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80章 进驻河间府(感谢“舌尖上的大明”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080章 进驻河间府(感谢“舌尖上的大明”成为本书新盟主)

勋戚的日子从朱棣驾崩后就越发的难过了。

朱勇深知这一点,所以多次主动请缨出战,可却被朱高炽和朱瞻基轻飘飘的挡了回来。

勋戚要没落了!

这个认知已经成了勋戚中的共识。

没啥大志的自然混吃等死,觉得日子不错。

还想着建功立业的却有些倒霉,遇到了朱瞻基这位不喜勋戚的皇帝,于是只能蹉跎着。

好在皇帝对勋戚的待遇不错,至少还能维持体面。

所以朱勇的速度很快。

当他出现在济南,出现在徐景昌的身前时,比他提前一天出发的信使才刚离开。

“成国公?”

徐景昌有些懵的问道:“你不是该明日才到吗?”

朱勇握着马鞭,看了一眼室内简单的装饰,只觉得精神百倍。

这就是一种新鲜感,哪怕是再差的条件,朱勇现在也会甘之如醇。

“废话少说,定国公,现在济南城中如何?”

徐景昌瘦了些,他欣慰的道:“你来了就好,目前城中倒是安稳,这还是上次兴和伯杀出来的煞气在镇压着,消息已经到了各地,就等着各地官府的禀告,成国公,这是大事啊!”

朱勇摆手拒绝了送来的毛巾,沉声道:“陛下在盯着山东一地,而你我就是陛下的眼睛和拳头,定国公,一旦出事,你我两家人此后就别想再翻身!”

徐景昌无奈的道:“我知道,所以不敢懈怠,只是山东一地不小,又距离京城这般近,哎!兴和伯在外围,陛下这是要冷眼看着啊,一旦有人敢谋逆,怕是咱们都要被猜疑了,到时候兴和伯率军突袭,你我就成了废物……”

朱勇皱眉道:“那就动起来,斥候呢?”

徐景昌没好气的道:“这些事徐某不会忘记,在得了消息之后,斥候就已经出发了。”

朱勇松了一口气,说道:“那些人在想什么,定国公,不会安静的……”

徐景昌眉间阴郁,纨绔气息荡然无存。

他冷冷的道:“不安静,那就用刀子让他们安静下来!”

……

河间府外围,方醒看着前方田地里那些慌乱奔跑的人,说道:“这个农庄不错,去,告诉他们,我们要在此扎营,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

一队斥候进了庄子,没几下就再次出来。

“伯爷,这家主人说愿意腾空庄子,他一家子到别的地方……”

“不要他的庄子,就那片空地就成。扎营!”

方醒下马,负手在田边散步。

“斥候马上出发,在山东一地四处哨探,有消息快马来报。”

身后的林群安马上挥手,早就准备好的斥候游骑纷纷打马远去。

方醒看了一眼那些站在远处不敢乱动的农户,就说道:“在这里扎营可以避开不少眼线,告诉那些农户,近期不许乱跑,至于其它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庄子的主人站在主宅外面想过来行礼,却被人拦住了。

方醒瞥了那边一眼,说道:“告诉他,他家的田地就有投献的,大军到此,他自己看着办,另外给那些农户一些补偿,粮食或是铜钱,随便他们选。”

方醒不喜欢为难普通百姓。

所以当河间府知府陈扬被挡在庄子外面时,只能徒呼奈何。

对方醒把这里当做是帅帐的行径,河间府上下都是心惊肉跳。

这里隶属京城,方醒率领聚宝山卫到此,一旦动手,整个京师都会震惊。

接着大明北方将会开始混乱!

陈扬打个寒颤,不顾挡在前方的军士,冲着方醒那边喊道:“兴和伯,下官有要事禀告…...”

方醒皱眉看去,辛老七说道:“老爷,他来的太快了。”

“这里离府城很近,他们应该有人去打探消息,这说明陈扬的胆子极小。让他过来吧。”

那片空地后面是个小山坡,炎阳灼热,山上的绿色让人心中一畅。

方醒看了看,觉得眼睛舒服了些,就回身对过来的陈扬说道:“稳住河间府,出了岔子,你自己清楚后果。”

陈扬被这杀气腾腾的话吓坏了,急忙拱手道:“兴和伯,下官可没收钱啊!下官经得起查验,随便是东厂还是锦衣卫,下官家里就那些东西……”

方醒摆摆手,止住了他的‘表白’,说道:“看好府城,各地消息要盯紧,有何异常不对的,马上来报,自然就没你的错。”

陈扬欢喜的走了,方醒皱眉道:“山东一旦大乱,京城马上就会跟着闹腾,到时候势头一起,大明各地那些人就会在背后蛊惑,烽烟……处处……”

王贺恍然大悟道:“兴和伯,怪不得你选在了河间府,只要咱们卡住这里,山东就算是叛逆遍地,京城就会稳如泰山。”

方醒指指左边说道:“天津卫那边没人敢去闹腾,否则咱们和保定府那边一压过去,叛逆就只能跳水喂鱼。”

王贺跟着方醒多年,也算是一位宿将,他低笑道:“兴和伯,咱们在了这里,济南府那边的兵力就多余了,那两位国公只能把大部分兵力调到其它地方,这心中多半是在憋闷吧。”

“憋闷就憋闷,咱们不戳这一下,他们只会坐镇济南府,然后自我感觉良好的在运筹帷幄。”

营地飞快的在成型,方醒率先进了大帐。

王贺在外面犹豫了一下,就挡住了林群安等人,低声道:“咱家找兴和伯说些私事。”

他进了帐篷,因为天气热,所以帐篷前后都开了口子。

前后一开,风就能贯通。

辛老七正在挂地图,方醒负手在看着。

听到脚步声,方醒没回头说道:“山东一下,接下来就是北平了,所以此次驻军河间府,就是想试探一番京师境内士绅的胆量。”

“北平,京师,首善之地……”

方醒眯着眼,面色渐渐冷淡。

“只要能把士绅的优待打下去!”

方醒回身,对王贺说道:“那么一税制,包括户籍革新都将会事半功倍,明白吗?所以为此本伯可以不择手段!”

“开始会很艰难,所以干脆就选了士绅优待来开刀,兴和伯,这是想一举打下他们的傲气,一劳永逸吗?”

“对,所以你要盯紧了那些人,不管东厂还是锦衣卫,谁干涉影响到这个进程,不管是番子还是厂督,杀了就是!”

方醒看了王贺一眼,眼神有些冷漠。

王贺拱手苦笑道:“兴和伯,咱家知道了,只是……”

“你想为安纶来做说客?”

方醒冷冷的道:“东厂是陛下的家奴,你也一样,此刻什么都没有此事重要,忘掉安纶,盯紧了我说的那些人,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方醒一旦放开兴和伯的气势,王贺就只有恭谨的份。

等他出去后,辛老七说道:“老爷,王贺还行。”

方醒点点头,面色古怪的道:“我总得要看看,看看再说……”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