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36章 大明永远都是天朝上国

第2036章 大明永远都是天朝上国

“东方是一个财富之地,是一个神秘之地,但是加一个强盛之地,金雀花还敢和你们死拼吗?你们还愿意和金雀花死拼吗?”

瞬间巴斯蒂安就觉得自己在方醒的面前身无寸缕,他下意识的侧身,然后说道:“伯爵阁下,泰西正是混乱时刻,不,是秩序回归前的黑暗时刻。”

“那又怎么样?”

方醒一直在忍着,从在海上见到巴斯蒂安的那一刻起,他一直在忍着。

直至此刻,他才发话,给了巴斯蒂安致命的一击。

陈默觉得自己和人打交道的能力大抵是礼部翘楚,所以他很得意。

“大明……只要大明愿意,随时都可以顺着亦力把里打过去。”

方醒神色淡然,却说出了让巴斯蒂安惶然不安的一种可能性。

“别忘记当年的事,大明无需去征战泰西,只需击破哈烈和两头羊,然后击溃肉迷国,驱赶着他们,泰西就会成为一片废墟。正如同当年的那样,和华夏较量失败的异族总会抱头鼠窜,然后他们会把泰西变成自己的牧羊地,而你们……”

方醒左手按在土豆的肩膀上,右手牵着平安,傲然道:“而你们,将会在马蹄下颤抖,所以收起你们的打算,去躬身领会,领会这个世界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样。”

土豆和平安亲自见证了父亲的这一刻,两个孩子的身体都有些发抖,脸蛋涨红,但眼神却越发的明亮了。

当那些马背上的战士被明军驱赶着往泰西攻击前进时,那是什么?

不管是当年的匈奴人,还是后来的蒙元人,给泰西留下的都是噩梦。

他不由自主的弯腰道:“是的伯爵阁下,泰西……这是泰西不能承受的……”

“所以你们应当要谦逊。”

方醒毫不犹豫的揭开了巴斯蒂安的底气:“你一直在油滑的想捞取更多的好处,作为使者,你的言行并无错漏,但你忘记了这里是大明,这个大明已经击溃了无数外敌,而那些外敌若是放在泰西,将会毁灭你们!所以,你要谨慎。”

“回去之后告诉你们的皇太子殿下,不要用商人的眼光来看大明,大明永远都是天朝上国,以前是,现在是,将来,必定也是!”

礼部在场的官吏都心中一惊,心想方醒居然敢讥讽对方的皇太子是商人,这可是奇耻大辱啊!

要是巴斯蒂安掀桌子了咋办?

大明虽然不怕这个,可终究是多了一个敌人,并且是一次外交上的重大失败。

他们有些纠结,可巴斯蒂安却更加恭谨的说道:“是的,本人一定会把原话转告给皇太子殿下,希望两国永久交好。”

方醒点点头,说道:“希望如此,本伯更希望大明的船队能安好无恙的到达泰西,并安全的回到大明,希望两国共勉。”

“一定,法兰克不会亏待朋友,若是有人敢冒犯我们的朋友,法兰克不会吝啬于发动进攻。”

方醒微笑道:“我记住了你的话,并深信不疑。”

这是一个威胁。

方醒冲着胡濙点点头,然后带着两个孩子出去,马苏跟在最后面。

一直等方醒等人走后,巴斯蒂安才说道:“刚才的约定有些……差错,我想法兰克应该为自己的朋友做的更多些。”

陈默愕然,然后颓丧。

修改过框架之后,巴斯蒂安走了。

“他有些如释重负,大人,下官……无能,还不如兴和伯的一番话管用。”

陈默觉得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有些失望。

胡濙走南闯北,算是见识极广。

“你没有站在高处去看此事,自然一叶障目。”

“兴和伯一直隐忍不发,期间已经收了不少消息,从两国之间的关系寻摸,自然就能一举击溃巴斯蒂安。”

胡濙看到陈默有些失落,就说道:“你还得磨砺,不过今日不错,到时候自然会有积功。”

……

两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马,不过性情很温顺。

马苏回户部了,父子三人牵着马走在大街上,占了不少的地方。

“爹,他们怕威胁吗?”

孩子们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指望他们能独立思考固然可贵,可引导却是必不可少的。

方醒说道:“威胁啊!就像是一个壮汉威胁一个孩子,你们说孩子怕不怕?”

土豆想说不怕,可平安却说道:“爹,一般的孩子肯定是怕了。”

“对啊!”

方醒赞许道:“孩子肯定打不过壮汉,可壮汉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孩子却说且慢,我爹是皇帝,你们说壮汉还敢打吗?”

土豆说道:“爹,壮汉会想着既然都得罪了,干脆直接杀了吧。”

好吧,方醒被认真的土豆给揪住了错处,他先承认自己的比喻不大恰当,然后分析道:“威胁必须要建立在自己有强大的实力,让对方忌惮的东西,这样才是威胁。一个破落户偷东西被人发现,还威胁说你等着,这等威胁只能让人捧腹和看不起。”

两个孩子若有所思,一路到家后,张淑慧见状就赶紧一人一巴掌打醒,然后叫去陪无忧玩耍。

“是泰西的事,大明的船队已经出发了,不知道能不能到达那边,如果能到,那将是一件大事,对大明影响深远的大事。”

方醒去洗了个澡,然后想起了陈默,不禁就笑了。

“夫君可是遇到了相好的?”

张淑慧一边给他穿衣,一边不怀好意的问道。

方醒马上喊冤:“哪有的事,只是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家伙。”

“夫君,泰西很厉害吗?”

……

对于洪保船队赴险,大多数人并未关注。

此刻大家都在关注着方醒。

“他还不回济南吗?”

金幼孜觉得方醒在哪里,哪里就浊气滔天,让人浑身不自在。

杨溥低头写字,说道:“兴许是平定了?”

“不可能那么快!”

黄淮觉得杨溥太乐观了些。

“汉王正在抢人,说是都要跟着他去封地,可他的封地在哪?乐安洲!”

“不,汉王想去海外。”

杨荣有些头痛的道:“到时候物资和人员的调运,又是一件头痛的事。”

“陛下许了吗?”

杨溥抬头问道。

这个不是什么忌讳的话题,杨荣点头道:“陛下未曾反对,封在海外的话,朝中就是一次出力,以后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还有谁?”

黄淮觉得以后的大明会发生许多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事,他感受着咽喉的痒痛,觉得早点致仕也是一个选择。

杨荣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先帝的子嗣都没有封,全在京城待着……”

“这是要改弦易辙啊!以后的藩王难道全都要封到海外去?”

“谁知道呢!不过倒是省事了。”

“省事?”

杨溥沉声道:“那就是藩镇!而且是不受控的藩镇,一旦壮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觊觎中原,到了那时,就是同室操戈!”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