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88章 吓疯了一个

第2088章 吓疯了一个

“济南人士……”

方醒的目光悠闲的看着外面,淡然道:“济南人士……到此何事?”

刘奕觉得有些不妙,就瞥了陈扬一眼,想请他缓颊,外加介绍一下方醒的身份。

陈扬起身说道:“这位乃是当朝兴和伯。”

没等两人行礼,方醒不耐烦的道:“说吧,来此何事?”

门外进来了两个家丁,陈扬马上就喝道:“还不快说!”

“在下……为老大人来此一问。”

说完两人忍着紧张看向方醒。

这位可是杀神,要是被他寻机拿下,他们就可以展望海外的新生活了。

“济南如何?”

因为徐景昌和朱勇在济南,所以方醒很自觉的把派过去的人叫了回来。

刘奕下意识的说道:“济南无事。”

田静恩此刻最后悔的就是跟着刘奕来了河间府,他看了一眼陈扬,只看到了冷漠,就知道这位已经被方醒给镇住了。

而方醒……

方醒在喝茶,很慢,仿佛舍不得洗涤那些羊肉的油腻。

——他是一个杀人狂魔!

他会毫不犹豫的斩杀他的敌人,然后用他们的脑袋筑成京观。

从交趾到草原,到海外,到处都是……

可怖啊!

田静恩再看了方醒一眼,眼中全是惊骇,渐渐有疯狂之意。

方醒神色平静,他今日进城不是要问陈扬什么事,而是他得知有些人想串联,就来瞅瞅。

所以他看了田静恩一眼。

这一眼很平常,略微带着些许探究。

魔鬼!

田静恩被这一眼扫到了,他浑身颤抖着,眼前仿佛看到了火焰在升腾,无数魂魄在火焰中呻吟惨嚎……

这是地狱!

无间地狱!

刘奕也被看了一眼,他看到的却是淡然,不屑的淡然。

他有主宰我生死的能力!

所谓的济南如何,这话问的是可有人在谋划反对清理之事。

这是刑讯之前的问话吗?

刘奕有些紧张,他舔舔嘴唇,想了想,然后说道:“在下……”

“鬼神…….魔神!”

刘奕听到了田静恩的声音在侧后方传来,很激烈。

所以他很欣慰!

他们两人是好友,多年的好友。

田静恩的名气比他的大,正义凛然,威武不能屈。

而他却多了些算计和婉转,所以外面的风评当然就比不过这位好友。

所以他很欣慰,欣慰于老友终于爆发出了不畏权贵的特质。

他缓缓侧身,面色冷肃。

老友要完蛋了!

所以他要冷肃,然后才好思考脱身之道。

是的,他知道自己今日怕是跑不掉了。

从济南到河间府,不管路引上把理由写的多么的冠冕堂皇,可只要方醒愿意,他们就会被定性为串联。

为了反对取消优待的串联!

所以他需要把自己的责任减轻缩小,而方醒的怒火显然不会容许找不到倾泻的地方,所以他的老友……

他的老友田静恩此刻已经疯了。

“吃人的鬼!你是吃人的鬼!”

田静恩癫狂的指着方醒叫骂着,嘴角白沫渐渐溢出。

方醒皱眉道:“你二人乃是济南士绅,到了河间府,准备串联谁?那位陈老大人?”、

“伯爷,没有的事,陈老大人早就不问世事……”

“是吗?”

方醒瞟了愈加疯狂的田静恩一眼,对刘奕说道:“那位陈老大人……可有劣迹?”

这是要办案,把风暴从山东拉到河间府的意思。

刘奕心中大悔。方醒既然选择在河间府扎营,这分明就是有窥探这边的意思。

而他们的到来正好给了方醒借口。

一个可以动手的借口!

一个敲山震虎,让京城震惊的借口!

想到这里,刘奕觉得自己真是够蠢。

方醒分明就是盯住了他们两个,然后等他们进了府城之后,来个瓮中捉鳖。

河间府怕是要……

“死人!死了好多人!”

他看到了疯狂的老友!

再正义凛然,藐视权贵,可也不会这般癫狂。

除非他是在寻死!

“他杀了好些人,血!到处都是血!”

田静恩挥舞着双手,不小心就抓到了刘奕。

刘奕吃痛退后,就看到田静恩突然转身,仰天喊道:“杀人了!”

他跑了,朝着府衙外跑去。

陈扬冷笑道:“装疯卖傻!抓回来!”

在他看来,装疯卖傻就是不打自招!

“杀人了!救命啊!”

田静恩疯狂的嘶吼着,方醒的人没有得到指令,所以只是看着。

而那些衙役却拦不住他,被抓的满脸稀烂。

惨叫声中,有人拔出了长刀。

“他是真疯了!”

长刀入鞘,几个衙役拼命扑过去抱住了田静恩,几人扭打在一起,喘息声在大堂里清晰可闻。

“事已至此,他疯与不疯都跑不了罪责,所以他必定是真疯。”

方醒觉得有些无趣。

“他们太软弱了些,不过那些意志坚定之辈,大抵也不屑于为这等事奔走。”

居然被自己的名头给吓疯了!

方醒仰头叹息,觉得无趣之极,起身道:“本伯马上要口供!”

……

刑讯在隔壁进行着,陈扬有些不安,特别是田静恩的惨叫中夹杂着癫狂的话时,更是让他如坐针毡。

那些大逆不道的话让人只想堵住自己的耳朵!

陈扬面色苍白的说道:“兴和伯,这是疯人疯话。”

方醒坐在上首,淡淡的道:“酒后吐真言。”

陈扬仔细看了方醒一眼,觉得这人看着很普通,神色淡然,五官看着也普通,算不得英俊,只是有些沉稳的气息,和从容之意。

这些特征全部合在一起时,特别是方醒看了他一眼后,那眼神看似淡漠,却让人心悸。

陈扬起身拱手道:“下官这就去交代。”

方醒并没有让家丁动手,这是给了他面子,所以他必须要领情,并回报。

陈扬去了隔壁,辛老七进来说道:“老爷,这两人并不属于什么势力,就是来打探口风,也是济南那边挤兑过来的……”

方醒看着堂外的阳光,神色有一瞬的呆滞,然后说道:“我只需要一个借口,而他们二人都不是好鸟,所以对此我并无内疚。”

这两人都是兼并的好手,上次被方醒镇压,幸而没敢反抗,所以侥幸没有被流放。

两人私下都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只是当时主要是清理,方醒不想节外生枝,这才暂时放了他们一马。

而后他们就进入了黑名单中,所以一到这边就有人来禀告了方醒。

而方醒选在这里驻扎,自然是有着自己的考量。

“京城不少人都在盯着我吧?”

隔壁的惨叫陡然凄厉了些,一个声音在低喝:“说,你们在河间府找谁勾结谋划?”

“啊……”

“说吧,说了有酒菜,不说……本官可是拿了你们的随从,想要什么口供拿不到?”

方醒微微一笑,起身道:“果真是官字两个口,于谦现在也该有些官样子了吧?”

辛老七皱眉道:“老爷,于谦不会,这人的骨子里还是执拗着,小的有时候忍不住就想抽他。”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