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71章 悍然动手

第2071章 悍然动手

天热,街上的行人少,而且脚步匆匆,只想早些脱离被暴晒的境遇。

马车缓缓而行,在这个炎热的午后里,显得格外的从容。

方醒带着两个孩子缓缓跟在后面,就像是父子三人在午后出来消困。

“这种时候出来的肯定是有事,不是在干活,就是在去干活的路上,或是有急事要处理…..”

“爹,也就是说,这时候没事的就不会出来晒太阳。”

方醒窘窘有神的拍了土豆一巴掌,说道:“臭小子,就知道显摆。”

“想不想…….罢了,今日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天有不测风云,记住了,回家别说。”

这两个儿子以后都要各自开府,独当一面。所以方醒也就抛弃了那种传统的教育方法,决定让他们接触一下阴暗的一面。

土豆和平安点点头,俩孩子都有些兴奋的看着前方。

在那里,四名家丁正慢慢的接近马车。

辛老七在左边,方五在右边,两人分开,各自带着一名家丁朝着马车左右两侧而去。

“看一眼就够了……”

街上依旧冷清,在近乎于白光的照耀下,一切仿佛停滞了。

那些掌柜根本就不露面,偶尔出来个伙计,也是没精打采的四处看看,然后逃命似的进了里面。

热到极致就是地狱。

对于那辆马车来说,能感受到地狱高温的也就是车夫和那匹马……

车夫已经麻木了,身上的毛孔都封闭了,没有出汗。

他面无表情的任由马儿沿着街道前行,感受着身后从车厢里传出来的些微凉爽,恨不能把那两人踢出去,自己进去享受一番。

连马儿仿佛都赞同他的想法,突然歪斜起来。

快活的歪斜,仿佛一身的负重都消失了。

炎热让人的大脑思维都慢了一拍,车夫刚想起什么时,就觉得身体在往上升。

很舒服的感觉!

而在土豆和平安的眼中,此刻的马车已经成了他们小时候的玩具车。

辛老七和方五,加上另外两个家丁,四个人站在马车的两侧,然后一起发力。

四个大汉骤然发力,身上的肌肉贲张,脖子猛地胀大,面色发红……

马车猛地被抬了起来,马儿骤然得到轻松,不禁长嘶一身,然后奋力的挣扎着。

车夫下意识的就跳了车,然后喊道:“有鬼啊!”

车厢里的叔侄二人正在谈笑着,等觉得车厢骤然腾空时,锦衣男子脱口呵斥道:“王二,你……”

中年男子却听到了身边有人吐气发力的声音,他下意识的伸手去乱抓,同时喊道:“方醒,你……”

街道两边的人闻声看去,就看到四个大汉一起发力,把马车的车厢抬了起来。

车厢里的尖叫声中,四人一起动作,把车厢丢向了侧前方。

雀舌就站在前方,她先看了带着两个儿子,冷冰冰看着那车厢的方醒一眼,再看向辛老七等人,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背部升起,然后遍体发寒。

“轰!”

车厢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烟尘飞舞间,传来了两声惨叫。

雀舌再次看去,看到方醒俯身和两个孩子说着些什么,神色从容。

而辛老七等人却冷冰冰的盯着车厢,然后缓缓后退。

方五在后退的时候看了雀舌一眼,眼中的冷意让雀舌不禁惊呼了一声。

她想起了方醒在济南时的平静,哪怕是动手,也只是令麾下捉拿那些闹事的士绅,至于造反和雨夜截杀,她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可方五只是看了她一眼,眼中的杀机就让她浑身如坠冰窖。

这才是战功赫赫的兴和伯麾下的家丁啊!

她想起自己居然求了方醒几次,而且都有些不知天高地厚,顿时毛孔就像是被冲毁的堤坝,细密的汗珠纷纷涌了出来……

车厢已经散架了,散乱中,车夫狂奔过去。

他扒拉开那些木块木柱,然后把嚎叫着的叔侄两人抱出来,回身喊道:“杀人啦……”

他看到方醒带着两个孩子从侧面走过。

惨叫中的中年男子看着方醒,恰好方醒侧脸,两人对视一眼。

方醒微微颔首,然后侧脸回去,缓缓前行。

腿部传来的剧痛随即让中年男子闭上眼睛,咬牙忍着。

他的侄子居然没有骨折,只是脸上青肿,却惨叫的让人心烦。

他看到了雀舌,一脸恭谨冲着方醒福身的雀舌。

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先是小声的惨哼一声,随即就觉得很不错,就大声叫喊着。

“啊……”

剧痛中,他看到了五城兵马司的人在奔跑。

他看到那些人跑到方醒的身侧,谄媚的问候,然后方醒回以微笑,各自散去。

那些军士跑过来,有人大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方……”

锦衣男子才说了一个字,就被中年男子捂住了嘴。

他喘息着,痛苦的说道:“是……是惊马了!”

锦衣男子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二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围观的那些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却看到方醒的家丁出手,所以就觉得是仇家。

能让方醒大白天出手的仇家,那必然是大仇。

所以大家都笑嘻嘻的,没人去向五城兵马司的人举报。

雀舌却认得他们叔侄,就在大明湖岸边,她看到了那两双笑意莫名的眼睛。

方醒没有解释什么,带着两个孩子一路逛过去,最后还是买了冰酪给他们吃。

回到家中,张淑慧和小白发现两个孩子的情绪有些异常,就问了方醒。

“这是男人之间的话题。”

方醒用这个回答来搪塞了妻妾的疑惑,却让两个儿子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真正的男子汉,情绪激昂的不行。

洗个澡出来,浴室外面已经多了两个孩子,神色踌躇。

方醒笑了笑,然后带着他们去了书房。

方醒的书房属于禁地,两个孩子也要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才能进来。

“坐吧。”

方醒喝了一口茶水,看到两个儿子好奇的看着墙壁上的地图,就说道:“这些书院都有,不过这里的更详细一些,以后想看……要记住,不该动的不许动,不该看的不许看。”

这是允许他们以后来书房的意思,两个孩子欢喜极了,都诅咒发誓说要遵守规矩云云。

“有什么问题?说吧。”

方醒一直憋着他们,就是想看看两个孩子的性子。

土豆赧然的道:“爹,那两人是谁?孩儿注意到七叔他们放过了车夫……和朝政有关吗?”

方醒看向平安。

平安说道:“爹,家丁们可以暗中下手,您却让他们大白天动手,那两人肯定是和您有争斗,而且还涉及不小。”

方醒笑了笑,说道:“那两人是叔侄,是一家极有名家族的子弟,在济南和为父暗中斗了许久……”

“爹,是清理投献的事吗?”

“对……”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