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96章 卖身

第2096章 卖身

河间府的府衙里,刘观冷眼看着堂外的官吏,说道:“河间府不靖,有人与山东的乱臣贼子勾结,意图……”

千万别是谋反啊!

那些官吏们都暗自叫苦:若是被定性为谋反的话,在场的大多会倒霉。

“……意图相互呼应,为山东那边的清理找事,找麻烦!这是……”

“这是对朝中的挑衅,这是对陛下的不敬!”

刘观的面色渐渐红了起来,他挥舞着拳头喊道:“要严惩!”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点点头。

旁人的死活他们大抵是不在意的,只要不追索到自己的身上,你刘观想怎么折腾都没问题。

刘观杀气腾腾的道:“那些人都不简单,本官以为,他们必然是对清理士绅优待恨之入骨,这样一群人就在京城边上,让陛下如何安心?”

刘观和方醒的态度不同,他定调子时很慢,而且还讲求个顺理成章。

若是方醒在,只需一句乱臣贼子即可,然后动手。

“告知各地,河间府马上清理投献,谁若是敢……”

刘观的眼中多了冷厉之色,右手并指如刀的挥斩下去。

“为了陛下,为了大明,这等乱臣贼子,当诛!”

随着刘观杀气腾腾的宣言,快马奔驰在河间府各处,带去了最新的决断。

“清查投献!清查投献!”

快马在大道上疾驰着,目标却是京城。

消息被最快送到京城,随即京城就诡异的寂静了。

——兴和伯方醒召回聚宝山卫在外人马,分驻河间府各地。

——左都御史刘观坐镇河间府,指挥若定,有力的震慑着那些乱臣贼子!

方醒居然把主动权拱手让给了刘观?

这是大家的第一个疑问!

而刘观不留余地的清理投献,这是第二个疑问,让人头皮发麻的疑问!

“方醒这是让刘观奉上投名状和忠心,他就在边上冷眼看着,而刘观就是个蠢货,为了仕途居然……”

“居然卖身了!”

刘观的名声本就不好,这一下更是被不少人钉在了佞臣的‘耻辱柱’上。

而方醒叫人把长子送到了身边,此事怎么看都带着诡异。

从方家庄传出来的消息:因为动了河间府,方醒担心自己的长子被人下黑手,皇帝也鞭长莫及,无法兼顾,只得让家丁送了过去。

“这是示弱啊!”

金幼孜无奈的道:“谁敢去动他的长子?谁敢去动他的妻儿?按照他的秉性,那便是不死不休,而且是蔓延三族的惨烈,谁敢?”

他搀扶着黄淮在值房外散步,眉间多了忧愁。

黄淮的面色好了些,咳嗽也少了些,他轻轻挣脱了金幼孜的搀扶,说道:“那是姿态,给陛下用的姿态,你想想,他方醒连妻儿都保不住了,可见京城权贵的嚣张跋扈,陛下不就想要这个名头吗?”

金幼孜担心碰到他,就闪开了些,说道:“谁说不是呢!此事瞒不过咱们,只是有些蠢货别被哄了,然后去**一番,到时候不说陛下的处置,方醒那人会借机弄死几个,好歹也能为以后京城的清理立威。”

金幼孜心中一惊,侧身再次搀扶住黄淮,低声道:“方醒这是有意的?”

黄淮点头道:“应该是,而陛下估摸着是默许了。”

“河间府一下,整个北方都会风声鹤唳,特别是京城,那些权贵很难应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一下就乱了。”

黄淮叹息一声,说道:“陛下要的是江山,要的是令行禁止,如臂使指。而那些士绅就是拦路的虎狼,不把虎狼的利爪和利齿给收拾了,这路如何通畅?”

金幼孜点点头,有些阴郁的道:“可终究是……打压太过。”

黄淮意味深长的道:“别想那么多,陛下是不肯被捆住的,那些人在文皇帝驾崩之后就开始了打算,可最愚蠢的就是让当今陛下警惕了,他从仁皇帝的身上看到了皇权的危机,于是那些人自然就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可却还在洋洋自得,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朱高炽在位的时间很短,从开始的合作无间,到后面君臣渐渐离心,不过是权利在作祟。

而权利的争夺却让朱瞻基警醒了,他认为君臣之间就不该出现洪熙朝那种氛围,那不正常!

所以…..

“不是臣压倒君,就是君压倒臣,你明白吗?这时候文皇帝的教导就出来了。”

金幼孜苦笑道:“不止,方醒在背后不知说了多少士绅和文官的坏话。”

黄淮止步,看着前方的屋檐,喃喃的道:“没把柄他怎么说?还不是那些人贪婪,处处皆是错处?”

金幼孜突然笑道:“他这下可得罪了不少权贵,包括他的舅兄。”

……

英国公府的收入不少,但开销同样不少。

而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田地的出产。

吴氏看着襁褓里的孩子,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周围的丫鬟和嬷嬷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襁褓里的那个孩子的脸上。

这便是张懋,让整个英国公府沸腾的孩子。

其乐融融间,外面来人禀告道:“夫人,二太太和三太太来了。”

吴氏的脸色渐渐淡了,她把孩子递给奶娘,说道:“请进来。”

没多久,两个妇人就笑眯眯的来了。

这二位就是张辅的两个弟媳,张大车和张小车的媳妇。

“嫂子,这孩子看着可真健壮啊!想来定然能承袭了大哥的武勇,好歹把国公府支应起来。”

二太太先是夸赞了孩子,然后又夸赞吴氏产后恢复的好,比以前看着多了风韵……

三太太看到二太太说的热火朝天,也勉强赞了几句,只是看向那个孩子的目光难免有些黯然。

国公府自然是要传承下去的,可张辅许久都没有一个继承人,如果延续下去,他必然只能从他们两家的孩子中挑一个出来过继。

张懋的出生就打破了这个幻想,不由的她们不黯然遗憾。

吴氏只是随口应付着,不失礼罢了。

二太太说了一通好话,然后喝了半杯茶,这才说了正事。

“大嫂……”

二太太看了周围的丫鬟嬷嬷一眼,吴氏暗自叹息一下,然后摆摆手。

除去奶娘和孩子之外,屋里就只剩下了这三位妯娌。

吴氏淡淡的神色并未阻止二太太的话,她低声说道:“那位妹夫可是动了河间府!”

吴氏淡然道:“那又如何?咱们妇道人家只能在府中帮衬,万万没有干涉政事的道理。”

三太太忍不住说道:“大嫂,外间有人说了,清理投献最终要弄到咱们的头上来!国公府中在山东的地可都交了……大嫂,那些勋戚们可是有话说……”

吴氏冷冷的问道:“他们说了什么?”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