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41章 勃然大怒的方醒

第2041章 勃然大怒的方醒

大军行进的动静太大,一路上也谈不上保密,所以朱高煦令人去沿路边墙传令,严令各处封闭关隘。

实际上在冬季到来之后,各处关隘除去斥候之外,就已经不许进出了。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方醒的建议下,朱高煦的威胁很血腥。

——敢私放人出关,全家杀了!

空中飘着雪花,落在地上旋即就化。

“加速!”

大队骑兵顶着雪花渐渐加速,后面的辎重车和炮车也跟了上来。

朱高煦抹了一把脸,说道:“我们必须要在雪化之前突袭亦力把里!”

长途赶路,特别是换马赶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就是个煎熬。

……

春回大地,天山脚下的哈密依旧被大雪覆盖着。

哈密城只是座土城,在哈列王的东征中,这里曾经被攻破,原先的忠顺王不知所踪。

大明在击败哈列王之后,因为朱棣的骤然故去,接任的朱高炽还没来得及重新部署哈密战略就驾崩了。

所以现在的哈密卫就是个混乱之地,各方大小势力趁着真空期开始了你争我夺。

树林披盖着一层厚厚的雪,白雪覆盖着大地,中间有蜿蜒的地方在冒着热气。

白雪皑皑,上面不时能看到动物的活动痕迹。

一只马蹄重重的踩在雪上,下面被雪水滋润的土地微微反弹了一下,正在积蓄着力量,准备破土而出的嫩草被压了下去。

方五看了一眼前方的土城,回身吩咐道:“去禀告殿下,前方就是哈密城。”

斥候旋即策马掉头,艰难的在雪中跋涉着。

往回走了五里地不到,前方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线。

斥候加快了速度,对面也迎来两骑。双方汇合后就往中军去了。

一路跋涉,人马皆疲惫不堪。

朱高煦看到斥候就急不可耐的问道:“可是到哈密城了?那边如何?”

“殿下,哈密城中未见防备。”

朱高煦狞笑道:“一路上遇到的那些马贼都在后面呢,杀过去!”

……

杀气腾腾的朱高煦看到了哈密城,也看到了城头上慌乱的人。

他用望远镜看了一眼,泄气的道:“进城!”

只有两个城门的哈密城就像是个无辜的少女,敞开怀抱迎接着来自于大明的军队。

进了城门,看到跪在边上的十余人,方醒吩咐道:“带两个头顶问话。”

城中的简陋出乎了大家的预料,朱高煦看着那些土屋,骂道:“什么狗屁地方!扎营!”

牧民畏畏缩缩的站在土屋外面,那些佩刀的男子都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最大的一间土屋里,方醒皱眉看着屋里的杂乱,说道:“叫人去找木头,桌子椅子都要打造出来。”

手下领命去了,早有人把地图挂在了墙壁上,朱高煦走过去仔细的看着。

两个男子被带了进来,他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明的官呢?”

方醒坐在残破的椅子上问道。

有人在生火,没干透的木材弄出了不少烟雾,被风吹了进来。

通译大声的喝问着,其中一个男子抬头,神色惶然的说了一堆。

“伯爷,原先的两名纪善,在哈烈王打破哈密时,一人战死,一人撤离。”

“战死的尸骸何在?撤离的在哪?”

城中的牧民加上所谓的战士,不过是五百余人,这两个所谓的头领,已经被吓破了胆。

虽然不知道方醒的身份,可能率领一万多人的,那至少得是个伯爵吧?

“伯爷,战死的已经找不到了……”

“剩下那个呢?”

这时王贺进来了,他看了规则的二人一眼,说道:“撤离的那个叫做林楚,当初哈烈大军压境,他正好不在城中,这才得以逃脱,不过后来也不见他回去……”

这时通译激动的道:“伯爷,他们说上个月还在城外见到过林楚,不过城中当时没给他们进来,所以林楚带着些汉人走了。”

方醒霍然起身出去,喊道:“一千人,十队,带着本地人马上出发,去寻找林楚!”

军令一下,马上就集结了一队骑兵。

风雪中,一千余骑兵分做十队,开始吃干粮。

城中一片死寂,只有方醒的怒吼在回荡着。

“这是耻辱!去找!找到他们!死了也要把他们的骸骨带回来!”

狂风卷着雪花在飞舞着,骑兵们轰然应诺,杀气腾腾的冲出了哈密城。

“这是耻辱!”

朱高煦出来了,不以为然的道:“战乱哪有不死人的,你太在意了。”

方醒的脸色有些发青,他恨恨的道:“居然不给入城,你想想当时林楚带着那些大明人该有多绝望?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他为何不回去……”

朱高煦是厮杀汉,所谓的死亡人数,在他看来大抵就是个数字罢了。

方醒摇摇头,面色铁青的道:“这是大明的失职,帝王的失职,我辈的失职!来人!”

看着方醒带着一队骑兵和家丁冲出了哈密城,朱高煦无奈的道:“这人怎么说风就是火的……”

……

密林之中的一片空地上,木屋一间连着一间,烧火的烟在这片树林中蕴集着,屋外却看不到人。

一身脏兮兮的残破皮袄,头发和胡须一缕缕的黏在一起,脸上被柴火熏的黑乎乎的。

身前的火堆不时因为木材没干透而爆出火星和炸响,可林楚的眼珠子却动都没动一下。

没有凳子,没有桌子,屋子里只有一口锅。

门被人推开了,几个妇人进来,麻木的把那口锅架在火堆上,然后加水。

水开了,一块肉干被扔进去,随后就是几坨不知名的,黑乎乎的东西。

汤里渐渐有了些味道,一个妇人说道:“大人,没粮食了。”

林楚的眼珠子动了一下,说道:“会好的,春天来了,那些兽类都忍不住会出来觅食,叫他们准备去打猎。”

“大人,那些人凶得很,被他们看到我们打猎,会被抢走弓箭和猎物。”

几个妇人的眼神绝望,但却没有哭泣,大多都是麻木。

对于她们来说,兴许饿死还算是个不错的结局,只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

林楚吸吸鼻子,看了一眼锅里的黑糊糊,说道:“别怕,他们不敢杀咱们。”

可他心中也清楚,两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大明依旧没有派人来哈密,那些人渐渐的不再把大明放在眼里。

当贪婪掩盖了担忧之后,他带着的这群汉人,大抵会成为奴隶。

而女人……

他看着这几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说道:“叫他们打造兵器,木枪,对了,还有那个……标枪,都弄起来,好歹也能保住咱们的食物。”

一个妇人突然哀求道:“大人,家中的孩子都瘦的不成人形了,咱们去打吧,把边上那帮人打跑了,咱们就有吃的了。”

另一个妇人咬牙切齿的道:“他们抢了咱们多少吃的?大人,和他们拼了吧!”

“对,咱们和他们拼了!”

林楚叹息道:“大明已经击败了哈烈,亦力把里现在就是那些人在盘踞着,马贼不少。他们只是忌惮激怒大明,这才给了哈密一个安宁。可忌惮是忌惮,一旦那边的哈烈人和大明翻脸,哈密留不住啊!”

几个妇人低下头,泪水滴在地上,渐渐的哽咽起来。

前路尽断,回去无望,这是什么?

这就是绝望!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