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79章 正如红尘

第2079章 正如红尘

“咱家……累了。”

孙祥看到了俞佳,他在门外,见孙祥回身,就拱拱手,然后摇摇头,退到了边上。

这是不想打扰孙祥最后的时刻。

这个待遇算是极佳,而且很有人情味。

孙祥微微摇头,回身看着这些手下,心中百感交集,冷淡的姿态自然就装不出来了。

看着他们,千言万语,以及未来的萧瑟和孤独在心头涌动,孙祥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纶的脸上还有被孙祥抽打的红肿,他低声道:“公公,说些话吧,好歹以后有些香火情。”

太监最不奢望的就是情义,所以他们喜欢在任上时就把权利使尽。

然后就算是落魄了,也不能悔。

这世间大抵没有谁能比太监这个群体更理解人性本私、人心难测的道理吧。

再也没有!

所以孙祥微微摇头,却看到了那个年轻的番子。

那是一双哀伤的眼睛。

不舍、悲伤、沧桑、恻然和担忧……

孙祥一直在摇头,微不可查的摇头,并苦笑。

“走便走了,这是何苦来哉!”

他不想让皇帝知道自己的心思,不想让皇帝猜忌东厂里有多少是自己的心腹。

所以他今日越冷淡越好。

可……

孙祥拱拱手,干咳了一声,说道:“咱家只有些话想对你等说说,跟着陛下,紧紧地跟着,别阳奉阴违,这便是咱们东厂的要务,记住了这些,凭谁也不能动你们。”

他再次拱拱手,微微侧脸,看着右边的安纶说道:“你……且好自为之。”

“咱家走了!”

孙祥突然提高嗓门喊了一声,然后转身,在大家来不及反应过来之前往门外走去。

瞬间,他的腰背一下就塌了下去,佝偻着。

俞佳在门外拱手道:“孙公公,此去尽可放心,若是有何需求,自然有人照拂。”

孙祥的脸上多了不少皱纹,老态毕露。

他拱手笑道:“那些小崽子们多少有些念旧,不过咱家去了皇陵,自然会安心守着,只愿去后能得眷顾,好歹去天上继续服侍仁皇帝。”

俞佳点点头,说道:“一定,陛下对孙公公也多有信重,此番离去,当是荣养。”

这是个让人极为狂喜的允诺。

荣养,自然是有人伺候着,衣食无忧,医药无忧。

孙祥微笑道:“陛下隆恩,奴婢感激不尽。”

他点点头,看了安纶一眼,眼神宁静,然后大步向前。

前方有一辆马车,孙祥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而去。

安纶追了出来,他忘记了和俞佳见礼,而是呆呆的看着离去的马车。

俞佳也忘却了目的,和东厂的人目送着马车远去。

“红尘烦苦……如身在荆棘,心不动,则无伤。心动,则荆棘刺身,百般煎熬……”

“心清明,则得大自在,万般荣华皆为虚幻,水中花,井中月,于我何伤……”

安纶呆呆的看着马车远去,眼中多般神色涌动,最终变为安静,并无情绪。

他的手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然后失笑。

佛珠并非人人皆可拨动,这是孙祥的话。

心中不宁,心中无慈悲,数佛珠的次数越多,罪孽便越多。

俞佳微微一笑,觉得算是完成了一事,就满面春风的说道:“安公公此后掌管东厂,必然是平步青云,咱家在此提前贺喜了。”

安纶的心中一凛,急忙堆笑道:“俞公公说笑了,咱家只是侥幸,此后当战战兢兢,不敢轻率。”

俞佳和方醒的关系不错,而安纶却羞辱了方醒。

那么俞佳的客气是哪来的?

俞佳点点头,说道:“那咱家这就回去了。”

安纶想送,俞佳却笑着婉拒了。

他笑的很和气,态度却很坚决。

方醒是谁?

当今陛下亦师亦友的心腹!

以后弄不好就是未来太子的老师!

这样的人也是你安纶能羞辱的?

现在不和你计较,那只是因为你这是在表忠心。

可你表忠心却找错了对象!

以后……谁知道呢!

俞佳看了安纶一眼,却意外的没看到惶恐,相反,却很平静。

这人……

送走了俞佳,安纶回到原先孙祥的房间里,反锁门,然后从柜子里摸出檀香点燃,就学着孙祥在床上盘腿坐着。

檀香渺渺,室内温度渐渐升高,几如蒸笼。

安纶的鼻尖多了汗珠,渐渐的,他的背腋出多了湿痕。

其实验证心境的办法,最好的就是打坐。

特别是夏天时,心不静,自然烦躁不安。

“……诸般罪孽,皆为夙缘,当不兴贪嗔,不兴杀戮……”

渐渐的,安纶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呼吸就像是低泣般的在室内轻轻的回荡着。

无数微尘在光明中盘旋着,或是上升,或是缓缓落下。

正如红尘!

一声叹息,然后是缓缓的呼吸声。

……

马车出城,一路往皇陵去了。

而方醒此刻已经身在聚宝山卫。

熟悉的营地,熟悉的操练,让方醒轻松了不少。

他记得原先老千户所里许多人的名字,偶尔忘记的,只要对方说出什么时候进来的,经历过什么战斗,方醒多半都能想起来。

“陛下令聚宝山卫过河间府,然后左右游弋,至于海对面,此次并不在清理之列,那边也没有什么可以清理的。”

天气炎热,方醒的精神也变得灼热起来。

“此去山东,各部分开监督各地,一旦发现异常,先动手!”

方醒笃定的道:“动手了再说,敢反抗的杀之无罪,事后有错,都算是本伯的!”

林群安问道:“伯爷,那些人大多是士绅,地方官府可会合流?”

方醒沉吟了一下,王贺却不屑的道:“他们不敢!大军在侧,谁敢附逆,马上全家拿下,没谁能例外!”

林群安笑道:“那下官就放心了。”

“遮遮掩掩的,哪像是厮杀汉!”

方醒喝骂道:“担忧就担忧,怕个屁!那些官吏若是同流合污,拿了再说,杀之无罪,这是本伯的话,稍后传下去。”

王贺遗憾的道:“可惜咱们只是在外围啊!多少功劳都让给了定国公和成国公。”

方醒淡淡的道:“没什么功劳!”

王贺一怔,旋即醒悟过来。

“他们已经升无可升,这只是投名状罢了。”

徐家毕竟是皇亲国戚,只要不犯大错,自然会与国同休,所以徐景昌下手就没留情过。

只是成国公朱勇却要仔细观察,一旦发现有躲避矛盾之举,此后成国公府大抵就关起门来做人了,还比不得一个豪商。

这便是帝王信重与否的利害关系!

失去帝王的信重,你必须要诚惶诚恐,什么享受就别提了,那是自作孽。

你还得要战战兢兢的,吃穿用度都得主动降低,否则自然会有察言观色的御史揪住不放,弹劾你骄奢淫逸。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