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69章 聪明的人(为‘溪之水木之根’贺,加更)

第2069章 聪明的人(为‘溪之水木之根’贺,加更)

“本伯……”

方醒起身道:“畏惧不能成为你展望新生活的障碍,那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雀舌惶然起身,说道:“伯爷,小女…….觉着自己如湖面浮萍,不知归处……”

“那就去找活,现在北平城里……还算是安定,你随便做些事,慢慢的安稳下来,至于以后,看你自己…….佛,也不渡无缘人啊!”

方醒转身走了,回到家中没等问,就主动交代了雀舌的事。

“那也是个可怜人,痴情呢!”

张淑慧把无忧揽在怀里,然后瞥了腻在方醒身边的小白一眼,说道:“夫君,那杨彦真的不行了?”

……

杨彦是真的不行了,刑部大牢里,从济南带回来的重犯们,就数他的‘待遇’最好。

单间里,杨彦呆呆的坐在破烂的草席上,听着边上有人在大喊大叫。

“……我要见陛下,求求你们,本官请见陛下……”

这是姜旭泽的声音,从被皇帝判为流放苏门答腊之后,他就变得这样狂躁。

郑和回来了,等下次有小船队出海时,就是他们远赴海外的时候。

至于地点,有狱卒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经常说了苏门答腊那些地方的蛮荒状态,还有汉王想要的那座大岛,更是地狱般的存在……

可怕啊!

为此有人寻死觅活,用脑袋去撞栅栏,可惜只给自己增加了几个包和痛苦,毫无用处。

至于绝食……

杨彦都尝试过,只是饿了两天,肚子里就像是被火烧似的难受,而那些狱卒却只是好奇的每天来查看他饿死了没有。

居然不管啊!

于是绝食也失败了!

“……陛下,臣是被那钱晖给害了啊!常宇遇刺,臣……肯定是钱晖干的,肯定是……”

“哈哈哈哈!”

姜旭泽突然大笑起来,疯狂而肆意。

杨彦探头看了一眼外面的过道,侧耳听了听,然后赶紧缩了回去。

“陛下,臣忠心耿耿啊陛下!那些乱臣贼子,那家人……啊!”

急促的脚步声之后,木棍抽打的声音,姜旭泽惨叫的声音,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散播的到处都是,躲都躲不掉。

“闭上你的臭嘴!下次再听到这话,打断你的腿!”

狱卒打累了,就气喘吁吁的歇息叫骂着。

然后就传来了呜咽声。

“陛下…….臣有罪……臣愿意戴罪立功……”

细细的声音缓缓出来,带着些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迟早会是个疯子!”

狱卒的骂声犹在耳,一人缓缓走了过来。

“在下黄钟,兴和伯府上的文书。”

来人微微俯身,看着一个劲往里面缩,满面惊惶的杨彦说道:“在下前来,是想问问一件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姜旭泽双手抱住脑袋,尖声喊道:“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杀我……”

远远在后面的狱卒闻声过来,低声问道:“黄先生,可要小的收拾他?”

黄钟摇摇头,狱卒赔笑着退了回去。

他不敢在这里,否则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话,他怕自己成为双方角力的炮灰。

“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黄钟皱眉看着里面歇斯底里的杨彦,说道:“你若是疯了,那么必然是要挨一刀,所以…...你可是想清楚了?”

“别……”

杨彦停止了喊叫,黄钟就低声道:“那家人和你说过的话,都回想起来了吗?”

杨彦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想了一些……”

囚室内有一张小桌子和椅子,文房四宝都有。

黄钟看了一眼,面色转冷,站直了身体,问道:“你……没写?”

杨彦强笑道:“黄先生,在下……在下的手腕子有些……”

“你在待价而沽?”

黄钟的眼神更冷了,讥讽道:“你想的太多了。”

杨彦低头,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

他极力的抬眼,看了看黄钟,说道:“黄先生,兴和伯心狠手辣,若是没有保证的话,在下不敢……否则灭口自然随之而来。”

“你没有!”

黄钟遗憾的道:“那家人的把柄确实是不好抓,可惜了。”

他转身和狱卒点点头,然后离去。

脚步声很稳,稳的让期待着奇迹出现的杨彦心中越发的慌乱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杨彦慢慢的,弯着腰走到了栅栏边,猛地探头看去。

正好黄钟在转弯,眼角瞥见了杨彦的动作,他微微摇头,然后不再停留。

杨彦的脸颊在颤动着,他的嘴唇张开,颤抖着:“说,我愿说……”

细细的声音几乎只有他能听清。

他突然抓住栅栏,用力的摇晃着,嘶喊道:“黄先生,在下愿意说,马上说……”

喊声回荡在大牢里,可却没有得到回应。

杨彦绝望的冲着那边喊道:“黄先生,在下错了,在下愿意说,什么都说……”

“嗬嗬嗬!”

姜旭泽那边传来了幸灾乐祸的笑声,少顷就听他说道:“就凭你,也配知道那家人的事?本官都不知道,你算老几?”

脚步声来了,杨彦赶紧矜持起来,甚至还整理了一下头发。

脚步声急促,率先映入杨彦眼中的却是一根木棍……

“啊……”

……

“伯爷,杨彦看来确实只是一条狗。”

书房里摆着两盆冰,关上门之后,温度怡人。

方醒喝了一口茶水,微笑道:“是大张旗鼓的吗?”

黄钟点头道:“是,在下进去时报了名字,和杨彦谈话时放任他大声吼叫。”

“很好。”

等黄钟走了之后,方醒在书房里打盹。

“老爷,有人求见,说是……济南故旧。”

“让他进来。”

方醒就坐在躺椅上,四十五度躺着,然后眯眼养神。

少顷小刀就带了一个中年男子进来。

“济南一别,兴和伯已然征伐建功,在下佩服。”

来人正是那位锦衣男子的二叔,他拱手行礼,笑的温和。

方醒皱眉道:“你来见本伯,想说什么?”

中年男子拱手道:“好教兴和伯得知,我家如今已经专心学问,外界之事一概不理。”

“很难啊……”

方醒觉得这家人应当是怕了,害怕被朱瞻基一巴掌压下去,然后百年不得翻身。

中年男子觉得这是在讽刺,就说道:“兴和伯得胜归来,本该欢喜,可在下却知道,此刻大明南北都在…..失望,不,是绝望……”

方醒依旧在躺着,他淡淡的道:“一个国家出台一个决定,不可能皆大欢喜,只要大部分人欢喜就够了,至于那些绝望之人怎么想,想怎么干,那随意就好。”

中年男子打个哈哈,说道:“如今外敌皆无,正是兴和伯大展身手的时机,在下奉命来为您道贺。”

“你…...来见本伯就是为了说这些酸溜溜的话?”

中年男子尴尬的道:“家里人让在下前来恭贺。”

方醒点点头道:“本伯知道了,去吧。”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