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70章 谁大度?(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

第2070章 谁大度?(感谢‘幸福妹纸’的盟主打赏)

黄钟得知有那家的客人求见后,又回来了。

他刚到书房外面,就听到了里面方醒的声音。

“……刺杀常宇,截杀本伯,这些事情,你家可有参与?”

室内安静了一瞬,一个陌生的声音,带着些许羞恼说道:“兴和伯,这等无稽之谈也拿出来说,这是羞辱!”

黄钟微微作难。

那家人好歹是牌位,方醒这等质问、逼问的语气难免过了些,要是闹腾起来,京城那些人正等着找借口呢!

到时候京城一闹事,北地肯定处处效仿,那些早就积郁不满的士绅们将会……

会不会再来一次清君侧?

黄钟的脑子里突然钻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来,并不可抑制的在一路狂想下去……

“……羞辱……在你家敢伸手进来时,羞辱又如何?”

“你家最担心的莫过于取消士绅优待,然后苦读经书,就剩下一个梦想,那就是……做官。可科举就是独木桥,有几人能过去?你家慌了,担心了……”

“你在为科学打压儒学!这是众目睽睽之下,你瞒不过谁,谁都瞒不过!”

“还是那句话,自身正,则无惧!”

里面一阵沉寂之后,那个男子莫名其妙的问道:“不能吗?”

方醒也莫名其妙的说道:“不能。”

“所以……”

“随便,愿意蛰伏就蛰伏,想出来竖旗就竖旗,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方醒的声音听着有些……热情。

带着怂恿的热情。

去吧,大胆的闹起来!

去吧,大胆的怼起来!

黄钟擦擦额头上的汗,真的希望里面的那位别犯傻。

“我家……自然是要钻研学问,兴和伯,好自为之,告辞了。”

黄钟缓缓走到对着大门的正面,他知道方醒不会送客。

中年男子出来见到黄钟就点点头,风度极佳的说道:“劳烦相送。”

黄钟往里面看了一眼。

方醒已经坐直了身体,目光幽幽的看着男子的背影,然后微微点头。

“请。”

黄钟带着男子一路出去,两人之间沉默着。

到了大门外,男子拱手道:“多谢,请回。”

黄钟看到了锦衣男子,这人居然没敢进方家,就在外面撑伞等着。

“二叔。”

见中年男子全须全尾的出来了,锦衣男子松了一口气,然后两人上了马车,缓缓出庄。

黄钟回身,就看到了方醒,以及……

……

“二叔,咱们其实没必要来见他。”

锦衣男子拿起折扇扇几下,有些郁郁的道:“回家之后自然少了纷争,外面的事……终归少不了人去伸手。”

马车缓缓,外面炽热,车厢里却在一盆冰的作用下很是凉快。

中年男子皱眉道:“咱们家得罪他不少,既然家中决定要蛰伏,那少不得要来软弱一番,也好少些麻烦。”

锦衣男子微微垂首,有些不甘的道:“二叔,他并未抓到小侄的把柄……”

“咱们家虽然没什么实权,可既然决定要暂时忍让,不管是陛下还是天下人,都会对我家表示尊重……”

“方醒不是普通人!”

中年男子不渝的道:“你还是少了阅历,方醒早早的就父母双亡,大病一场,醒来之后就像是脱胎换骨般的,不再去寻求仕途,而是倾力教授学生……”

也许是失望透顶,锦衣男子居然敢打断自己二叔的话,说道:“二叔,他那是在钓鱼,钓到了那时候的殿下,这才一路飞黄腾达……老奸巨猾莫过于此啊!”

“他就是运气好,不,是城府深,没见过如他这般谋划深沉的……”

“啪!”

车厢内一声脆响,中年男子收回手,看着捂脸跪着请罪的锦衣男子沉声道:“我家传承多年,靠的是什么?”

锦衣男子想起家训,就说道:“二叔,小侄孟浪了。”

“你是孟浪了!”

中年男子掀开一点车帘,看着不远处的城墙,说道:“你以为我家是什么?那只是些许的忌惮和顾忌。帝王顾忌,可方醒会吗?你难道忘记了咱们家围墙倒塌的事了……”

“当时文皇帝还在,他就胆大如斯,如今的陛下和他的关系很亲近,你说他敢不敢动手?”

锦衣男子低声道:“二叔,济南时他也没敢对小侄下手啊!”

“就扇了你一耳光?”

中年男子的话让锦衣男子不禁面红耳赤。

他当时叮嘱过那些人,不许告诉旁人,可……今天这道伤疤还是被揭开了。

中年男子揶揄道:“谁敢隐瞒?你在济南的一举一动家中都知道,所以才会定下了暂时避开的谋划,让别人去争夺。”

“好处坏处都是那些人的,他们都喜欢躲在后面,看着别人动手,成了就打落水狗,不成就装傻。可天下哪有那么多好事,不出力就想拿好处。你等着看,咱们家闭门不出之后,那些人就要乱了。”

“方醒被截杀的火气还未消散,咱们上门做个姿态,外面自然就说大度,他能如何?”

一阵轻松的笑声后,马车缓缓进了北平城。

从城门外的阳光到城门中的阴凉,再到城中,依旧阳光普照……

后面有三人下马,缓缓进城。

前方的马车减速了。在城中的马车要是不减速,被五城兵马司的人看到的话,首先验证身份,如果不是官员勋戚家,那就连人带车一起扣下。

“老爷,他们就住在前面不远,前日刚到,随后就有些人上门拜访,不过没敢多留。”

方醒点点头,回身招手,在后面被家丁围着的土豆和平安走了过来。

“想吃什么?”

方醒就和一位普通父亲般的指指街边的那些店铺问道。

街边有冰的饮料,冰酪什么的。

这些都是孩子们喜爱的消暑食物,土豆却摇头道:“爹,我和平安都不吃这个了。”

方醒愕然,才想起自己以前经常给两个儿子灌输些少吃甜食的话,而带冰的饮料却多半是甜的。

可孩子拒绝冷饮,这个不正常吧?

方醒看到土豆和平安在看着前面那辆马车,就问道:“看什么呢?”

平安看似木讷的问道:“爹,他们得罪咱们家了吗?”

方醒眨巴一下眼睛,看到土豆也是疑窦重重的模样,就问道:“为啥这么问?”

土豆冲着那边努努嘴说道:“爹,家丁们都在盯着那马车呢!”

“都收敛些,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辛老七低喝一声,家丁们人人脸红,只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跟人居然被两位少爷看出来了,这个脸丢的真的够大。

方醒带着他们上街,名曰上街,可实际上还是想让两个大些的儿子历练一番。

“对,在盯着呢。”

方醒带着两个儿子缓缓前行,身后的家丁紧紧地跟着,随即开始分散,有人朝着前面去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