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92章 刘观!刘观!

第2092章 刘观!刘观!

“刘大人,陛下召见!”

从神仙居到都查院不算远,可刘观的速度却很慢,后面更是下马步行,边走边活动身体。

他对着来人微微点头,从容的道:“本官马上就去。”

这是他预料中的事:方醒赶着时辰进城,必然是有急事或是大事,那么皇帝今日肯定会召见重臣。

所以他从容而去,潇洒自然。

……

莫愁有些愁眉苦脸的牵着欢欢出来,说道:“早上坐着打盹都能磕到头,这孩子真是…..要弟,你这是怎么了?”

从去年开始,莫愁就发现欢欢有些倒霉蛋的趋势,经常遇到倒霉事。

欢欢揉着有些发青的额头嚷道:“娘,饿。”

要弟正蹲在角落里发呆,闻声抬头,额头上一个包。

莫愁一愣,就问道:“谁干的?”

她有些生气了,虽然她不喜欢拿方醒的名头来压人,但要弟不同,动了要弟,那就和动她差不多。

欢欢也愣住了,他挣开莫愁的手,走到要弟的身前,皱眉道:“打!”

往日见到欢欢额头上的青紫时,要弟早就把他搂在怀里心疼了。

可今天她只是呆呆的,脑海中那个云淡风轻的微笑却再也消磨不去。

于是上午她做事就有些神不守舍,不时瞟一眼外面。

那人就是刘观。

而刘观的名声不大好,以往要弟自己就调侃过他。

可只是一个微笑,要弟这座老房子眼瞅着就有些要升温的趋势。

……

大殿中,群臣行礼,然后不时瞥在武勋那堆里站着的方醒一眼。

这货回来没好事啊!

而且多半是和山东有关!

这人以打击儒家为己任,上次弄垮了那家的围墙,这次他究竟是干了什么?

一时间众人只是在揣度着方醒在那边究竟是弄了什么大爆竹,却没注意到今天的刘观格外的精神和……

正义凛然!

一番礼节之后,方醒出班了,大家的注意力瞬间集中,连呼吸都轻了几分。

“陛下,河间府有人勾结山东士绅,想鼓噪联络,让山东清理之事无功,甚至糜烂一地。”

方醒的态度比刘观更从容,他昨晚睡的不错,精神十足,已经做好了应对诘难的准备。

“臣察觉后立即令人取了口供,随后按照名册拿人,如今那些人犯都在河间府,稍后会送到京城。”

方醒简单的说完了,话不多,信息量却有些惊人。

有人暗喜,然后身体往后缩缩。

有人忧愁,看向方醒的眼神中多了些恼怒。

有人面无表情,不知喜怒……、

半响居然无人出来说话,朱瞻基说道:“河间府靠近京城,一旦动摇,那便是大明动摇,其心可诛!”

定性了!

杨荣出班道:“陛下,京城……”

话不用多说,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杨荣的担忧是什么。

风暴一旦席卷到京城,这就是敲山震虎,那些权贵会是什么反应?

张辅也有些不安,英国公府在山东也有不少地,此次清理他派人去看过,并交代要全力配合。

可别人呢?

而且山东清理还不算,方醒居然把魔爪伸进了京师地界,这是什么?

挑衅!

张辅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得到的反馈却不容乐观。

人心永不知足,不管是否愿意配合朝中清理非法投献,可事情没到自己的头上时,总是想着多拿一年算一年。

按照大家的预估,京城清理应当是放在最后。

可这个最后如今就被方醒不经意间给捅到了前面。

刺骨之痛啊!

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如今这人就准备杀了自己的父母,怎么办?

这也是朱瞻基所担心的。

他担心这些权贵的反扑会让他痛失股肱。

所以他在盯着群臣的反应,结果有些失望和不出预料的冰冷。

没人反驳,没人提意见。

可这比大声的驳斥和不屑的提意见更让人心中发冷。

朱瞻基的心中一冷,却不肯低头。

你们要来软对抗吗?

要私下动手吗?

那就来吧!

瞬息朱棣的教导就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强硬!

他的面色渐渐冰冷,神色严峻。

他准备要强硬的彻查河间府,然后以此为引子,提前和权贵较量!

“陛下……”

就在此时,却出来一个让朱瞻基都感到意外的人。

刘观!

他能说什么?

和稀泥?

就在朱瞻基和群臣觉得不耐烦的时候,刘观环视一周群臣,然后朗声道:“陛下,臣以为河间府之事不可轻忽,若是放纵,臣敢断言,京城必然不靖……”

这人喝多了?

还是被人下了迷魂药……

在朱瞻基登基之后,刘观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大多是随大流,只是守着都查院那块地盘,警惕的盯着外界。

谁都别想抢我的地盘!

如今这条‘守户之犬’居然出来冒泡了!

而且还把目标指向了权贵们,站在了皇帝和方醒的一边。

这人疯了!

“……山东之事已然如火如荼,此时京师多有观望,更有甚者……在暗中勾结……”

大义凛然的刘观说话时不时看看左右,目光坚定。

“臣以为当清理河间府士绅优待,否则一府之地惶惶不安,进而京城不安……”

这是建议皇帝马上对河间府动手!

好一条疯狗啊!

几双冷冷的眼睛盯住了刘观!

刘观却浑然不觉的继续说道:“既然要动,臣以为就该快些,否则就会给那些心怀叵测者留下机会……”

卧槽尼玛刘观!

原先冷冰冰的目光变成了杀人的目光!

预料之中的攻击并未发生,而刘观的态度和以前截然不同,更是让方醒好奇。

他好奇的看着慷慨激昂的刘观,觉得这人大抵是……

他想起了李二毛说过的话:都查院内的御史们对刘观并无多少尊敬。

这是要破釜沉舟吗?

这样的盟友要不要?

能不能要?

方醒瞬间想了许多,就看向了朱瞻基。

朱瞻基的神色淡然,但脸上却柔和了些。

“……京城大,要多方关注才是,若是有逆贼……臣愿提剑杀贼!”

刘观躬身回班,浑然没把那些含义不同的关注放在眼里。

“陛下,刘大人所言甚是。”

杨荣一直在冷眼旁观,见方醒第一个跳出来赞同刘观的话,他不禁深深的叹息着,然后出班道:“陛下,山东在清理,京师需要稳定。”

这个理由很强大:京师需要稳定!

就在不少人以为朱瞻基会趁机扩大化时,他却赞道:“杨学士果然是老成谋国。”

就在大家以为皇帝要偃旗息鼓时,他却起身道:“清理河间府!散了吧!”

行礼告退,方醒刚转身,刘观就走了过来,微笑道:“兴和伯可是要马上回去吗?”

方醒也笑了一下,说道:“方某先回家看看妻儿,随后就赶回河间府,清理……”

能说出安排,这就是朋友的关系。

刘观的眼神微动,说道:“本官倒是想请命去一趟,好歹也见识一番那些人的嘴脸,只是……却不知兴和伯那边可需要帮手?”

着近乎于赤果果的表态让方醒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些,他侧身微笑道:“刘大人,陛下总是喜欢富有主动性的臣子。”

刘观拱手道:“多谢兴和伯提点。”

他转身去找人,准备请见皇帝。

群臣见两人刚才的亲密,顿时各种揣测都出来了。

“狼狈为奸!”

刘观突然站队皇帝和方醒那边,对于群臣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