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75章 厂卫对峙

第2075章 厂卫对峙

皇宫之中,朱瞻基赶走了所有人,只有沈石头在禀告。

“……兴和伯说,家国天下,咱们要分清楚,他们弄的这个把戏属于私人,私下的争斗,他肯定会用私人的手段去让那些人嚎哭。”

“兴和伯说不能随便把私人恩怨卷进国事里,那只会让事情更麻烦……”

“私人恩怨……”

朱瞻基阴着脸道:“是什么人?”

沈石头说道:“陛下,此事连兴和伯也不知,他说不管这些东西,只要找到,杀了,或是全家移民……”

朱瞻基突然笑了一下,说道:“他这是在耍赖,不要活口,就是要血淋淋的和那些人说清楚,谁再弄这等事,那就全部弄死!”

殿外白晃晃的有些刺眼,朱瞻基起身走了出去。

“那些人……”

朱瞻基扶着门侧,目光莫测。

“太多!”

……

“那些人太多,追根溯源的话,不胜繁琐……”

方醒站在茶馆的楼上,看着沈阳突然出现在街道中间。

他脸上的刀疤在阳光下少了些狰狞。

可那双眼睛却没有丝毫温度。

他站在十字路口的中间,缓缓看看左右。

安纶!

他的眸子一缩,在右边的屋檐下看到了笑眯眯的安纶。

安纶冲着他笑了笑,然后点点头,身后涌出一波番子。

“杀光!”

安纶不知道上面为何会下达这个命令,不过他没时间去琢磨。

沈阳冷冷的点点头,身后的长街涌出几十人。

他在前,身后左右站着两排锦衣卫,气势顿时就把东厂的压下去了。

“杀光!”

沈阳却琢磨出了些东西。之所以杀光,说明那些人很多,多到能让人麻木的程度。

多,那就杀,谁冒头就杀!

这是不耐烦的表现!

他身后的锦衣卫们从两侧冲进了前方的路口里,东厂的人一怔,安纶右边的脸颊微微颤抖着,尖声道:“去找到他们,杀光!”

东厂的番子们小跑着冲了进去。

这个路口已空荡荡,只剩下了沈阳和安纶两人!

“没生意,关门关门!”

两边一阵上门板的声音之后,萧条。

阳光照在身上滚烫,让人无法睁开眼睛。

“我们先来。”

“是,但是你们不行。”

“是吗?”

安纶冷笑道:“孙公公马上要退了,沈阳,你确定锦衣卫要和东厂开始吗?”

沈阳眯眼看着前方,脸上的刀疤扯动一下,说道:“人称他为孙佛,杀戮与佛何干?”

安纶嗤笑一声,说道:“你是谁的人?”

“围住!东厂的滚开!兄弟们,围住这里!”

“锦衣卫的不要脸!滚!”

“怎么,要来一场?”

“来啊!谁怕你锦衣卫了!来!抄家伙!”

愤怒的喊声传了过来,可却没有动手的声音。

这是两边的人在为自己的上官打气助威。

“厂卫不和,这非国朝之福啊!”

里面在不断的搜索着,不是有人大喊,然后发出惨叫。

……

重新回来的杜谦觉得自己有些丢人了。

发现问题马上进宫禀告,这没问题,这是政治正确。

可方醒没动啊!

他为何不派人去禀告皇帝?

就是因为此事棘手,以后怕是会遇到不少。

现在去禀告,就是把难题抛给了皇帝,让他作难……

我的担当呢?

方醒私下令人去斩杀了那几人,这就是把事情控制在私人层面,那些懂这个意思的文官文人们只能暂时忍着。

清理田亩、取消士绅优待……甚至还在挖着一个叫做一税制的大坑。

这都是在点燃矛盾,可以让大明崩溃的矛盾。

所以……

杜谦心中暗惊:方醒这是在背锅啊!

可我在做什么?

“厂卫……是个不错的称呼。”

下面路中间的沈阳已经举起了手,于是那些喊声消失。

“锦衣卫让了,沈阳不错,知道大局为重,没有被权利的甘美所迷惑。你呢?”

方醒看了杜谦一眼,然后离开窗户边。

“兴和伯……”

杜谦觉得心中惶然,有些空荡荡的感觉。

方醒摇摇头,带着人下楼。

这是不屑还是什么意思?

杜谦神经质的冷笑着。

你想说我是在蝇营狗苟,只看到了权利的甘美,却不知道为皇帝分忧吗?

杜谦心中渐渐的阴郁,然后渐渐的后悔。

他保持着风度下了楼,看到方醒站在大门外,盯着沈阳和安纶。

左边有人在狂喊着,杜谦从边上挤出去,就看到两个男子正被一群东厂的番子追杀过来。

沈阳和安纶都齐齐过来,可等看到方醒出来后,都有些难堪的拱手问好。

方醒皱眉看着他们,冷冷的道:“不管你们是真是假,可别误了事!”

不管两人尴尬,方醒转身,看着那两人飞快的跑过来。

这一片区域的店铺都关门了,每一个口子都有人堵着。

所以这两人看到方醒一人负手挡在前方,顿时先前看到的杀戮导致的恐惧就爆发了。

东厂和锦衣卫的人抓到人之后也不废话,不是头目的,直接一刀枭首,然后拎着脑袋去计数。

而他们就不是头目,所以一旦被抓,必死无疑。

死就死了,拖一个垫背的如何?

而且这个垫背的还是……

“是方醒……”

两个拿着菜刀和柴刀的男子不知道是该惊喜还是该绝望。

可沈阳和安纶就在方醒的身后,他们俩可不敢坐视方醒遇袭,沈阳第一个反应过来,拔刀就冲向了那两人。

安纶没佩刀,他无奈的跟了上去。心中祈祷沈阳千万别买破绽,然后让人一刀剁了他。

家丁们都在后面,他们正好遇到了被接来准备进宫的无忧。

“爹!”

方醒早看到了无忧,只是他早上出门时的借口是去通州看工坊,此刻却在大街上被碰到了,他有些囧。

“爹,你骗人!”

崇拜自己老爹的无忧伤心了,挣开邓嬷嬷的手,然后飞快的跑了过来。

“小姐!”

方醒听到了喊声,就无奈回身,然后蹲下,伸出双手。

在他的身后,那两个男子疯了,其中一个被沈阳一刀剁翻,而另一个却趁机一脚踢飞安纶,然后绝望的冲向了方醒。

“爹!”

无忧扑进了方醒的怀里,委屈的道:“爹,你骗人!”

方醒尴尬的抱着她起来,说道:“爹这是有事,做些小孩子不能看的事。”

无忧趴在他的肩头,刚看到了一双凶狠的眼睛,然后就被侧过身体。

“小孩子家家的,不许好奇这等事。”

方醒抱着无忧往马车那边去。

那些侍卫没有动作,家丁们也没有动作。

茶楼的二楼,看热闹的人都齐齐惊呼了一声。

“爹,他是坏人吗?”

无忧好奇的想躲过方醒的遮蔽去看看那个男子,方醒却用手直接挡在了她的眼前,笑道:“要乖。”

“爹……你欺负人!”

邓嬷嬷疾步而来,和方醒错身而过。就在方醒把无忧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时,她低喝一声,身体跃起。

就在身体跃起的同时,一柄细剑凌空。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