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97章 网开一面(为盟主‘放屁、’贺,加更)

第2097章 网开一面(为盟主‘放屁、’贺,加更)

奶娘哄孩子的声音在室内轻轻传开,三太太定定的看着脚下,幽幽的道:“国公府主动承认了投献,该还的都还了回去,可是大嫂,其他人呢?我们呢?”

吴氏只是冷冷的看着外面的阳光,觉得身上有些冷。

从来利益都是豪门大宅的主宰,什么亲戚,大多都是在盯着那点好处,没有好处,你就是穷在闹市无人问!

二太太叹息一声,声音在室内响起,让人竟然有些毛骨悚然的害怕。

“大嫂,多少人家都靠着田地过活,没了田地就没了体面,每年那点爵禄俸禄有什么用?大哥这么一弄,外面都说咱们张家是枯名钓誉,用大家伙的前程给陛下表忠心呢!还有……”

“够了!”

吴氏轻喝一声,目光定定的看着前方,说道:“勋戚都有田地,加上爵禄,一家子的体面如何没有?贪婪!都是得陇望蜀之辈,也不想想如今的陛下是什么秉性,找死呢!”

三太太反唇相讥道:“大嫂,陛下赏赐给国公府的土地多,还有不少生意红火,你当然不担心这些,可我们呢?”

二太太也苦笑道:“家中算了一下,若是那些田地都还了去,怕是只能艰苦度日了。”

吴氏板着脸道:“当初分家时给了你们不少田地和店铺,如今过来哭穷,这是谁的主意?”

她冷冷的看着三太太说道:“这是国事,国公爷说了,此事关系重大,几可影响社稷安危,你们锦衣玉食惯了,可终究要记得什么才是该拿的。”

二太太和三太太还想说,吴氏起身道:“此事外界的话不要乱传,国公爷可是会……”

长兄如父,张玉战死之后,张家就是张辅在拉扯着。

而那两个弟弟就是张辅帮衬着成长。

如今两位妯娌上门,要说这里面没有张輗和张軏的意思,打死吴氏都不会信。

所以她强硬的送走了两位妯娌,然后让人去给张辅通气。

张辅得知后,就让人去两个弟弟家中敲打了一番。

可这事却无法遮掩,权贵们的不满在渐渐孕育着。

要解决很很简单,宫中随便含糊的表个态,暗示不会清理权贵们的田地,此事自然消弭。

可宫中却没有声音!

……

“拿下!”

刘观在府衙中放下名册喝道,随即有人出去通报,快马出发。

这便是另一个刘观,雷厉风行!

他交代完毕之后,就叫人弄了一碗面条来。

从早上到现在,他一直在接收和处理各地传来的信息,而知府陈扬已经成了摆设。

摆设不可怕,可怕的是源源不断传来的消息显示:河间府的吏治也不容乐观。

这是陈扬的锅,所以他有些惶然。

刘观可是都查院的大佬,而且他此次主动请缨来河间府,分明就是来献上投名状,向皇帝效忠。

这样的人…..他会不会把我拿下当做见面礼?

“兴和伯来了。”

就在陈扬想私下向刘观屈服时,外面却来了方醒。

“兴和伯整日带着两个孩子游山玩水,好不逍遥,让人羡煞啊!”

刘观瘦了些,不过精神却越发的健旺了。

方醒拱手道:“两个孩子留在北平有些不安,就接了过来,小的那个一到晚上就哭,让人头痛啊!”

两人随意寒暄几句,刘观就介绍了一下情况。

“……聚宝山卫果真是虎贲,即便是有不臣,那也是顷刻覆灭,本官倒是坐享其成了。”

不臣!

这个家伙果真是够狠啊!

刘观对那些反抗士绅的定性比方醒还狠,这就是他的投名状。

等面条来了之后,方醒招手叫走了陈扬,让刘观在里面吃面。

府衙里有些花树,基本上看不到闲人。

“兴和伯,下官怕是……”

陈扬终究忐忑,所以就试探着问了一下方醒对自己的看法。

是杀是剐总得有个说法吧?

“好生配合,否则……”

刘观的敲打和威慑是一回事,可文官之间的手段大抵都在预测中,所以方醒需要来威胁一番。

陈扬的面色一白,就在方醒准备继续威慑一番时,他却突然闪到了边上,那里有一堵墙正好挡住了前方的视线。

他急匆匆的跪在地上,泪水滑落,哽咽道:“伯爷,下官有罪,恳请伯爷看在下官配合的份上,从轻发落。”

方醒皱眉看着他,问道:“你没和刘大人说?”

陈扬低泣道:“下官不敢啊!下官当时犯了糊涂,后来就收手了,那些钱钞都……”

贪腐就是贪腐,这个没得谈。

方醒摇摇头,准备转身回去。

“伯爷!

一声悲鸣之后,陈扬就膝行过来抱住了方醒的大腿,仰头道:“伯爷,那些钱钞下官当时都换做米粮,送给了那些孤寡啊!下官……悔不当初……”

方醒低头,沉声道:“真假?骗了本伯,你会知道都查院是如何的仁慈!”

陈扬泪流满面,鼻涕从鼻孔两侧往脸颊上流淌,最后在耳畔消失。

“伯爷,下官保证所言是实,否则愿意千刀万剐啊伯爷!”

丑态百出的陈扬让方醒有些厌恶,不过此时最重要的是稳住河间府,任何一份力量都不能削弱。

他想把陈扬弄进去,哪怕他把贪腐的钱财全都捐献出去,依旧让方醒无法容忍。

可这便是妥协,若是拿下陈扬,河间府就少了一位熟悉情况的官员。这对于目前清理之事有些麻烦,甚至会引起有心人的借用。

这些念头不过是在方醒的脑海中瞬息闪过,他面无表情的道:“去找刘大人交代清楚,若有差池,罪加一等。”

“多谢伯爷!”

陈扬狂喜着,居然叩地有声,让方醒不禁暗自唏嘘。

他步出府衙,大门外,土豆带着欢欢正蹲在边上,俩孩子正在看着那些行人交流着。

“……大哥,那是什么?”

欢欢指着一个妇人手中拎着的东西问道。

土豆仔细看看,就说道:“那是鹅。”

“鸡鸡鸡!大哥,是鸡!”

欢欢挪动着,挪到了土豆的身后躲着,探头探脑的看着那个妇人手上的大鹅。

“那是鹅,咱们家就有的,看家护院很厉害。”

“大哥,鸡咬人!鸡咬人!”

“不会,大哥会打它!”

土豆很有大哥的模样,这让方醒很欣慰。

可欢欢却有些倒霉,连鸡都能啄他的小牛牛一口。

这孩子不该倒霉的啊!

方醒就在俩孩子的身后站着,左右有家丁看似懒散的在盯着,安全无虞。

“老爷,少爷这两日都好好的呢!”

要弟崇拜的看着方醒,觉得解缙说的再没错了,只有方醒的煞气才能压住欢欢身上的晦气。

“这只是惯性罢了,改了就好!”

方醒若有所思的进去。

“兴和伯来了?陈大人出去看看吧,好歹收拢些人心。”

刘观对陈扬的态度变得和煦了,方醒对此心知肚明,等堆笑着的陈扬出去之后,就问了情况。

“差不多,他的事本官已经查清了,没有错谬,否则……”

两人相对一视,都觉得陈扬算是逃过一劫。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