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38章 当伐之

第2038章 当伐之

几个看着精明的商人在锦衣卫里吃饭。

一大桌好菜,酒也是好酒。

沈阳站在院子里,身后的人在禀告着:“那些游商互相交换消息,他们此次收集了不少……”

“钱财能迷乱人眼。”

沈阳却知道许多消息都是花钱买来的。那些游商行走于各地,最喜欢的就是打探各种消息,然后可以换钱,或是换取平安。

这是锦衣卫获取情报的一条路,而那些商人为了能和大明交换商品,也肆无忌惮的在出卖着沿途各国的情报。

“大人,他们先去了宫中,然后在东厂待了三日才回来。”

沈阳的身体一僵,身后的声音在继续着:“大人,宫中刚传出陛下有意近几年远征哈烈的消息,而在此之前,陛下已经得知了肉迷人在蠢蠢欲动,而群臣未知……”

“哈烈不是大敌,若是大明谨守,那么百年之内哈烈都无法威胁到大明。”

沈阳脸上的刀疤扭曲了一下,说道:“陛下在下棋,而群臣皆是棋子。”

“大人,那咱们呢?”

“咱们?”

“咱们就是陛下的手指。”

……

“东厂两人被虐杀,这是大明的耻辱!”

朱瞻基召集群臣议事,开门见山的就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这是哈烈对大明的挑衅!”

这话一出,就算是篾儿干此时亲自来京请罪也无济于事。

主辱臣死!

一片愤怒的发言之后,有人就说道:“陛下,哈烈不臣,当派人去呵斥。”

朱瞻基瞥了这人一眼,说道:“派人去,等着继续被虐杀吗?”

张辅出班道:“陛下,当年倭国虐杀大明使者,去岁瀛洲那边已经找到了当年动手的那些人……已然伏诛!”

那些人哪里还会活着,张辅说的多半是他们的后代。

可在场的君臣却都觉得理所当然。

十世之仇,尤可报也!

这个就是先贤的话,并被大家所广泛认同。

朱瞻基不喜欢坐着,他觉得坐在那张椅子上,就像是被捆住了似的,不得自由。

而下面那些目光就像是无形的绳索,含义各自不同。

所以他起身,说道:“恶意已然彰显,当伐之!”

“陛下,臣以为当缓缓图之……”

“陛下,劳师远征,耗费之大,臣以为大明当修生养息,以为将来。”

……

一阵喧闹之后,另一帮臣子开始出来反驳,双方据理力争,开始还时不时的引经据典,到了后面战况激烈,什么佞臣奸臣都出来。

声音越来越大,杨荣出班呵斥了一声,群臣束手而立。

朱瞻基的眼中冷冰冰的,说道:“当年文皇帝若是听了你等的话,缓一缓,此刻塞外已是大军云集了!”

当年朱棣干的大事太多了,几次北征反对的人都不少,可都被他压了下去。

如今看来,朱棣当真是高瞻远瞩,映衬着那些臣子越发的鼠目寸光。

……

方醒没来,他想来,朱瞻基却让人告诉他,在家等着消息。

“朝中近期暗流涌动,陛下做事多被掣肘,这是要敲打呢!你若是去了,就会分散群臣的关注。”

解缙最近在著书,不过却不肯公布内容。

所以他越发的儒雅了,也越发的觉得自己已经被智慧之光所笼罩。

这季节的太阳晒起来觉得微暖,但是千万别起风,否则还不如躲家里去暖和些。

阳光照在解缙的头上,好像有些光晕。

两人此刻就在院中,方醒揉揉眼睛,说道:“威信总是要慢慢的建立,其实陛下要远征哈烈不是事,关键在于那些人一直想寻找反击的机会,陛下干脆就给他们一个机会,看看他们怎么弄。”

“那是。”

解缙说道:“你们打破了他们的饭碗,没造反就算是托福了,难道还不许他们用别的法子来反击一二?那就是暴君,暴君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那么多人啊!老夫想着就头皮发麻,陛下若是年长二十岁,此事绝不可行,他不会同意。”

朱瞻基此刻锐气在,若是年长二十岁,思考问题大抵会从稳字出发,会喜欢慢慢的推进,而不是方醒此次济南之行的狂风暴雨。

“哈烈距离遥远,若是大军远征,少说路上要大半年,辎重就能拖垮行军……”

“不是哈烈。”

方醒一句话就让解缙陷入了沉思,稍后他恍然大悟道:“难道是……亦力把里?斩断哈烈伸向大明的那只手……”

方醒点点头,说道:“陛下怕是要马上召我进宫了。”

……

暖阁中,方醒到时,朱瞻基正在看着地图。

“济南……朕想等稳定之后,再推行山东一地。”

“好。”

方醒知道济南那一系列的变故让朱瞻基开始警惕着,他可以强制推行下去,可后果就是稳不住。

济南一旦出现反复,整个山东就会风起云涌。

到了那时,别说什么革新,要考虑的是怎么稳住江山的问题。

而方醒也没想过马上向整个山东推行,“当前先稳住济南,然后那些人会心存侥幸,济南估摸着会出现几次反复,压下去!”

方醒的眼中闪过杀机,说道:“济南稳住了,这就是大后方。济南的士绅都能取消优待,其它地方的士绅了不起吗?”

“舆论……那份邸报如何?”

“见明报?不错,老先生不是食古不化之人,相反接受新学识的能力很强,目前积累了不少文章,就等着印刷就位,马上就开喷,不,是开炮。”

朱瞻基面色古怪的道:“革新之前,舆论先行,邸报的作用……大白话极好,那些科学子弟不少都识字,到时候慢慢的传播下去。”

“是。”

朱棣和朱高炽在位时,类似于报纸的建议绝对不会得到允许,两位帝王都会忌惮其中的能量。

而且就算是办了邸报,可最终的方向肯定和方醒的预想差了十万八千里。

“要把革新之事和百姓说清楚,让他们知道投献的危害,还有一税制的展望,最终把百姓争取过来,让那些人被孤立,要么随着大潮走,要么就被大潮击破。”

争取百姓,这是方醒当时给朱瞻基分析过多次的招数。

“百姓不能继续蒙昧,而邸报就是最好的启蒙,关于大明的各种消息,权威发布,渐渐的,他们就会对大明有了一个直接的认识,然后……”

“然后就是国家概念的形成和加强吗?”

朱瞻基微笑道。当年方醒给他说过许多这方面的事,在当时看来过于形而上,等他登基之后,才发现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当年有位老人和我说过一段话……”

方醒想起了当年那个老人说的话,他慢慢的回忆着说道:“我等世代居于此,日出而作,日落而归,除去戎狄之外就是咱们……要什么族?”

这是一种骄傲!

“认同,大明需要百姓的认同,失败感同身受,胜利举国欢呼,千万人如一人,则无往而不利!”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