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32章 娘娘,稳了啊!

第2032章 娘娘,稳了啊!

太子师保都是没用的虚衔。

不然你看阳武侯薛禄被仁皇帝扔了个太子少保的头衔,就压根没当回事。

这大抵就相当于社会职务,挂个名头,表示重视你罢了。

你若是当真要去教导太子,皇帝肯定会觉得你智商不够用,然后一脚踢你回家吃老米饭。

可兴和伯被加了太子少师的虚衔……

然后京城就躁动了!

是的,不管是酒馆里,还是当红妓女的床上,甚至是在宫中,无数人的嘴边就是这个太子少师。

孙氏得知消息之后,正在弹琴的她一把就拉断了三根琴弦,然后面无表情的说是要去抄佛经。

王振面无表情的出去,然后寻个借口,扇了几个太监宫女耳光,又喝令他们跪着。

如丧考妣!

孙氏的宫中现在就是这个气氛!

“他怎敢这般!他怎敢!”

毛笔下,小楷秀丽的流淌在纸面上。

那双美眸中此刻全是怒火!

从此出去,一直到外面,一路见到的都是沮丧,甚至还有绝望……

王振站在宫外,看着漫天的秋高气爽,茫然的道:“为何会这样?”

“会不会只是虚衔……”

周嬷嬷的声音听着差了底气,有些忐忑。

“不会。”

王振双手抱胸,嘴角微微翘起,讥讽的道:“那是兴和伯,陛下不可能给他加这等虚衔,否则就是离心!”

“完了……”

身后的声音一下就变得绝望起来,让王振暗中冷笑不已。

“慌什么!总有人会看不过眼!”

“王振不错!”

稍后德春出来传达了孙氏的夸赞。

……

“娘娘,大喜啊娘娘!”

正在和端端一起逗弄玉米的胡善祥皱眉道:“去看看。”

有人出去了,怡安不以为然的道:“娘娘,您还是太仁慈了,这等没规矩的就该狠狠地处置几个,自然就规矩了。”

胡善祥看了一脸求知欲的端端一眼,说道:“她们还小呢,在家的时候,正是天真烂漫,喜欢玩耍的年纪。宫中管的严,咱们就让她们偶尔松松,再说不是还有你们在看着吗……”

怡安看了不懂装懂的端端一眼,低声道:“娘娘,公主以后……”

胡善祥摸摸端端的脸,笑道:“那有陛下为她做主呢!”

怡安摇摇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不是唐朝,公主跋扈可没人搭理你。

胡善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道:“我有主意,放心好了。”

怡安心中一惊,就看了胡善祥一眼。

淡淡的,就像是不知名的小花,看似脆弱,却能在任何缝隙里生存下来,并开花结果。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宫女,她瑟瑟发抖的道:“娘娘,奴婢有罪。”

胡善祥看看怀里在发呆的玉米,说道:“无事,说吧。”

“娘娘,刚听到有人说,陛下封了兴和伯……”

胡善祥讶然道:“封了什么?”

小宫女看看玉米,欢喜的道:“娘娘,是太子少师呢!”

室内静了静,就在胡善祥心中欢喜时,端端却皱眉道:“母后,少师听了不好,无忧会埋怨我呢。”

胡善祥摸摸她的头顶,说道:“去你皇祖母那边玩吧。”

“好!”

宫中很大,可禁区不少,端端和无忧倒是去探过险,可哪及得上太后那边可以肆意而为。

等端端走后,胡善祥心中一松,欢喜的道:“陛下这是做出决断了?”

怡安也忍不住笑了,“娘娘,当然啊!兴和伯何等人,陛下怎会用太子少师这等虚衔去敷衍他。”

胡善祥双手合十,缓缓低头,把脸埋在襁褓上,默默的。

“娘娘?”

胡善祥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怡安缓缓蹲下去,柔声道:“这是好事,说明陛下也想清楚了,殿下终究是嫡长子,谁也越不过去……”

胡善祥点点头,却不肯抬头。

怡安叹息一声,说道:“兴和伯和陛下在暖阁说话,除了俞佳都被赶了出来,随后就是封太子少师,娘娘,稳了,安心吧。”

她起身看着这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心中有些发酸。

生个端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相当于没生。

胡善祥的压力很大,她害怕,担心随着自己被边缘化,端端会成为孤儿差不多的孩子。

于是她抑郁了,渐渐的更加沉默。

直至张淑慧抱着端端呵斥了皇帝,她这才觉得,这个母亲,自己当的并不称职。

所以她渐渐的开始挣扎着。

只是君王的宠爱从来都不在她这里。

但她也从未奢望过!

儿子的出生就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若是不出差错的话,玉米以后将会君临大明。

而且这种位置……几乎是不成则死!

就如朱允炆!

她越发的紧张不安了。

她觉得四周都是不怀好意的眼神,无数人在谋划着怎么弄掉她和孩子的位子……

她觉得自己明天就会崩溃掉,每一天都是这样觉得的。

可她还是熬过了一天……又一天。

“娘娘,别哭了,如今也是苦尽甘来…..”

“哇!”

玉米突然嚎哭起来,胡善祥赶紧抬头,挂着泪水哄着。

怡安在边上看着,觉得这个场景……生机勃勃……

……

杜谦有些失落,大理寺最近事情不多,他就叫了好友,光禄寺寺丞陈相一起去喝酒。

陈相没有他的忧愁,只是艳羡。

“兴和伯这下可保方家三代无虞了,让人羡慕啊!”

他喝着酒,摇头晃脑的模样让杜谦有些心烦。

“陛下啊!”

他摇摇头又喝了一杯,陈相取笑道:“承彦,你这是想去做殿下的老师?那按理你的名气差不多够了,可你只懂文,不懂武,奈何啊!”

杜谦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还有余暇看看酒楼里的人,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不艳羡,艳羡什么?殿下的老师不是大儒就得是重臣,轮不到我。”

“嫉妒了?”

陈相指着他揶揄着。

杜谦笑了笑,举杯相邀:“此事方醒并不轻松,殿下三岁后就得开始启蒙,然后怎么教?一群人在盯着他呢……”

……

北平某个私娼的床上,一位年轻俊彦正和好友隔床联谊。

“……顶悟兄,那方醒……哦!那方醒这是飞了啊!”

“公子,谁飞了……”

隔壁床的说道:“那啥?他……那些大儒们……别啊!停!那啥,那些大人们不会同意吧?”

“陛下做主,谁能插话?”

“那可是科学啊!那些大人们会干看着?”

“不是还有……还有一个吗?”

“是啊!还有一个,来来来……”

……

三师三公,在许多时候只是个虚衔,可这个虚衔挂在方醒的头上,却让人觉得可怕。

京城中物议沸腾,最让那些人恶心的就是这个虚衔的虚字。

你要是去和皇帝较劲,先天就没有立场。

难道你还能去问皇帝:陛下,兴和伯这个太子少师可是实职?

所以纠结无处不在,那些人对皇帝的手腕也暗自心惊。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