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91章 求变

第2091章 求变

方醒进京了!

为了赶路,连战马都跑死在城门处。

消息总是很快,晚饭时许多人都在用不同的语气和态度在谈论着这件事。

方醒在河间府震慑山东,按理是不该擅自离开的。

他来了,必然就是有事。

在目前这个背景下,不由的不让人心中揣度。

方醒进宫了。

朱瞻基正准备吃晚饭,听到他求见的消息,也有些惊讶。

这算得上是擅离职守了。

等方醒来时,一脸的疲惫,朱瞻基赶紧叫人弄了一碗羊肉汤来。

羊肉汤很鲜美,方醒几口喝完,然后就请罪。

“……河间府有人串联,臣担心影响扩大,直至京城,所以就下令按照口供拿人……”

朱瞻基也在喝汤,他没方醒那么粗鲁,直接端着碗喝,而是用调羹缓缓享用。

“……那些人大多……劣迹斑斑,流放有余。”

朱瞻基的手拿着调羹停滞在小碗上空,然后缓缓送到嘴边,喝了汤。

“没了?”

“没了。”

方醒很坦然,也很无赖。

这是制造既定事实,却让朱瞻基被动了。

朱瞻基喝了汤,然后起身,和方醒一起出了暖阁。

天黑了,宫中灯火点点,和天上的星辰对应着。

朱瞻基到外面,站在台阶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上次我说过……京城怕是不易,权贵也在兼并,你……终究是去试探了。”

方醒站在侧面,两人的周围就只有宋老实。

宋老实摸摸怀里的油纸包,心满意足的夹着扫帚,继续当着‘大内第一侍卫’的角色。

“是的。”

方醒没有否认:“京城终究要先稳住,否则处处掣肘,河间府就在山东与京城之间,动一下,既不会让京城惶恐,也不会无足轻重……”

朱瞻基面色复杂的看着夜空,“你这是要背锅吗?”

一旦失败,由不得朱瞻基做主,方醒将会是佞臣、奸臣,史上能排上名号的坏种,自然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清除优惠终究影响深远,耗时不少,若是停滞于此,其它的革新怎么办?”

方醒喃喃的道:“咱们都还算是年轻,可终究抵不过时光的牵连,若是现在不弄清楚,以后谁能弄?谁敢弄?”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朱瞻基心中一震,侧身看到了方醒脸上的严肃。

“玉米……”

“玉米他们不行,除非在你这打下基础,否则他们必然不行。”

星辰渐渐绚烂,方醒呼吸着清爽的空气,说道:“那些被抓的人绝对没有无辜者,我不会让你的声誉受到影响,至于京城的反应,估摸着没几个人敢招惹我吧,毕竟人称宽宏大量……哈哈哈哈!”

笑声在夜色中显得有些孤独。

朱瞻基并没有笑,他听着方醒的笑声,突然觉得很累。

身心俱疲!

“我们要继续努力,大明还差得远呢!”

方醒的声音带着些许振奋,他恢复了斗志,这对朱瞻基来说算是个好消息。

“士农工商,加上权贵,弄清楚了这些,大明就算是安稳了,至少能多活三百年。”

朱瞻基走下去,声音低沉:“大明……能活多少年?”

“三百年?”

他回头问了方醒,却不想要答案。

“前汉延绵,前唐……大明和前唐有相似之处啊!”

朱瞻基瞬间大脑清明,就像是接通了浩瀚的星河,无一不清晰。

“短暂的兴盛,随即陷入漫长的衰弱中,最后渐渐消亡……大明可是会这样?”

星辉洒在殿前,点点反光,反射在朱瞻基的脸上。

“可能吧。”

方醒不能确认自己对大明的影响多大,哪怕鞑靼和瓦剌已经消亡,倭国成了瀛洲,交趾变成了布政司……

可时移世易,不管是哈烈还是肉迷,包括对大明抱着警惕的泰西,天知道以后会引发什么规模的对抗。

如果后续大明自己作死,这些敌人将会毫不犹豫的发动进攻,正如明末时的那样,先是内部混乱,烽烟四起,然后外敌窥探,寻机入侵。

“总是内部要先乱起来,然后外敌才有机会,所以……还是要先清理内部。”

……

夜禁了,方醒走在京城的街道上,不时前方的家丁会和闻声来查看的人交涉。

交涉的声音很小,五城兵马司的军士也知道此时能出现的非富即贵。

方醒想回家,想闺女了。

家是回不去了,只能入住客栈。

能在这个时候还有大批客人入驻,客栈的掌柜欢喜的叫人去煮饭弄菜。

方醒坐在大堂里,大门敞开着,夜风卷入,微凉。

晚上已经没那么热了,无数人家都在纳凉。

条件差的就是一壶粗茶,好的自然要精致许多。

刘观就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边上一张小桌上摆放着一壶酒,以及几道小菜。

“方醒进京了。”

他在自言自语着,眼神迷茫。

仕途如生命的旅程,不想停,要一直走下去,越走越高,越走越……孤独!

不只是帝王感到孤独,重臣同样孤独。

到了这个境界,你无法去彻底信任一个人,哪怕他救过你的命亦是如此。

刘观觉得自己的仕途已经不会再前进了,一点儿可能都没有。

皇帝对他有些不耐烦,幸而他能体察圣意,好歹把都查院控制住了,否则在去年皇帝就想换掉他。

右都御史王彰在盯着他,只要皇帝流露出换人的意思,刘观绝对相信都查院内部会兴起一波‘倒刘’风潮。

有人说他不是君子,就不该来都查院任职。

都查院都查院,那是要纠察风气的地方,不是君子你进来干吗?

而且还是左都御史,谁会服你的领导?

于是他在都查院的日子颇为不好过,多次交换和迂回,这才渐渐的控制住了下属。

不过这些都是虚的,难免会因为某些变故而烟消云散。

“君子……”

刘观轻笑一声,举杯喝了一口。

他必须要破局,不然他将湮灭无闻,甚至臭气熏天。

所以他需要喝点酒,需要在利益之外加一个砝码。

一位当朝重臣,居然需要酒来帮助决策,说出去大抵会被人嗤笑。

可刘观就这样喝着,直至月华渐渐变冷,四处寂静。

他回到卧室依旧没睡,只是静静的想着。

及至时辰,他慢腾腾的吃了一碗稀粥,外加一个小锅贴,然后穿上官服去上衙。

他的速度很慢,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他看到了神仙居已经开门了,几个伙计正在门外洒扫。

“都快些,里面也得洗刷干净,然后吃早饭,有骨头!”

一个女人的粗犷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接着要弟就走出来。

她看了刘观一眼,也没给好脸色,说道:“没早饭,午饭再来!”

看了官服就知道这是重臣,可莫愁说过,神仙居不需要和官员打交道,相反,要忌讳些,免得给方醒带来麻烦。

刘观微微一笑,看着竟有些云淡风轻的味道,颇为洒脱。

要弟楞了一下,觉得心跳好快。

这种情绪从未出现在她的身上,让她有些慌乱。

刘观知道这里是方醒小妾的地方,所以他微笑一下,然后准备继续前行。

“嘭!”

就在他刚想偏头时,却看到要弟慌慌张张的转身冲进去,然后一头撞在没卸完的门板上。

呃……

刘观的脸都缩成一团,身体也跟着一缩,仿佛是自己撞在了上面,心想这得多疼啊!

可要弟只是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捂着头冲了进去。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