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39章 亦力把里

第2039章 亦力把里

“哈烈?”

张辅家中,几位武勋聚齐,正在看着地图。

薛禄摇摇头,说道:“远征哈烈的话,那是倾国之战,就算是陛下相信兴和伯,可为了保存君臣之义,也会亲征。而兴和伯刚在济南把天捅出了个大窟窿,陛下必然要坐镇国中,所以……薛某判定陛下的目标没那么大。”

孟瑛点点头,指着撒马尔罕说道:“若是大军征伐,陛下肯定会先召集咱们问话,所以孟某的意思也是一样,陛下的目标在这里!”

他的手指头重重的点在亦力把里那里,抬头道:“诸位以为如何?”

张辅点头道:“必然是如此,仆固和乌恩就像是两只老鼠,蹲在亦力把里,不但到处打探消息,还让兴和城必须要打起精神,否则哪日被突然偷袭…...”

“打掉仆固和乌恩,不但让哈烈和肉迷之间断掉联系,还能斩断他们伸出来的手,并有力的震慑哈烈和肉迷,为大明国内的革新消除外部威胁,这是一举数得的好事,只是那些文官…..”

朱勇摇摇头,说道:“朝中就杨荣几人通晓军国大事,可他们却不敢说出去。那些人以为抓到了陛下好大喜功的把柄,送奏章的人就没断过,可笑!”

“陛下这是故意卖了个破绽,杨荣他们知道,可不敢说。”

张辅觉得是清理投献之事激怒的人太多,皇帝买个破绽,等群情激奋时,突然改弦易辙,然后众人就以为他们成功的阻击了皇帝的决断。

这就是在磨,一点点的磨掉反对者的锐气。

张辅渐渐想通了里面的弯弯绕,不禁为皇帝的手腕暗自叫好,同时也心中一凛,告诫自己要更加的谨慎。

朱勇不关心这些,他看看左右,问道:“谁去?”

“几千里轻骑突进,朱某……”

朱勇满怀希望,张辅淡淡的道:“这是半个灭国之战,你难道还想要封王?”

室内寂静,外面家丁巡查的脚步声传进来,朱勇苦涩的道:“咱们都是父辈转下来的爵位,一上手就是国公,好是好了,可却难以为续。”

气氛有些沉重,张辅就开了个玩笑,说道:“我当年可不是国公啊!”

朱勇苦笑道:“文弼兄,你也就是去了几次交趾,然后就歇了。”

张辅惆怅的道:“那又怎样?”

君王猜忌历来都是武勋最大的隐患,在场的无不是在军中影响力巨大的武勋,但孟瑛和薛禄有实职,深得帝王看重,张辅和朱勇却是在‘荣养’。

薛禄劝道:“若真是这样,此战必然是长途奔袭,不得耽误,甚至有可能是一击即走。咱们都老了……”

几千里的长途奔袭,那真的不轻松。

张辅不年轻了,在场的都不年轻了。

若是半路上撑不住,大军骤然失去统军大将,别说继续攻击,不被敌军尾随追杀就算是好的。

……

许久未曾征战的方醒有些恍惚,朝中有聪明人,早已猜到皇帝的心思,所以请战的奏章也不少。

“千里奔袭,来一次就够你瘦十斤,撑得住?”

“当然,仆固和乌恩败于我手,谁比我有资格去?”

“那就去吧,老夫在这守着,保证无事。”

方醒进了宫,和朱瞻基谈了许久,然后就找到了朱高煦。

朱高煦见到方醒就怒火冲天,骂道:“本王的封地呢?难道你和皇帝在糊弄本王?”

他在喝酒,大白天的喝酒,方醒实在是无法忍受,于是过去拎起酒壶就扔了出去。

“呯!”

酒壶在地上粉碎,朱高煦不怒反笑,一把揪住方醒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道:“你居然敢摔本王的酒壶?你可知道它的来历?”

“始皇帝的?”

“屁!始皇帝那时候可没这等酒壶!”

“那就是……聚宝酒壶?”

朱高煦松开方醒,问道:“说吧,啥事?”

“去不去塞外?”

方醒挑眉问道。

朱高煦坐了回去,举杯喝了残酒,说道:“去塞外干啥?不会是去查探边墙各处吧?本王没兴趣。”

巡视边墙,这个是每年都有的活,一般是文武都去。去了之后就是看看操练情况,检查武备和物资储备,顺带看看有没有将领一手遮天,搞小地盘。

方醒顺手掂起一片熏肉,吃了后,满意的道:“亦力把里,去不去?”

……

亦力把里,当年歪思跑路时毁掉了一切,导致仆固和乌恩还得重新建城。

城池建起来了,好歹有了安全感。

歪思没带走的牧民都回来了,在这里,失去部族庇护的牧民就像是羊羔,会被各种势力吞噬掉。

所以仆固和乌恩当初就是一边建城,一边派出人马去清剿各方势力,收拢人口和牛羊。

两人如今在这里也算是有了基业,乌恩有些气馁了,想在此长久的待下去,好歹也如同当年的歪思一般,雄霸一方。

可仆固却一直挂念着要促成哈烈和大明的战争,并……

天冷了,可没下雪。

牛羊都归来了,街上行人稀疏。

那些房子大多是木头建造,面对即将到来的寒冬当然是不够的,所以在木头与木头之间,能看到青苔和淤泥。

这是用于封住缝隙!

一户人家的房门打开了,钉在门上的羊毛毡颤动几下,出来的人看到了仆固和乌恩他们,赶紧躬身。

乌恩没理他,边走边说道:“肉迷在盯着两头羊,仆固,你们并没有事先打招呼。”

他很认真的说道:“这不是朋友的作法,只能让人想到居心叵测。”

乌恩失去了右臂,但现在他的左手几乎能当右手用。

他拍拍乌恩的肩膀,沉声道:“别担心这个,记住了,我们不想和明人接壤。明白吗?除非我们的王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是我们的了。”

这话够坦率!

乌恩面色稍霁,说道:“冬季到了,至少在明年夏季之前,无需担心明人,那么……咱们就好好的休养生息吧,让那些人多生些孩子!”

“是的,我们的人手还是太少了,必须要多生,只是粮食需要你派人去买一些。”

“那是欠债。”

“我们能还。”

乌恩摇摇头,说道:“上次明人从我们这边逃了回去,篾儿干已经发火了,说羊吃草能产奶产肉,还有羊皮,可给我们的粮食就像是喂了……野狗。”

他盯着仆固。

仆固有些惭愧的道:“是啊!咱们没这个准备,谁能想到明人居然会从苦先那边逃回去呢!”

乌恩点点头,说道:“是啊!不过以后要注意,游骑多放些出去,特别是那些新人,多带出去几次,很快就会变成老手,再见见血,那就是勇士了。”

仆固看着他的侧脸,那里的胡子越发的多了,而且他的眼神看着有些沧桑和疲惫,嘴角静静的抿着。

这是一个渐渐成熟的乌恩!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