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37章 敲山震虎

第2037章 敲山震虎

“一税制……兴和伯,你认为自己能活到行一税制的那一天吗?”

杨荣来找到了方醒,他没有举例,如果需要,他能举出史上无数人亡政息的例子,并导致国家渐渐衰弱的例子。

他相信朱瞻基和方醒肯定是看过了无数次,无需他来赘言。

“所以只争朝夕!”

方醒举杯相邀,一句话就完美的反驳了杨荣的担忧。

杨荣沉默片刻,问道:“陛……你想要什么样的大明?”

他想问的是朱瞻基,可最后还是问了方醒。

朱瞻基年轻时就被方醒熏陶多年,两人的目标应当一致。

“百姓安居乐业……军队强大到放眼当世无敌手……”

“你还没说完,吏治,文化……”

“你真想知道?陛下那边没提过?”

方醒觉得杨荣的心态有些急躁了,大抵是过于担忧自己被皇帝撇下的缘故。

“是的,陛下行事……以前还和我等商议,现在大事几乎是乾纲独断,拿出来只是一个说头罢了。”

杨荣有些苦涩的笑着。

“吏治……强大的监督吧,而一税制正是要切断他们的贪腐之源,配以监督,能尽量确保腐败在一个小范围之内,不至于彻底糜烂。”

“至于文化…..”

方醒笑道:“杨大人,你不会是替那些人来问的吧?”

杨荣摇摇头,“不是,本官不至于,今日之话,出你口,入我耳,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方醒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道:“文化,杨大人,我说过许多次,儒学是我们的根,失去了根,那不是大明!”

杨荣拱手道:“本官懂了。”

方醒说的这些话,基本上就能代表着朱瞻基的态度。

杨荣很艳羡,艳羡方醒年纪轻轻就能总揽诸事。

为官,想有作为的官,不就是要去任事吗?

至于年轻,那只是和他们比较。

他摸摸自己的鬓角,说道:“波澜壮阔之际,本官却不肯袖手,兴和伯,不管你要行什么革新之事,本官觉得不对,那就会……”

方醒拱手道:“道之所在,杨大人尽管行事。”

杨荣笑着起身告辞,方醒把他送出大门,回身吩咐道:“问问杨荣这两日是遇到了什么事。”

……

杨荣没遇到什么事。

作为距离朱瞻基最近的重臣,他最近发现了些问题。

朱瞻基在看地图,杨荣进来坦然的说自己刚去找了方醒说话。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手指头在哈烈的位置上停留着。

“兴和伯…..嗯……”

杨荣看着朱瞻基的手指,低声道:“陛下,近期不能啊!”

朱瞻基的手指头拉回大明,在京城的位置上停住,说道:“篾儿干在想什么?”

杨荣下意识的道:“他在想着整合哈烈,然后……”

“然后什么?”

朱瞻基回身问道,双目炯炯。

杨荣心中一颤,说道:“然后……要看肉迷人的行动。若是两者……”

“两者合流吗?”

杨荣额头见汗,低头道:“陛下……”

朱瞻基冷笑道:“那些人在酝酿着给朕一次教训!”

杨荣跪下道:“陛下,终究是……”

“终究不能少了他们吗?”

朱瞻基负手走了过去,说道:“是啊!满朝文官,满天下的文官都是一体的,朕纵然能杀光他们,可谁来代替?”

杨荣汗流浃背,颤声道:“陛下,济南之事……终究……”

“终究是急切了吗?”

朱瞻基淡淡的问道,他微微垂首,俯视着杨荣,眼中有些危险的光芒闪过。

杨荣抬头,避开朱瞻基那双眼睛,鼓起勇气说道:“陛下,朝中支持的不少……”

朱瞻基抬起头,说道:“是啊!若非如此,朕早已动手了。”

杨荣心中震怖。这是皇帝第一次流露出这种心思,文皇帝一样的心思。

朝中有相当一部分官员都在支持着皇帝,这是皇帝的底气之一。

武勋们虽然不好掺和政事,可皇帝调动军队却如臂使指,这才他最大的底气。

而皇帝最忌惮的就是张网,由天下文人和文官们织成的网。

无数历史教训告诉帝王,面对这张网,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于是他们就无视了,然后就开始建国,开始积极进取,开始进入盛世……开始衰退。

不可抑止的衰退,就像是痼疾,都知道病因的痼疾。

可这些病毒早已和整个国家纠缠在了一起,动一动就痛彻心扉。

于是沉沦继续。

“现在……这是文皇帝打下的基础,至少官吏们还没有集体沉沦,错过就再也无法重拾,你,明白吗?”

“起来吧。”

朱瞻基抬抬手,然后指着地图说道:“篾儿干此刻正在收拢哈烈的力量,他在轻视大明,以为大明不会劳师动众去远征。等哈烈再次一统,那些在征战中打造出来的军队……想想太祖高皇帝。”

大明的兵锋就是从朱元璋打下金陵之后开始磨砺,在击败了国内诸多对手之后,这支明军让人生畏,然后他们把目光转向了统治多年的蒙元人。

那真是一场史诗般的战争啊!

曾经纵横世界的蒙元人被这支磨砺出来的军队打的节节败退,最后退出了关内,依旧被朱元璋不断派出军队清剿。

“陛下,此事宜晚不宜早啊!”

杨荣觉得朱瞻基太急切了些,此刻大明正在进行着清理投献的改革,贸然对外开战,内部的不满可能会趁机爆发出来。

难道是想借着战争的机会,把矛盾向外转移吗?

不!

杨荣知道朱瞻基不会,方醒不肯!

那么……

“大明从不会等待对手进攻,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这是个骄傲的君王,杨荣知道,眼前这位皇帝想延续着文皇帝的骄傲,也是大明的骄傲。

我们从不束手,我们从不等待敌人主动发起进攻。

我们会在敌人之前发动进攻!

“仆固和乌恩就是篾儿干手中的风筝……”

杨荣躬身告退。

回到值房,看到他一脸疲色,杨士奇就问了问。

杨荣苦笑道:“陛下想试试,看看朝中的风向如何?”

“什么意思?”

作为首辅的优势就是:许多事皇帝会和我商议,而你们却被排斥在外。

这就是个巨大的诱惑。

杨荣却觉得是个让人头痛的诱惑。

“陛下想动手斩断哈烈窥探大明的那只眼睛。”

“亦力把里?”

金幼孜找来地图,从京城划过去,抬头道:“大军征伐……那得准备半年以上。”

杨士奇看看地图,说道:“陛下只想清扫亦力把里吗?”

“这是想打乱篾儿干的如意算盘,一旦亦力把里被清理,篾儿干就会惶恐,那些王子也会担心大明的态度,至于肉迷,他们也会加快强盛的步伐,算是震慑吧!”

杨溥对军事的理解比不上朱棣留下的三个辅臣,不过他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此事。

“济南之事让天下郁郁,暗流涌动,特别是南方。陛下如今在冷眼旁观,想征伐亦力把里,那自然是震慑,不过震慑的是谁?”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