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99章 海峡

第2099章 海峡

一道海峡分开了两个国家!

当两国之间都在觊觎着对方时,战争自然就不可避免。

延绵了几十年的战争让两国都有些筋疲力尽,可出于惯性,出于对失去的利益和获得的利益的不舍,战争依旧没有中断。

至少没有得到国家层面承认的中断!

漫长的征途终有停止的一日,两国已经停战几个月了,双方开始了谈判。

“我们需要和平,但却不会拒绝再次拿起弓箭,所以你们应当先确定谁胜谁败!”

多克矜持的朝着自己的谈判对手阿贝尔点点头,然后坐下。

阿贝尔有些恼火,他拍拍桌子,皱眉道:“是的,我们也不会拒绝拿起长剑,可你们为何走上了谈判桌?告诉我多克。难道你们还想占据着法兰克的土地吗?”

两人的身后站着几人,都是本国的将领。

多克喝了一口水,惬意的道:“听闻东方的那个国家有一种神奇的东西,泡水喝了能让人和神灵沟通,阿贝尔,据说你喝过?”

“没错。”

阿贝尔得意的道:“只是一小点,就让我的觉得浑身轻松。”

“味道怎么样?”

“有些苦,但又很香。”

“很奇怪的说法。”

阿贝尔想了想,然后失落的道:“就那么一点点,据说还是他们从天方那边带回来的,一路上毁掉了不少,就剩下了手心那么大一点,却让人难以忘怀。”

多克错开这个话题,说道:“这正是我们停战的原因之一,阿贝尔,你们在想什么?想要些什么?别忘记了,我们随时可以在此发动进攻。”

阿贝尔冷冷的道:“是的,可我们正严阵以待,而你们将会不断遭受失败,法兰克必胜!”

两人一阵沉默,身后那些将领都在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风度。

于是他们昂首挺胸,和对方对视着,努力幻想着自己的视线变为箭矢,把对手扎个窟窿。

多克很有耐心,因为现在主动权在金雀花的手中,他们还控制着海峡,就算是东方的大国来了,也只会走海路。

是的,目前泰西人认为要想去东方,就必须要走海上。

至于陆地,想想那该死的敌人吧,打了那么多年,他们依旧矗立在东西的交界处,卡住了泰西的脚步。

而阿贝尔却有些稳不住,法兰克也有些稳不住。

多年的战争之后,法兰克的国力损失很大,再继续下去,没有起色的话,按照国内的预测,法兰克将会迎来最危急的时刻。

是的,法兰克的底气不足!

所以大明就是他们用来平衡局势的砝码!

“那是一个庞大的国家,知道肉迷吗?”

阿贝尔露出了矜持的微笑,说道:“肉迷败于东方的哈烈,而哈烈……败于东方的大明……多克,这样的一个国家,金雀花能挡住吗?反正法兰克不是对手。”

多克看了一眼阿贝尔身后的法兰克将领,发现他们的神色都很轻松,就试探道:“你们和大明有联系?”

唯有这种可能,才能给目前处于窘境中的法兰克人以鼓舞。

阿贝尔微笑道:“谁知道呢……”

多克再次试探着问道:“他们过来……难道他们和肉迷的关系很好吗?能够得以从陆路过来。”

阿贝尔依旧在微笑,笑的神秘:“谁知道呢……”

……

海峡把两国劈成了两边,若是没有这道海峡,金雀花人肯定能合并法兰克。

是的,他们对这个假设深信不疑。

战船在海峡口子外游弋着,金雀花现在防备的就是口子外面的敌人,而海峡中间的两边都已经被他们控制住了。

五艘战船,作为巡逻那是绰绰有余。

所以他们很轻松,甚至有人在打赌,输的人就得跳进海里。

指挥官站在船上缓缓看着周围,听着身后那些粗鲁的水手们在用器官的名字在叫骂着,然后输了的人就被逼着跳下去,稍后用绳子拉上来。

指挥官惬意的吹着海风,身体在颠簸中很稳。

“法兰克已经不行了,他们在向我们求饶,但是我很讨厌这种局势。”

指挥官在发表对两国关系和局势的看法,自然有人过来倾听。

倾听是一种美德,当拥有这种美德的人越来越多时,发言的那人必定会飘飘欲仙。

指挥官就在飘飘欲仙,如同某种症状一般的兴奋,嘴角溢出了白沫,手舞足蹈。

“……法兰克应该聪明些,否则我们将横扫过去,我们将横跨海峡,然后水陆齐头并进,让金雀花的旗帜高高飘扬!”

“我们将会控制大海,我们将会……”

指挥官很不高兴,因为那些‘崇拜’的眼神已经移情别恋了,在瞅着他的身后。

这是想让我给你们小鞋穿吗?

指挥官皱眉,回想着自己刚才的演讲是否失去了活力和精神。

“船!船啊……”

前方一个水手突然指着指挥官的身后尖叫一声,声音尖利,却欢喜。

这里只有金雀花的船,从上次大战之后,法兰克就已经失去了在海上抗衡的能力,那么这是谁的船?

指挥官自信的缓缓回身,然后就看到了几个黑点。

里斯本人?

里斯本人对外扩张的野心瞒不过金雀花人,他们想趁着金雀花和法兰克连绵大战的时机扩张自己,强壮自己。

指挥官面露冷笑,喊道:“是里斯本人!金雀花从不畏惧任何敌人,从不!迎敌!”

钟声被敲响,旗帜在飞扬。

“金雀花人,迎敌!迎敌!”

甲板上的松散顿时一收,那个刚爬上船的水手顾不得穿衣服,马上就开始准备操作船帆。

长剑,长矛……最重要的当然是长弓!

那些脊柱异于常人的长弓手们已经就位,他们在检查着弓箭,然后冷静的等待着敌人。

稍晚敌人的甲板将会成为一片‘森林’,指挥官对此深信不疑。

“迎击!”

指挥官秉承着金雀花人的进攻精神,长剑指向前方。

海风鼓吹着船帆,五艘战船开始前进。

今天的天气不错,海况也还好,所以当双方的距离不断被拉近时,很容易就能观察到对方的动向。

“六艘船!不,后面还有三艘!”

瞭望哨的声音渐渐尖利起来。

“它们好大!好大啊!”

指挥官的面色渐渐沉凝,他甚至在想着是否要派一艘船回去报信,让舰队做好迎敌的准备。

但他现在只想大骂瞭望手:你好歹把对方的船究竟有多大说清楚不行吗?还有船型,船帆多大……

“好大……他们分开了!他们来了!”

“他们很大!比我们大了好多……这是大人和孩子,不!”

“这不是我们能建造的船型!”

指挥官低声吩咐道:“回去一艘船,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并转达我的话……”

他看着前方不断逼近的那六艘船,坚定的道:“我将和我的船队一起沉入海底,而在此之前,敌人不可能驶进海峡!金雀花万岁!”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