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94章 示敌以弱(感谢“小脾气”的盟主打赏,生日快乐)

第2094章 示敌以弱(感谢“小脾气”的盟主打赏,生日快乐)

你还好吗?

可曾忘却了我?

你……有了家人,怕是已经忘记我了吧……

我是谁?

你知道吗?

……

要弟渐渐的恢复了精神,和以前看似并无二样。

只是欢欢的倒霉依旧,每日不是碰头就是撞腿,或是吃饭打嗝不停,拉粑粑拉到裤子里……

莫愁开始忧郁了,当欢欢不小心被养的一只鸡啄了一下小牛牛之后,莫愁终究是忍不住了,就带着欢欢去了方家庄。

……

——我看着城门许久了,却没看到你的身影。

当到了方家庄时,要弟突然觉得自己就是方醒说的神经病,脑壳痛的毛病。

但她依旧不能理解方醒有三个妻妾的事实,所以神色僵硬,只是护着莫愁母子。

“这样啊?”

张淑慧和小白都有些不解,不过对于未知的力量,她们并没有方醒的蔑视和不屑,所以很是慎重的叫人去问了解缙。

“夫人,解先生说此事怕是有些夙缘,寺庙道观里可能消磨不去,非得要老爷用煞气磨一磨才行。”

张淑慧一听就有些懵了。

她相信解缙,这是方醒的交代:在他不在家时,除去家丁之外,第一可信任的人就是解缙。

小白犹豫了一下,看到被端端带着在外面玩耍的欢欢后,心中一软,说道:“夫人,要不去庆寿寺请明心大师看看吧。”

张淑慧摇摇头,想起自从上次在庆寿寺遇刺之后,方醒对庆寿寺的警惕,就说道:“夫君说佛道不可凭,自强才是真,这样吧,让人……要弟去一趟?带着欢欢去,去河间府。”

莫愁马上就拒绝道:“夫人,老爷是有军务,万万不可为了欢欢的事去坏了规矩。”

张淑慧却没有什么顾虑,说道:“让土豆带着欢欢去,没人会说什么。”

她是大妇,方醒不在,土豆和平安未成年,那么一切都是她说了算。

所以莫愁忐忑之余,却只能看到土豆被叫了回来,然后要弟跟着,几名家丁护送着马车,随即呼啸而去。

“夫人,土豆还小呢!这一路要是有贼人盯着……”

小白觉得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昏招迭出。

莫愁已经是失魂落魄,频频望向外面。

“夫君在河间府有些尴尬,这次去的时候陛下就没给夫君旨意,所以这就是陛下在善待夫君,让刘观去做事。如今京城中多少人在骂咱们家?那就把孩子送去,让陛下和天下人看看,咱们家不会退!”

张淑慧的面色冷冷的,方醒临走前的话还在耳边回响着。

——别担心,陛下不会卖了我,河间府只是对弈,为夫只是看戏的,只要确保忠心就无事。

而方醒才走,京城就有些风云不定,其中数对方醒的诽谤最为夸张。

留下平安,这是人质,不是对皇帝,而是对京城各方的交代。

土豆带着欢欢去河间府,这就是姿态!

……

“陛下,兴和伯家的长子出城了。”

俞佳有些忐忑的偷瞥了一眼,却看到了冰冷。

“方家的家丁护送,还有那个妾生子也去了,据说是因为他比较倒霉,兴和伯夫人就让送去河间府,让兴和伯镇压邪祟。”

俞佳忐忑,朱瞻基放下奏章,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的宋老实见他出来,就喜滋滋的道:“陛下,有花开了,好香!”

朱瞻基见他的双手有些皴裂,就皱眉道:“给宋老实看看手。”

后面的俞佳心中一震。

以前大家以为宋老实只是皇家的吉祥物,陪衬而已,所以没人欺负就算是给了面子。

可朱瞻基刚才的礼遇却不大寻常。

“陛下,不冷呢!上次公主给了奴婢肉干,娘说好吃,奴婢家中欢喜了许久呢!”

朱瞻基微笑道:“那就好,记得不许把点心放坏了。”

宋老实顿时就像是遇到了人生难题,愁眉苦脸的道:“陛下,奴婢想留给娘呢。”

可那会坏啊!

而朕不可能为你再次坏了规矩,隔几日就让你娘在宫外等着,而且还有赏赐。

“陛下,公主好像瘦了呢!奴婢问了是不是没肉吃,公主还笑了,陛下,公主好看呢!比奴婢见到的女人都漂亮……”

这个蠢货,真是找死啊!

谁敢议论婉婉?

宫中没有,哪怕是最受皇帝宠爱的孙氏也不敢。

因为皇帝会为了这个妹妹受委屈而勃然大怒,然后谁的面子都不给!

俞佳的眸色微冷。

“能吃饱吗?”

朱瞻基却再次出乎了俞佳的预料,并没有觉得宋老实越矩。

宋老实皱眉道:“陛下,好些肉呢,奴婢说太多,他们才肯分些给别人。”

这就是个憨货啊!

连和衷共济都不懂的憨货!

那些人是怕你在皇帝的面前告状啊!

“…….奴婢听他们说,吃肉多了会胖,然后就能做掌印太监,可……”

宋老实的话让人发噱,可朱瞻基却眉头轻皱,嘴角似乎带笑。

冷笑!

“……奴婢觉得自己不行呢!若是奴婢做了掌印太监,肯定会耽误事…….想了许久,奴婢几宿没睡好,最后觉得还是不了,就扫地最适合奴婢……”

俞佳的面色渐渐的有些变了。

尴尬!

朱瞻基看着远处那些太监在洒扫,几个宫女抱着花瓶走过。

花瓶里插着刚摘的花,红绿相间,搭配的很合适。

“红花终究还得绿叶陪衬……”

朱瞻基莫名其妙的说了一截话,然后说道:“兴和伯……昨夜提议带土豆过去,你可知道这里面的用意?”

俞佳脱口而出道:“示敌以弱?”

说完他就后悔了,正准备请罪时,朱瞻基却赞许道:“你倒是有些眼力。”

瞬间俞佳连肠子都悔青了!

作为皇帝身边的太监,被这么夸奖可不是好事!

“因为动了河间府,京城权贵们恼火了,连兴和伯这等重臣都只能带着长子在身边,担心被人给害了,你……说说,这是谁的大明?”

朱瞻基微笑道:“朕连兴和伯的长子都保不住,害的他要带在身边,你说……这是谁的大明?”

俞佳的脸上全是汗水,他跪在地上,在宋老实诧异的眼神中,垂首说道:“陛下,奴婢妄言,有罪。”

朱瞻基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目光森严,淡淡的道:“有眼力是好事,但要……管住自己的嘴。”

俞佳急忙请罪,他想起了昨晚自己和一个小太监无意间的对话……

“公公,大晚上的兴和伯还进宫,这是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没有的事……”

他当时不该搭话,而是应该呵斥那个打听消息的太监,进一步要让人去调查他的背后是否有人。

朱瞻基出去了,俞佳爬起来,低声吩咐人去查昨晚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太监,然后才跟了出去。

走下台阶,他就看到朱瞻基在前,宋老实在右侧方落后一点,正喜滋滋的说话。

朱瞻基不时点点头,显得很是惬意……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