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82章 你只是会投胎(感谢“密糖果果”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082章 你只是会投胎(感谢“密糖果果”成为本书新盟主)

方醒坐镇兖州府,盯着各方清理。

如果说济南的两位国公爷是定海神针,那么方醒就是狂风暴雨。

他坐在府衙里,兖州府从知府陶力到小吏无不疲于奔命。

各处清理田亩的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着,随着信息的汇总,一张图表在慢慢的成型。

方醒就在看着这份表格,上面的数据在叠加着,不断的完善。

陶力觉得自己绝对是走了霉运,所以才引来了方醒这尊煞神的降临。

他有些慌了,在看到方醒对各种异常情况的果断处置之后,他开始慌了。

他站在堂下,看着方醒随意的吩咐人去拿了他的得力手下,通判周文。

“别顾忌什么,清理田亩,取消优待,本就有清理各地官场的意思,不然一税制如何推行?!”

方醒站在堂上淡然的说道。

陶力恭谨的道:“是,只是兴和伯,各地官吏多有包庇,很难厘淸。”

他说这话积蓄了许久的勇气,所以说完后他就看了一眼方醒。

方醒略微诧异于他这话的坦诚,点点头道:“地方官吏之间的庇护很正常,这并不是洪水猛兽,人性而已。所以清理是一回事,严格考成法,严格督查才是正道。”

陶力暗自松了一口气。

方醒是昨天到的,陶力昨晚一夜未睡,各种幻想,想的最多的还是被锁拿进京,一家人被关在大牢里,审讯之后就上船流放到海外荒岛,和那些野人为伍。

所以他对那些闹事的士绅没什么好感,觉得这些人总是在侥幸,觉得自己能逃过罪责。

人心总是这样充满着侥幸,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伯爷,费县有小吏被打死,行凶的士绅卷带着农户进了山,自号楚王。”

斥候进来禀告了一个在陶力看来就是个噩耗的消息。

他面色苍白的道:“兴和伯,下官……此事和下官无关,下官愿意带人去清剿……”

方醒盯着他,认真的道:“你只要恪尽职守,那么就请相信陛下。陛下不会冤枉一位称职的官吏,做好自己就行。”

震慑、镇压只是一面,朝中和朱瞻基都不可能只知道冷酷的镇压,那样虽然臣服,人心却散了。

大明不需要一个噤若寒蝉的官场,朱瞻基有些意动,可方醒却坚定的告诉他,这样只是强压,在欠缺监督的情况下,会造成更激烈的反弹。

陶力拱手,感激零涕的道:“下官一定尽忠职守,为陛下守好这兖州府。”

“兖州府……”

方醒不满的道:“这是大明,安宁富强的大明,无需守!”

陶力一个激灵,急忙补救道“下官一定……”

他的话被打断了!

被方醒脸上骤然多出来的冷意打断了!

“楚王?有趣!”

方醒冷冷的道:“去一个百户所,本伯要见到那位楚王的脑袋!”

门外有人大声应诺,旋即外面一阵呼喊,马蹄声渐渐远去。

陶力噤若寒蝉!

“楚王……大楚兴,陈胜王…..”

方醒负手站在堂上,看着门外,微笑道:“大明政不通,人不和,可依旧不是秦末,陛下在京城,本伯在兖州,看看谁想做那陈胜!”

陶力躬身道:“兴和伯,下官亦敢持刀杀贼!”

方醒摇摇头,缓缓走出大堂。

府衙里人来人往,军士们背着火枪,手握刀柄,警惕的看着这些人。

没有人是完全无辜的!

所以,所有人都有嫌疑!

方醒缓缓走出大堂,随口吩咐道:“马上传令各处,有人谋逆,已被枭首,一家人将会到海外去,遍布瘴气的地方去……”

“方醒!德华!”

这时外面一阵嘈杂,然后有人大步进来。

“成国公?”

方醒迎过去,拱手道:“成国公为何来了兖州?”

来人正是朱勇,他目光扫过大堂那里,然后说道:“斥候说你突然深入德州,一路奔袭兖州府,我就想着来看看,助你一臂之力。”

奔袭?

方醒看了一眼朱勇,笑道:“谈不上奔袭,只是在外面游荡有些无趣,就想过来看看这边的情况,结果还好,至少府衙这边没有大问题。”

这是大明的土地,奔袭什么的只是朱勇求战心切的话。

“刚才看到骑兵出发,何事?”

朱勇突然问道。

“有人造反。”

“造反?”

两人就站在中间,边上的人都躲着过去。

气氛有些不对,陶力走过来,在十步开外就止住了脚步。

他觉得那里是风暴中心,能把自己撕碎。

朱勇皱眉道:“要剿灭他们……”

方醒微笑道:“没错,所以我派出了骑兵,一个百户所,足以收拾那些逆贼。”

朱勇定定的看着方醒,方醒微笑着,两人静默了一瞬。

最后还是朱勇先说话:“你说了是外围游弋。”

“是,只是兖州府这边有人骚动。”

两人相对而视,方醒保持着微笑,而朱勇的眼神却有些游离。

冷静和尴尬在蔓延!

“我……并没有抢功或是干涉的意思。”

方醒最后还是解释了:“我说过,此生只到兴和伯,成国公,明白吗?”

他直视着朱勇,很坦然,没有爵位低的自卑或是惶然。

朱勇的眸子深处有些恼怒,说道:“可你在外,我和定国公在内,这是陛下定下的,至于兖州府,三队斥候正在各地巡查,消息两日一报……”

“你……即便功劳不小,可终究需要尊重我与定国公……”

朱勇说出这话时有些为难,却是被激怒后的反应,只是平淡的说出来,对他来说已经是在压制着自己的脾气了。

陶力的身体在微微发颤,他后悔过来了。

一位国公,一位伯爵,他们要是弄出什么矛盾来,他陶力就是炮灰。

而且听到事情经过的炮灰,境遇会比不知情的惨许多。

他看了一眼方醒,担心方醒会为了朱勇这话而暴怒。

可方醒还在微笑着,只是淡然说道:“我若想,现在也是国公!”

轰!

陶力觉得自己大概是死定了,就嘶声道:“下官没听到!”

敢把国朝的爵位当做是普通东西的,大抵就只有方醒了。

可朱勇在啊!

我若想,现在也是国公!

这就是方醒的回击!

你牛笔个啥?

你还是袭爵,算是投胎投的好,才弄了个国公。

可我方醒只是不想罢了,否则现在我就能和你朱能平起平坐!

这里面最羞辱人的就是袭爵的暗示!

你就是纨绔子弟!

你就是个投胎的货色!

羞辱勋戚,最厉害的就是这个暗示!

朱勇的面色有些发青,眼中多了些厉色。

不管我的事啊!

陶力缓缓后退,只想脱离这个漩涡。

周围的人都退了出去,只余下聚宝山卫的军士和方醒的家丁,以及朱勇带进来的亲兵。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