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45章 一切,只是才刚开始(双倍月票,求票)

第2045章 一切,只是才刚开始(双倍月票,求票)

徐景昌坐镇济南,他是徐达的孙子,外加是皇亲,威望自然是够了。

他小心翼翼的盯着济南府,每日斥候不停的轮换到济南府各地。

一句话:要和平,不要闹腾!

为此他在自己的驻地外摆放了一个大大的囚笼,外加几把砍刀。

他这种杀气外露的举动还是吓到了不少人。

经过方醒的清洗之后,那些士绅都心有余悸,徐景昌乃是皇亲国戚,谁敢惹?

于是徐景昌就得意了。

可王裳那边却没时间得意,他在忙碌着第一份邸报的刊印。

当第一张邸报新鲜出笼时,守在印刷间的王裳迫不及待的看了效果。

见明报!

这是方醒的书法。

当初王裳曾经想过御笔,可方醒却断然否定,这是下面的争斗,如果把朱瞻基拉进战团,那影响力固然是扩大了,可矛盾却也会随之增加不少。

见明!

这就是那篇文章,那怕有专门花钱请来的人核对,可王裳却要自己来一次。

“发!”

……

当王裳走进布政司衙门时,那些复杂的目光在他看来都成了短剑,他想伸手抓住,然后把短剑化为文字,喷向整个大明!

“见过大人。”

常宇的面色有些苍白,他慢慢的起身笑道:“百炼先生光临,只是本官却身体不适,失礼了。”

王裳的手中拿着一份邸报,他说道:“常大人,这是见明报,按照兴和伯走前的安排,当由布政司衙门下发,传送到大明各处。”

常宇接过报纸,第一眼就只是苦笑。

那标题边上写着作者:大明兴和伯!

这是嫌事情不够大啊!

常宇仔细看看,一面有七篇文章,打头的就是方醒这一篇。

“……“……士绅的贪婪永无止境,他们对土地和奴隶的渴求几可毁天灭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太过激烈了啊!

常宇摇摇头,看完这篇文章后说道:“兴和伯言辞过于激烈,如同檄文,若是发送下去,怕是会兴起一番风浪啊!”

王裳却不这么认为:“常大人,济南之事后,清理田亩之后,可还有缓和的余地?难道和气些那些士绅就会……”

常宇瞥了他一眼,对这位离经叛道的老人无话可说。

“此事陛下已经首肯,本官这里自然会照做……”

……

保定府府衙,一骑飞快而来,及近勒马,马上的驿卒把一个竹筒递给迎出来的小吏,说道:“邸报!”

小吏带着竹筒进去,里面很快就传来了一声怒吼。

“这……这是找事!”

“贴在城门处,让人看着,别被人撕毁涂改,另外弄些笔墨纸砚过去,任由他们抄!”

城门处很快就贴上了邸报,那些进出的人都驻足停留。

“……见明报?”

一个读书人摇头晃脑的念着:“……见明,作者……大明……兴和伯……”

“念啊!”

边上的人看到读书人面色涨红,怒色满满,就吆喝了一声。然后才想起这可是读书人,就缩了回去。

读书人指着邸报怒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

这时两个年轻人挤进来,其中一个大声的念道:“……历朝历代兴亡交替,兴亡皆是百姓苦……”

“…...前宋不遏兼并,士绅豪强贪婪,隐瞒土地,荆公一败,生机全无……”

“……及至我朝,初期土地尚多,百姓得以安居。如今兼并重来,流民四起…...”

“……赋税乃一国之根本,太祖高皇帝允寒门学子减免赋税劳役,至今已成兼并利器……避税之法门,蔚为壮观!”

“……寒门,吾今观之,大明士绅俱是寒门,想必家中无隔夜之粮,于是巧取豪夺……”

“……工商不兴,国不强,无财……兼并不止,底层百姓永无宁日!”

两个年轻人念完后回身说道:“我等是科学子弟,以后但凡有见明报,我们都会来念给大家听,大家不懂的可以问我们。”

“大明士绅都是寒门?这个是咋说的?”

人群中有人问道,然后怯怯的看了聚拢的几个青衫男子一眼。

“这说的是如今有功名的读书人大多免除了本是优待寒门学子的赋税和劳役,若非是寒门,为何要免除?”

“对啊!为何要免除?”

两个年轻人看了那几个面色铁青的青衫男子一眼,说道:“免除之后就可以收受投献,本是国财,却变成了私人享乐的私财,等以后投献越来越多,谁来交税?谁来养军?受灾了朝中从哪弄钱来赈灾?”

“好了,我们这里抄写几份,自己带走两份,剩下的大家可以自取。”

衙役就在边上,两个年轻人取了纸笔,然后蹲在地上抄写。

写完之后,两人各自拿了一份,然后挤进人群,悄然离去。

现场一阵沉寂,那几个青衫男子面色阴沉的在嘀咕着,然后各自散去。

“都疯了!疯了!还不肯消停,闹起来谁有好处?谁都没有!”

府衙里传来了埋怨,随即陷入沉寂。

可外面却早已经炸锅了。

“这是什么意思?要搞臭咱们?”

一群读书人找了家酒楼聚会,席间,各种怒火在喷薄,掌柜和伙计根本就不敢靠近。

“那人肆无忌惮,陛下居然也任由他……”

“闭嘴!”

一个男子喝道:“不要提及陛下,小心惹祸上身。”

随后静默了一会儿,一个年轻男子起身道:“看看那些百姓,他们都信以为真了,诸位,这样下去咱们可就成蛀虫了!”

另一个男子沉声道:“别忘了,这段时日一直有人在说朝中以后要行一税制,这才是要命的东西!”

“一税制一旦下来,那些农户还怕什么?田地多就多交,少就少交,最后谁倒霉?”

“是咱们倒霉啊!咱们以后就和那些农户,和你们家里的佃户一个样的啊诸位!”

“怎么办?”

一桌人都在抑郁着。

良久,一个青衫男子幽幽的道:“诸位,不少人……在下的同窗也有两个在其中,他们认为取消就取消,能做事就做事,不能,那就种地,好歹自食其力,不当蛀虫!”

又是一阵沉寂,一个嘴有些歪,看着就像是在讥讽人的男子说道:“他们这是在表忠心呢!却是踩着我等的脊背上去,无耻!”

“就是,那还读什么书……无耻!”

一份邸报就搅乱了保定府的安宁,知府焦头烂额的令人去盯着那些读书人中威信高的,同时在心中狂骂着始作俑者。

“方醒,你这是吃饱撑的!”

……

“兴和伯果真是奇思妙想啊!”

在几头牛的拉扯下,通过葫芦,把一个沉重的铸铁件拉了起来。

几个工匠在边上看着,不时吆喝一声,控制着高度。

“好好好!慢……”

“停!”

几个工匠推动着半空中的铸铁件,慢慢的推到厚重的水泥地面上,然后仔细对准画出的方位。

“放!慢慢放!”

“再来一点!稳住稳住!”

“好!”

轻轻的震动之后,铸铁件落在了画好的范围中。

“不错!”

金英回头对朱芳说道:“要抓紧弄,早日出钢,还有你说的那些什么机床,也要抓紧,到时候咱们就和工部打擂台,看看谁厉害!”

朱芳点点头,自信的道:“肯定是咱们厉害!”

金英满意的道:“那就好……”

运河的下游,一排排高大宽敞的房子拔地而起,轨道已经通往了运河码头那边……

一切,才只是刚开始……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