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84章 发展中的科学,沉闷的宫中

第2084章 发展中的科学,沉闷的宫中

“方醒到了兖州,兖州噤声!”

“是的,他本来是在外面游荡,却突然到了兖州,听说朱勇也去了,这是不放心啊!”

“兖州有什么?”

静室内,两个男子相对坐着,桌子上两杯茶。

左边法令纹深刻的男子冷冷的道:“他上次在济南弄了那么多的杀戮,如今王裳操弄着那个什么见明报,好生扬眉吐气,那几个去捣乱的被朱勇令人拿了,你说说,这里面是什么?”

他对面的男子眉间有颗红痣,男子闭眼,仿佛没听到他的话。

两人静静的,呼吸渐渐绵长。

“朱勇,包括张辅都以儒家子弟自居……”

红痣男子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轻声道:“他们武功赫赫,家世惊人,为何要屈尊于儒家?不过是慑于儒家之庞大,根深蒂固。他们害怕被猜忌,于是就主动投向了儒家…..”

左边的男子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说道:“可这几年张辅和朱勇却开始远离了,这是何故?方醒……”

红痣男子双手抱腹,淡淡的道:“和方醒无关,方醒只是一个引子罢了,关键在于从文皇帝开始,皇室对儒家的态度有些暧昧,而朝中的重臣们无法抑制,于是张辅他们自然就会抛弃咱们,这是墙头草,随风倒。”

“皇室,皇帝才是关键,方醒只是引子。”

“方醒……”

法令纹男子叹息道:“你小看了他的作用,文皇帝当年冷眼看着他在影响着当时的太孙,然后逐步引他进了朝堂,渐渐的,他通过征伐得了文皇帝的信重,至此……科学!!!”

男子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红痣男子叹息道:“是啊!如今遍地都是科学的书籍,号称是识字就能自学,引得那些私塾和社学渐渐的昌盛起来。”

室内再次沉默,不知过了多久,红痣男子幽幽的道:“那王裳……胆大啊!”

……

见明报的基地就在济南城中的一个院子里,隔壁就是印刷的地方。

王裳很忙,他不但要审稿,还得要审查出来的成品,忙的不可开交。

王植跟着帮衬,专门和外界联系,见老父忙碌,就劝他多歇息。

可王裳却断然拒绝了,并用一堆大道理喝走了王植。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每日早早起床,匆匆吃了早饭,就来了此处,然后开始巡视各处……

他开始审稿,逐字逐字的读,然后一段段的推敲。

审稿完之后,他会喝一杯热茶,然后休息一刻钟。

稍后王植就会进来,给他说邸报的发行情况,以及外界的各种反馈。

“……上期那篇论赋税的文章被人驳斥,说是误导君王,诱惑百姓,天下就没有均赋税的时候,若是那般,天下大乱。”

“那篇论儒学渊源的文章引发了轰动,各地士林都在争论,各种意见都有,有人说这是想搅乱儒家内部的奸计,有人说文章有些道理,但要驳斥……”

王裳听了,然后说道:“赋税…...本就该均了,否则人人都会去寻那特权,不管如何革新,终究一场空。”

“至于儒学渊源,这并没有可以辩论的,只是那篇文章里评论了一番儒学在历朝历代的兴衰和作用,这才引发了大争论,不过这是好事,有争论才有革新的希望。”

王植犹豫了一下,说道:“父亲,革新……您指的是……”

王裳点点头道:“对。”

王植不赞同这个看法,“父亲,当今并未出一位能号召天下士林的大儒,革新……不可能!”

王裳抚须道:“你还年轻。”

王植苦笑着摸摸自己鬓角垂下来的几根白发,却不敢反对。

“科学在步步紧逼,眼光长远的人都看到了一个可怕的未来,科学将会在民间自发的传播开来,等以后……”

王裳淡淡的道:“这是谁的布局啊!等以后那些儒家子弟都学了科学,都没了优待,谁胜谁败?”

王植想起了这个可能,不禁骇然道:“再加上那些无孔不入的科学子弟,父亲,如今自学了科学的人多不胜数,以后……”

王裳点点头道:“你该知晓了吧?”

王植当然知晓了,所以他才惊惧,并不安,然后才想到自己一家子现在就在科学的创始人的手下干活,于是不知悲喜。

……

科学的发展壮大让人心惊,可这一切和宫中全无关系。

山东彻查优待士绅,这只是大明这个庞大国家的一角,皇帝依旧在处置着政事,辅政学士们依旧在兢兢业业的辅佐着。

夏季的风中渐渐的多了些干燥,各处巡逻的人就多了些,防止火灾。

酷暑让小方失去了活力,所以当风中送来些许凉爽时,它从婉婉的脚边爬起来,然后走到了门外。

风从外面吹来,吹动了枝叶,吹动了小方身上的毛,它欢喜的摇摇尾巴,回头跑了进去。

窗户边坐着一个少女,她双手托着腮,趴在桌子上,呆呆的看着窗外一只正在梳理着羽毛的小鸟。

小方停住了,它歪着脑袋看着婉婉,呜咽了一声。

婉婉缓缓的侧脸,看了小方一眼,然后问道:“在哪?”

小方不解的看着婉婉,又呜咽了一声。

少女叹息了一声,然后回身继续看着窗外。

“公主,太后娘娘召唤。”

门外有人进来,婉婉起身进了寝宫,伸开双手。

有宫女过来解开衣带,衣裳飘然落下……

……

到了太后那里,胡善祥带着两个孩子也在。

太后正抱着玉米在逗趣,等婉婉进来后,见她精神有些倦怠,就说道:“春困秋乏,你该多走动些,免得整日瞌睡。”

端端嚷道:“婉婉姑姑懒。”

胡善祥嗔道:“胡说八道。”

婉婉笑着过来,然后坐在端端的边上问道:“端端可会做饭吗?”

“做饭?”

端端摇摇头,然后好奇的道:“婉婉姑姑,您会做吗?”

婉婉点点头,太后笑道:“当年的花园可不就是你婉婉姑姑的地方吗?那炊烟都吓到了不少人,以为宫中着火了呢!”

婉婉皱眉埋怨道:“母后可别让端端知道这些,不然以后皇兄就要头疼了。”

皇后一听不禁大乐,笑的畅快,倒是让端端有些不解,然后就问胡善祥。

胡善祥也只是听闻,她看了婉婉一眼,说道:“你婉婉姑姑当年做饭很厉害,端端若是要学,就常去找你婉婉姑姑。”

这些都是婉婉当年的黑历史,她当即就不干了,然后和胡善祥闹作一团。

端端就屁颠屁颠的到太后的身前,哀求她告诉自己。

“你经常去就知道了,你婉婉姑姑会做好吃的给你哟,馋丫头。”

婉婉太闷了,这样的她让太后有些担忧,于是就让端端经常过去陪她,也算是一个消遣。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