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46章 咱们就是去破坏的(双倍月票,求票!)

第2046章 咱们就是去破坏的(双倍月票,求票!)

建城的事很麻烦,方醒干脆就甩给了更熟悉这边的林楚。

那些百姓都在休养,方醒见到几个男子,都是一身的骨头,孩子更是让人唏嘘。

所以方醒令人宰杀了牛羊,熬汤吃肉,慢慢的把他们补回来。

“伯爷,辎重来了!”

方醒正在盘算着粮草,闻言把在边上嘀咕着要减少供应的王贺仍在屋里,一溜烟就跑了。

王贺悻悻的道:“这人怎么能这样呢?”

门外来禀告的军士欢喜的道:“监军,好多大车,说是这些车以后都留在这了。”

王贺瞪眼道:“那是等着攻破仆固他们之后,好带着东西回来呢!”

他背着手,慢悠悠的到了城门处,就见远方一长溜大车缓缓而来。

而护送辎重的千户官已经在和方醒说着国内的事了。

“……朝中无事,就是各地有些人散播什么一税制,说是以后必行的,那些读书人闹腾起来,被各地官府呵斥……”

“……咱们都接到了都督府和兵部的文书,说是要盯紧各地,特别是士绅,若是有人聚众闹事,随时准备压下去。”

方醒频频点头,等大车队到了城下后,他拱手道:“一路辛苦,城中已经准备了肉汤和大饼,都去吃吧。”

千户官却不同意:“伯爷,卸完了再吃吧。”

方醒指指那些被召集来的哈密人说道:“让他们卸。”

进了城之后,方醒让王贺去核对辎重,然后派人去寻找朱高煦。

城中已经没雪了,但是山林中的积雪依旧没化。

“天气冷啊!”

方醒问了千户官这一路的情况,然后叫人带着他下去喝酒。

……

三天后,运送辎重的民夫和军队都走了,朱高煦才姗姗来迟。

“方醒,仆固和乌恩在戒备,不过却没注意哈密这边。”

朱高煦的脸都青了,一进屋就叫人弄酒。

他搓着手在火盆上烤着,说道:“差不多了,再等草长些时候,咱们也没了突袭的机会。”

“辎重来了,咱们是可以动手了!”

朱高煦霍然起身,说道:“既然如此,要不今日犒军!”

“明日吧。”

方醒说道:“粮草要重新安排,今日准备,明日出击!”

“好!”

朱高煦实际上已经很疲惫了,交代完之后他就叫人带着酒回去歇息。

方醒叫来了林楚。

林楚的面色倒是好了些,只是看着还是干瘦的厉害。

“伯爷,可是要出发了吗?”

“对。”

方醒起身走到挂在墙壁上的地图侧面,从哈密划到亦力把里,说道:“此战会很快结束,本伯会留人在此看守,你要盯着那些人,一旦有人不轨,不,一旦有人闹腾,马上就动手。”

随后他又召集了人来议事。

朱高煦不喜欢琐碎的事情,定下策略,他去打了就是,所以方醒没叫他。

“此战就一个字,快!”

方醒指着地图说道:“距离不算近,所以对咱们的要求很高,各部回去要准备斥候,大军出发之前,斥候必须要干掉沿途发现的敌军斥候。”

大军一共一万五千人,除去聚宝山卫之外,一万骑兵的统领是都指挥使杨庆。

“伯爷,可否绕个圈子?”

杨庆虚指着地图说道:“咱们从左侧迂回,这样就绕过了吐鲁番,然后再突袭别失八里!”

方醒喜欢这种提出另外方案的精神,就解释道:“咱们的目的就是突袭,吐鲁番那边最多三千人,骑兵绕过去兜住,聚宝山卫攻打,最多一个时辰之内就可破城,然后留一千人在那里看守后路,主力马上突袭。”

杨青想了想,干脆走到地图边上,指着右侧说道:“伯爷,若是从右侧呢?”

“那边的斥候更多,殿下刚回来,那些同去的斥候说了,越往右边走,斥候游骑就越多。”

“你想追着游骑打?”

方醒反问道。

杨青点头,说道:“追着打,聚宝山卫有火炮,什么城池能挡住?”

“补给呢?若是仆固和乌恩发狂,咱们怎么办?”

一万五千人,四五万匹战马,一天要消耗多少粮草?

杨青拱手下去,方醒继续说道:“吐鲁番和别失八里在歪思带走了人之后,人口稀少,而且人口来源复杂,要果断些,用气势击溃他们!”

诸将大声应诺,随即出去准备。

方醒走出屋子,辛老七在身后说道:“老爷,雪化了。”

“是啊!冷飕飕的。”

方醒活动着身体,心中却在想着北平。

朱瞻基不是临时起意拿亦力把里开刀,而是早有打算。

哈烈若是持续混乱的话,大明不会干涉,甚至还会减少压力。

这样的哈烈会成为肉迷人前进的障碍。

可篾儿干就像是黑夜中的明灯,一路收拢了半个哈烈,剩下的那些势力无法和拥有撒马尔罕的他相比,聪明的话自然会知道选择哪条路。

哈烈的地形很头痛,前有大明,后有两头羊和肉迷,任何一方,只要对他们动心,那几乎就是亡国之祸。

曾经纵横一时的老王要是看到这个局面,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吐血!

篾儿干知道这种局面的麻烦,他可以选择向大明臣服,可却畏惧于大明的庞大,担心之余,对隔着两头羊的肉迷自然更能接受一些。

所以说东厂那几人立下大功,并非是虚言。

哈烈一旦决定对抗大明,为了不让肉迷和他们合流,大明最佳的选择就是逐步打垮他们,等肉迷国生出野心时,战友却已经倒下了一个,未战先输了气势。

于是亦力把里作为桥头堡,对抗大明的第一线,就被选做了目标。

方醒来这里不是流放,更不是避祸。

济南之后,朝野恨他的人多不胜数,而清理投献之事不能急切推广,所以朱瞻基干脆让方醒出击,不但能迷惑那些人,也能暂时缓缓国内的高压气氛。

“为政之道,一张一弛啊!”

……

一万四千人,朱高煦和方醒留了一千人在哈密。

这边的天亮的晚,方醒洗漱完毕之后,全军开始早餐时,还是黑麻麻的。

早餐很丰盛,加了羊肉和菜干煮出来的米饭喷香,大锅里熬着肉汤,水汽蒸腾着。

方醒要了一碗米饭和一碗汤,和朱高煦蹲在一起吃。

“本王先出发,你带着聚宝山卫在后面,吐鲁番那里若是能突袭进城,那就用不着你们了。”

朱高煦吃的酣畅淋漓,几下吃完早饭,起身就准备走人。

方醒无奈的道:“殿下,若是吐鲁番不可下,当围住,然后清理周围的敌人,千万别让人去仆固那边报信。”

“本王知道,可兵贵神速,聚宝山卫骑马也就马马虎虎,本王一旦出发,你们跟不上!”

方醒哭笑不得,但朱高煦说的却是事实。

朱高煦大步过去,喝道:“除去聚宝山卫之外,其余人,马上出发!”

一人三马,王贺看到粮草带的不多,就问了方醒。

方醒在喝汤,说道:“这一路要的是快,带多了粮草是拖累,至于后续补给,自然有……”

就食于敌不是什么稀罕事,古今的战例多不胜数。

“咱们就是去破坏的。”

方醒把碗放下,觉得身体热乎乎的。

“出发!”

九千骑兵率先出发,随后方醒带着聚宝山卫也走了。

天,依旧在黑着!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