沉了会开战!”

洪保侧脸,皱眉问道:“金雀花很厉害吗?”

通译点点头,说道:“很厉害,我们法兰克不是对手……他们还封锁着海峡,要是打起来了,咱们怕是进不去了。”

洪保点点头,就在通译微微失望时,那边张旺喊道:“公公,打不打……”

洪保叹息一声,说道:“他们再厉害,可咱家统率的却是大明船队啊!哪能退…….打!”

“全打沉!”

洪保的面色陡然变得狰狞,喊道:“都是些不打断手脚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天朝上国的蠢货!打!跑一艘咱家砍了你!”

张旺欢喜的道:“公公您就看好吧!”

“准备……”

甲板下的窗口纷纷打开,幽深的炮口露出来,里面有火头闪动。

后面的三艘船在拼命的跟过来,当他们看到前面已经是剑拔弩张时,船队的指挥官不禁欢呼道:“要开战了!愚蠢的金雀花人,自大的金雀花人,准备接受来自于东方的怒火吧!”

“法兰克万岁!”

一阵欢呼声中,甲板上的法兰克人都喜气盈腮。

这就是他们带着大明船队进入海峡的目的,否则在之前他们就会靠岸,然后走陆路去觐见皇太子殿下。

很狡猾,也很坦然!

在双方从里斯本出发时,指挥官就告诉洪保:法兰克的使团哪怕死的只剩下一人,哪怕断掉了双腿,他也会爬到大明,献上法兰克的国书。

指挥官记得洪保当时眼中的震撼和感动,所以他笃信明人会带着对法兰克的好感去挑战金雀花人。

不管胜败,不管明人的船队是否还能存在,法兰克都赢了。

这不是他能想出的计谋,而是来自于皇太子殿下身边的近臣,正在和金雀花人谈判的阿贝尔。

“大明万岁!”

一个令人诧异的声音传来,指挥官没有回头,他下意识的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噱头和口号,就振臂高呼道:“大明万岁!”

“大明万岁!”

就在这充满了友谊的欢呼声中,前方的明军船上有人在下令。

“马上进入射程!”

“等!”

张旺双手杵刀站在侧舷,死死的盯着逼过来的敌军船队。

通译紧张的眨巴着眼睛,他已经看到了对面甲板上的金雀花人。

他们不知道明人的武器是什么。

是的,里斯本人对法兰克船队来截胡大明使团很不满,虽然不便阻拦,却不配合。

于是通译,包括后面那三艘法兰克战船都不知道明人的武器是什么。

弓箭?

不,甲板上是有军士,可不算多。

他们有弓箭手,可同样有长刀和长矛。

这不专业!

曾经被金雀花长弓覆盖的法兰克人对弓箭手的重视程度几乎要走火入魔了。

那么他们的武器是什么?

难道他们要撞过去?

通译摇摇头,除非是明人疯了,否则不会用侧舷去迎击对手的船头。

他看了身边的洪保一眼,却很淡定。

海风吹拂着洪保的斑白头发,他昂首,傲然看着来敌,说道:“这是二桃杀三士,还是请君入瓮?”

通译不知道这两个典故,一个太监解释了,他几乎被吓尿了。

“不不不!大明是法兰克最重要的盟友,我们……”

洪保侧身看着他,冷冷的道:“那么是什么?这一路沿岸而行,为何不登陆?”

通译不是将领,也不是文官,他哪里能回答洪保的问题,于是只能面红耳赤。

洪保点点头道:“你还知道脸红,这还算不错,不过不管是什么,大明将无所畏惧!”

他尖声喊道:“传令,粮船挡住后面的三艘船,敢闯,杀!”

旗帜摇动中,后面的两艘粮船马上聚集了人手,弓箭和各种火蒺藜什么的开始聚集。

“停住!”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