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90章 被抛弃的战马

第2090章 被抛弃的战马

“这条疯狗,纪纲第二!”

“闭嘴!”

蹇义目光阴沉的看着开始往右边去的东厂一行,回身道:“自己被人抓到了毛病,说这些有何用?如妇人般的絮叨,埋怨!”

吏部上下噤声,后面看热闹的其它部门的官吏都纷纷回去,然后到处响起喝骂的声音。

“不用做事了?耽误的事情算谁的?”

“看个屁!大人说了,谁再看,下次西市砍头就让他去!”

“……”

这是皇帝的敲打,对吏部有意无意的敲打。若是蹇义不能领会这层意思,他最好马上就致仕,回家去抱孙子,以免不得善终。

东厂的人出长街就往右转,却突然停住了。

见到这一幕的人不禁心中一惊。

“难道还要拿人?”

……

“公公,是兴和伯家的无忧。”

一个女孩正在一队侍卫的护送下往皇城去,女孩看到了左边一溜东厂的人,还有那八个被打的面目全非的官员,不禁嚷道:“是不是贪钱了?”

东厂的人面面相觑,跟来的邓嬷嬷急忙劝道:“小姐,这是东厂拿人呢!公主还在等着,咱们进去吧。”

无忧第一次见到脸被打成猪头的,而且一次还是好几个,就有些好奇,拖拖拉拉的往里走,却不时回头看看。

安纶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有人低声道:“公公,兴和伯家的无忧就在宫中,只要小心些,弄个…..”

这人说不下去了,因为安纶的眼神变得冷厉,渐渐发红。

“公公,小的……小的……”

这人惶然,可一想到安纶居然敢给方醒没脸,心中又安稳了些。

安纶冷冷的盯着他,说道:“咱家在东厂的年月不少了,如你这般上进的却少见……”

这人心中一喜,安纶转身道:“倭国那边不是想要些在矿山上监工的人吗,我东厂当不甘落于人后……”

安纶带着人走了,留下这人在发呆。随即有两人过来,叹息道:“你说了什么?居然让公公要收拾你……走吧。”

“公公饶命……”

倭国那边虽然早已被收入大明囊中,可矿山的日子却不好过,而且远离大明本土,几乎和流放差不多的性质。

跟在安纶身边的一个太监低声道:“公公,兴和伯不好惹啊!纪纲……”

纪纲当年堪称是权势滔天,朝中重臣都忌讳这位锦衣卫的指挥使。

可纪纲最后如何?在和方醒的争斗中多次灰头土脸,最后千刀万剐。

安纶面无表情的道:“那几人马上询问。”

他竟然回避了此事?

所有人都看不到安纶的眼中究竟有什么。

……

“拿人!”

方醒面无表情的站在府衙前,身边一队队军士整装待发。

林群安大声应诺,回身指挥麾下分成小队出发。

陈扬面色煞白的站在方醒的侧后方,他知道自己有麻烦了。

是大麻烦!

抓捕率先在城内开始,那些宅子被人破门而入,士绅们正在诧异时,那些军士就如狼似虎的冲了进来。

“跪下!跪下!”

枪托重重的捶打着,惨嚎声渐渐传出去,河间府府城中人人自危。

方醒就坐镇府衙,等人犯被源源不断的带回来后,王贺也回来了。

“兴和伯,此事如何解释?”

王贺一路上已经想清楚了此事会引发的一系列变化,心中埋怨方醒不肯把打算提前告诉自己,所以脸色不大好看。

府衙中的官吏都在帮忙,无人敢偷懒。

聪明些的都在猜测着消息进京后,京城那些人的反应。

“兴和伯,这是打草惊蛇,陛下也要吃惊啊!”

王贺苦口婆心的劝着:“本来京城应当是最后再来,可现在弄这么一下,京城那些人肯定得慌了,到时候陛下那边可不好受。”

京城权贵云集,要是取消优待,那些权贵同样也收受了许多投献的土地,按照皇帝的尿性,难免要趁机发难,到时候咋办?

“我马上进京!”

方醒很坦然的态度让王贺一直以来的猜测都化为现实,他苦笑道:“这不是清理投献,而是借着清理投献来清理大明,兴和伯,那些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啊!”

方醒点点头,辛老七带着家丁们跟上,他开始往府衙外走去。

王贺紧紧地跟着,一路唠叨着。

“这就是我的命!”

方醒走出府衙时说了这句话,然后上马而去。

“命?”

王贺当然不能去,他得留下来稳住。

他转身过去,看到一队嫌犯被绳子绑着,哀嚎着被押解而来,不禁喃喃的道:“难道这也是命?”

他却不知道方醒少说了个字。

——运!

……

命运是个奇特的东西,它能让人穷困半生,然后陡然富贵。

它同样能让人富贵半生,最后穷困潦倒!

没有什么因果,但方醒依旧相信因果。

他无法解释自己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黑洞?他觉得可能吧。

但黑洞是什么?

一路疾驰,他一路在想着。

他本想在这个时代悠闲度日,却不想几番沉浮之后,居然成了能影响大明走向的家伙。

所以他改变了,也被改变了。他自然而然的进了权利中心,然后自然而然的开始对这个庞大帝国施加影响。

时至今日,方醒觉得自己干的不错!

所以他确信自己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改变大明。

带着这个信念,他敢和任何人斗!

带着这个信念,他一路换马兼程,等冲进了京城时,身后京城的城门缓缓关闭。

再晚上片刻,他今夜只能在城外露宿。

人马都已经是疲惫欲死,刚进城,一匹战马长嘶一声,然后就前摔了出去。

马背上的军士在地上一个翻滚,起身后他顾不上查看是否受伤,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单膝跪在地上,看着战马在挣扎着。

军士努力去帮忙,战马勉强站起来,马蹄却有些打滑,最后再次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方醒勒马掉头,辛老七喝道:“它断了前腿!弃马!”

守城的军士也换班了,他们见状都劝说那军士弃马。

战马是战士最忠诚的战友,它驮着自己的战友,冒着箭雨长枪冲杀前进。

它就是战士的第二生命!

方醒理解这种感情,所以看到军士难过的流泪也没出声。

马腿断了,就算是能养好,可也不能承担作战任务,去拉东西都困难。

军士终究无法,他抱着马头默默的说了一些话,然后上了另一匹马。

这便是战士!

再多的感情都只能收起来,若是没有战死,这些将会在他漫长的岁月中被一一从记忆中提取出来,慢慢的回忆。

方醒策转马头,就看到了安纶。

安纶正看着倒在街上的战马,眼神呆滞,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们走!”

方醒今晚无法回家了,只能在城中过一夜。

他带着人策马而去,安纶缓缓走到那匹战马的身前。

他不知道这匹战马的最后归宿,可却知道不会很好。

战马在地上喘息着,再次挣扎着想爬起来,哪怕左前腿断了,它依旧想爬起来。

几个准备处理战马的军士惊异的在安纶的眼中看到了水光闪烁。

安纶伸出手去,战马奇迹般的停止了挣扎,任由安纶的手摸着自己的脑袋。

安纶的眼神很单纯,很单纯的哀伤。

他起身说道:“弄车来,把它拉到咱家的府上去!”

众人愕然,这匹战马绝对是报废了,安纶这是什么意思?

随即有人去找了大车来,大家一起动手,把战马弄上去。

安纶就这么步行跟着大车,目光始终在战马的身上……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