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30章 未来的厂督

第2030章 未来的厂督

再怎么小心,可踩在屋顶上肯定会发出声音。

店铺里有人喊道:“有贼!”

方醒的嘴角浮起冷笑,猛地挥手。

“上!”

安纶低喝道,然后东厂的人冲了过去。

“嘭!”

两个人同时撞在了门板上。

门板被撞开了一扇,两人马上后退,后续上来的人一脚就踹开了店门。

里面有些阴暗,柜台上摆放着几匹布,后面还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是老手!”

后院方向传来了武川的喊声。

“没从后面走?确实是老手,弩箭!”

这等阵仗对方醒来说只是小意思而已,随口就说了应对方式。

“且慢!”

孙祥出前,看着里面,回头道:“兴和伯,这些贼子,我东厂要活的!”

这话说的咬牙切齿,恨意让孙祥的脸都有些扭曲。

这是个护短的太监!

方醒理解他对手下被虐杀的愤怒,所以点点头,然后退后道:“此处交给你们了,本伯压阵!”

方醒退后,身后家丁们拔出长刀,却很轻松。

孙祥拱手道:“多谢兴和伯!”

朱瞻基让方醒来,自然是方醒做主。方醒退让,就是把功劳让了出来,孙祥是得感谢一下。

转过头,孙祥拔刀尖声道:“儿郎们,要活的!咱家要活剐了他们!”

白发飘飘,这是孙祥第一次提刀,也是第一次这般杀气腾腾。

东厂的人顿时热血沸腾,安纶居然第一个冲了进去。

后面传来了一声惨叫,接着有几人冲了前面。

方醒喝道:“封住后面,让东厂的人来!”

“领命!”

屋顶上马上出现几人,对着后院方向张弓搭箭。

“用棍子!”

“撒药!弄瞎他们的眼睛!”

“啊!”

里面一阵呼喊,接着就是一阵打斗声,以及喘息声。

孙祥第一个出来,看他气喘吁吁的模样,方醒知道他没少动手踢打。

接着就是安纶,这货居然身上见血了。

一共是七人,其中一人被黑刺的人射中大腿,两人被黑刺的人枭首,惨叫都来不及。

可东厂的人连尸体都不放过,就这样拖了出来,其中两人还拎着两个脑袋。

孙祥出来拱手道:“兴和伯,咱家这就回去了。”

方醒点点头,说道:“最好是告诉他们的家人,好歹也是个安慰。”

孙祥笑道:“等弄死了之后,咱家准备让人拎着他们的脑袋到王石他们的坟上去告慰一番,也算是咱家的一份心意。”

方醒拱手,知道这几人大抵是要生不如死了。

隔壁塞外特产店的掌柜又凑过来了,一看这几人,就说道:“伯爷,平日里这些人进出都是低着头的。”

马后炮!

随即这几人就被带到了东厂,据说那惨叫声让东厂的人走路都得蒙着耳朵。

“你要来盯着!”

孙祥站在刑房里,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下在给那几个哈烈奸细用刑,说道:“等以后你做了东厂的厂督,不够狠,下面的人不会服你。咱家听说你动刑有些天分?去,让咱家看看。”

安纶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面色涨红……

……

张淑慧不知道方醒什么时候回济南,她也不想问。

夫妻之间到了这个时候,更多的是相互依赖。

早上睁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那张脸,渐渐的,当看不到时,心中的失落莫名而生。

无忧却很快活,方醒回来后她就有许多新奇的小玩具,还能跟着到处玩耍。

看到无忧和欢欢蹲在大树下在寻找那些搬运食物的蚂蚁,莫愁笑道:“无忧有些姐姐的模样,也愿意带着欢欢去找蚂蚁。”

张淑慧掩着得意道:“是夫君回来了,她就撒欢了。”

小白看了笑的温柔的莫愁一眼,皱皱鼻子,说道:“欢欢不喜欢吃肉。”

方家的孩子历来都要求荤素搭配,不许偏食,可欢欢却喜欢素食,让莫愁有些担忧。

张淑慧瞪了小白一眼,说道:“孩子还小,以后自然会好。”

莫愁微笑道:“老爷也是这般说的,说有的孩子不喜欢吃肉,等七八岁就好了。”

三个女人的目光不时瞟过蹲在一边的方醒身上。

他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孩子在认真的寻找蚂蚁,不时还出声指点一下方位。

这是一个安静的早晨,方醒愿意这样一直陪着孩子,直至许久。

但他看到了木花出去又回来,就过去摸摸两个孩子的头顶,说道:“无忧带着弟弟好生玩,找到大蚂蚁,回头爹这边有奖励。”

欢欢和这个爹还是不熟,不肯应声。

“好,我带弟弟。”

无忧却很欢喜,觉得自己接到了重任,已经成了大人。

书房,张辅、朱勇、薛禄三人都在。

方醒走进书房时,三人齐齐起身拱手。

方醒赶紧闪出去,然后说道:“我说别这样啊!莫名其妙的吓到人。”

薛禄正色道:“兴和伯高义,昨日消息传出去后,军中欢喜,都说以后再无需担忧逝后成为孤魂野鬼,游荡于四野。”

朱勇坐下后说道:“那些兄弟战殁了,能收敛的就收敛,找不到的就算是……各自带回家去,见多了那些嚎哭,习惯了,可昨日得了消息,朱某才觉得,那些兄弟死的太过默默无闻了,这是我辈的错,亏了德华了!”

方醒拱手进来,说道:“早就有了想法,一直到前日看到东厂殉国那人的妻儿嚎哭,这才觉得大明亏欠了那些忠烈,不该亏欠啊!”

张辅端坐在那里,淡淡的道:“我刚从工部和礼部出来,只是告诉他们,忠烈祠要好生建造,礼仪都不许缺,否则军中的千万兄弟都不会答应。”

朱勇摩挲着手腕,挑眉道:“谁敢乱来,打死再说!”

方醒叫人弄了茶来,朱勇和薛禄都在盯着张辅,让他有些不自在。

“德华又不是外人,你们自己问吧。”

方醒有些好奇,就说道:“都是军中袍泽,有事就说。”

朱勇干咳道:“德华,东厂的人在撒马尔罕殉国,按照以往,你该是要鼓动陛下北征了,可此次为何不动声色?”

方醒恍然大悟,说道:“我也想马上请命北征,可济南那边却有个心腹大患,一旦不解决掉,弄不好咱们在撒马尔罕拼命时,身后就会被人捅一刀……”

“那就弄死他们!”

朱勇阴狠的道:“都是一群吃饱撑的,无所事事,只知道抢夺好处的腐儒!留着干啥?杀了!”

薛禄靠在椅背上,看着书房外面,淡淡的道:“此事要从长计议,杀好杀,却不好收场!”

张辅点头道:“正是如此,他们都敢截杀德华,若是有机会,他们还敢干些什么?”

朱勇恨道:“李维那个蠢货,居然被女人给迷晕了头,丢人!”

李维的事算是文人们扇了武人一耳光:看看看看,一个女人就把你们所谓的大将给弄的不知东南西北,武人啊!他就是个笑话!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