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78章 离别

第2078章 离别

方醒也有些意外。

“我以为会是英国公去,毕竟陛下要武勋站队的想法应该许久了,此次就是机会。”

书房里,黄钟在摩挲着玉佩,目光有些呆滞。

解缙也没好多少,他面色冷峻的道:“济南是你镇压下来的,徐景昌在那,陛下又派了成国公去帮衬,为何还要让你去?不管是张辅还是其他武勋,随便派一人即可,可……”

他们都在担心着,担心方醒一步步的涉足进去。

“伯爷,那不是小河,而是……海!”

“那又如何?”

方醒却不在意这个,他起身道:“解先生,伯律,相信陛下,相信我。”

朱瞻基此举是想把他从第一线拉回来,可却知道他不肯躲避,所以只得让他在外围游弋。

什么狗屁的使用太狠!

那是方醒不愿意置身事外好不好!

方醒如果不愿意去,朱瞻基也不可能会强迫他。

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迟早会吃大亏。

……

“因果因果,你自己种下的因,以后是什么果……咱家不知道。”

孙祥坐在炕上,依旧是慈眉善目的在拨动着佛珠。

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小包袱,门外两个太监悄然后退。

安纶一下跪在地上,垂首道:“公公,承蒙您错爱,奴婢……算是熬出头了,可……可东厂终究是陛下的家奴,而兴和伯却掺和进了国本里,以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东厂肯定不能卷入进去,这是奴婢的一点小心思……”

孙祥闭上眼睛,叹息道:“你的心思咱家也不知道,兴和伯何许人也?那是陛下最信重的重臣,你居然敢当街羞辱,安纶,你……兴和伯睚眦必报,你若是觉着错了,就趁着今日去道歉吧,他想必会卖咱家一个面子,放你一次。”

“至于以后,那就看你的造化了。咱家去了皇陵,种菜扫地,闲时和仁皇帝说说话,以后……没以后了。”

孙祥看到安纶只是垂首,却不肯说话,就叹息一声,然后下床来走到他的身前。

“你……咱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这个位置终究是在刀子的边缘游走,不小心就是千刀万剐……安纶!”

“公公。”

安纶抬头,泪流满面。

孙祥一怔,然后摸着他的头顶,叹道:“咱家不知道你在想啥,可安纶……人要稳啊!”

安纶只是抽噎着。

“哎!”

孙祥无奈的道:“宫中就是个是非地,你今日得罪了兴和伯,他是陛下的半师,以后太子的老师,你这是自己找死啊!”

安纶只是摇头,孙祥深深的吸一口气,转身拿了小包袱,再次回身时,他已经面无表情。

安纶起身扶着他,却被拒绝了。

“咱家还没老。”

孙祥缓缓走出去,外面已经站满了人。

“公公!”

不管是谁,在见到孙祥出来的一瞬,都齐齐跪下。

孙祥止住脚步,眼神多了沧桑。

“什么都是虚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孙祥的眸色渐渐转为冷淡,然后说道:“无需多礼。”

众人起身,渐渐围过来。

孙祥缓缓朝大门方向而去。

他嘴里说着一切皆是虚幻,可边上的安纶却看到他的眼睛不停的在眨动着,嘴唇紧抿。

“公公。”

一个年轻的番子突然喊道,然后挤到了近前,一脸期盼的道:“公公,您在这里,咱们供奉您百年,不好吗?”

“是啊公公,您在东厂里呆着,咱们看着,您想怎么都行…….可皇陵,那边谁来伺候您呢?”

“公公,皇陵清苦,没人伺候,您年纪大了,以后咋办?”

“公公,您可以在宫中荣养啊!小的听闻原先是说让您在宫中荣养的。”

“公公,难道是宫中有您的对头?是谁?咱们干掉他!”

“杀了他!”

孙祥掌握东厂以来,堪称是心慈手软,对手下多有照顾。

特别是东厂在哈烈的探子惨死之后,安纶不顾自己已经要到退下来的时段,果断从中周旋,把那些烈士的身后事处置的坦坦荡荡的,东厂上下都感佩不已。

所以此刻见他落魄无依的模样,东厂上下顿时就心酸了。

人之初,性本私。

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动容了。

这个时候如果有谁敢给孙祥一个脸色,或是出言不逊的话,他绝对可以回家去准备后事了,而且是全家的后事。

孙祥的脸上依旧冷淡,点点头道:“多谢了,大家各自回去,好生做事。”

沉默!

然后那个年轻的番子就爆发了。

“公公,是谁?是谁逼着您去守皇陵?小的马上去杀了他!杀了他!”

孙祥见有群情激昂之势,就说道:“咱家记得你,前年你做事毛躁,漏了消息,咱家让人打了你十棍…….没错吧?”

“公公!”

年轻的番子含泪道:“小的按规矩最少三十棍,半条命都没了,公公宽容,小的才有了生机。”

孙祥苦笑道:“咱家那是慷大明之慨,并无恩情与你,若是有,那也是陛下的恩情,你却不可记错了人。”

年轻的番子一愣,安纶喝道:“那是国法,公公法外开恩,那是念及你等勤劳王事,却是陛下的指示,弄不清楚的就闭嘴!”

施恩也得看时机和环境。

这个时候施恩,当事人和大部分人倒是感动或是感激。

可于国事何益?

孙祥算是聪明的,但依旧有瑕疵。

他看看大家,微笑道:“咱家马上走了,你等……咱家就希望你等过的更好些,别去刀口寻消息,但这不可能。”

“大明需要消息,所以……以后小心吧,啊!”

孙祥拱拱手,然后缓缓出去。

人群让开了一条道,沉默的看着。

他们不但看着孙祥离去,也在看着虚扶着孙祥的安纶。

新旧交替,安纶作为人选早就被人暗中揣度。

而前日安纶在长街上给了方醒没脸的消息,稍后就传遍了全城。

许多人在欢呼着大明出现了一位不畏权势的好人!

是的,安纶在外面的口碑不错。

这是一个好人!

于是破天荒的,外面许久都没骂过东厂了。

不但没骂过,而且还赞许有加。

昨日有人在当红女妓的床上做了一首诗,就是夸赞安纶的。

安纶火了!

火透北平城,并在向周边发展。

可作为皇帝的家奴,突然火遍了半边天,这个味道总觉得不对。

所以大家在看着,想看看这位新人厂督能带着大家走向何方。

孙祥走到大门边上,然后缓缓回身,面色呆滞的拱手道:“都好好的,要好好的……”

“公公保重!”

顿时里面就跪下了一大片。

“公公,留下吧。”

安纶坚信只要孙祥愿意留下来,皇帝那里不会是阻碍。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