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29章 报复行动

第2029章 报复行动

“你想怎么教玉米?”

“先玩。”

“先玩?”

朱瞻基觉得方醒一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方醒说道:“不给孩子玩,谁愿意一门心思学习?”

朱瞻基想起土豆和平安小时候疯玩的事,就说道:“孩子……你还是倾向于自在些?”

“当然,不然孩子是被逼着学习,太小了!”

方醒想起悠悠,说道:“解先生家中的孙儿就是这样,看着老成,学业也好,可终究没有完整的童年。”

“罢了,玉米还小,五六年内还不需要这般盯着。”

朱瞻基的面色微冷,说道:“篾儿干虐杀了大明的人,也思牙苟且!”

方醒起身拱手道:“臣知道了。”

朱瞻基起身,负手道:“东厂已经搜索过了,五人!”

方醒告退,朱瞻基走出暖阁,慢慢的踱步到外面。

宋老实在院子里扫地,看到朱瞻基出来,就夹着扫帚过来,和侍卫差不多的跟着。

帝王永远都是孤独的,就算是在后宫之中,朱瞻基依旧觉得心是冷的。除去国事能让他的情绪产生变化之外,他就像是一个独立于大明之外,棋手般的帝王。、

他想寻找朋友,可除去方醒之外,没有谁敢随意的和他相处。

他想起了朱棣的冷峻,如今他也是帝王,这才知道,原来长时间的孤家寡人,你只能慢慢的变成那个模样。

当然,若是他愿意放下身段,和臣子们肯定能和谐相处。

可朱允炆就是这样的,结果如何?

蹬鼻子上脸,那些臣子们会得寸进尺,然后朝政会渐渐脱离君王的掌控。

“建庶人如何了?”

俞佳心中一紧,说道:“建庶人在凤阳过的很好,就和普通人一般,从归去后出城五次,都是去瞎逛,看着很欢喜。他还……娶了个媳妇,据说也要有孩子了。”

“哦!那就好。”

朱瞻基喃喃的道:“也不知道朕与他究竟谁过的好,朕倒是觉着……他更好些。”

……

方醒刚出皇宫,孙祥就已经跟上来了。

他的身后是一群大汉,居然都佩刀。

“兴和伯,为我东厂的人报仇,咱家责无旁贷。”

方醒站在皇宫外,回身问道:“孙公公不是念佛……”

孙祥拨动着佛珠,慈眉善目的道:“佛家亦有金刚降魔!”

方醒笑了,却没走。

等了一炷香的时间,一队军士过来了。

黑色的盔甲,甚至还有面甲。

还未出声,那煞气已经让孙祥不住的念佛。

“见过伯爷!”

为首的总旗行礼,声音就像是锅铲用力的刮着锅底,让人不禁心中发麻。

“武川,你倒是又升官了。”

武川看了东厂的人一眼,说道:“伯爷,下官此次是杀人还是抓人?”

“杀人!”

东厂的人在武川的眼中只是一群垃圾,所以他随即问道:“地址,人数。”

安纶心中不忿,可孙祥却沉声道:“给他。”

……

宛平县县衙就在皇城后面,边上就是什刹海。

什刹海和西苑相通,所以算是沾染了皇家的福气。

元代时,这里是漕运范围,船来船往,人气鼎盛。

本朝这里已经成了风景地,天气好的话,会看到不少人在水边玩耍。

这里有一家卖塞外货物的店铺,不但有奶制品和牛羊皮这些特产,不时也有些牛羊肉出售,而且得到了官府的许可,所以生意不错。

鞑靼部几乎要解甲归田了,不,应该说是要成商人了。

大明就像是一个饕餮,对草原的出产几乎是来者不拒。

牛羊皮自然是热销商品,牛肉更是受到了追捧。

所以他们养了许多肉牛,开始只是小规模走私进来,后来阿台请人写了奏章,说明了情况,当时在位的朱高炽怜惜草原苦寒,就许了,只是要经过官府注册和管理。

掌柜是阿台的侍卫,到了京城一年,他的皮肤都白皙了些,而且还把家小都接了过来,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见他过上了好日子,鞑靼部的那些人都眼红了,纷纷去请见阿台,说是想移民到大明来。

可大明现在都在向塞外移民,怎么愿意减少鞑靼部?

阿台在借酒浇愁,他一心想到北平来过安稳日子,可帝位几度更迭,他的事就被搁下了。

等朱瞻基上台后,对塞外分外看重,对阿台多有赏赐和抚慰,让他暂时呆着,盯着亦力把里。

阿台不知道的是,他越是想进京定居,朝中对他就越放心,越发不肯减少这个大明的助力。

这便是自己坑自己的典范!

下午的生意有些冷清,可这家鞑靼人的店铺依旧不肯关门。

左边一家布庄已经关门了,从进入秋季开始,他们的生意火爆了一阵,随后就渐渐的冷清。

随着棉花种植的扩大,棉布的价格已经降了好几次,京城百姓的收入相对又多了不少,所以再也看不到那等快冻死了才来买布的场景。

所以当一群人沉默的走过来时,这家塞外特产店里的伙计都慌了,以为是来找麻烦的。

他们刚到时被青皮们欺负了几回,然后青皮们就消失了,据说是去了倭国,那边需要他们的好勇斗狠。

阿台的侍卫出来一看,下意识的就喊道:“小的是王爷的人!”

这帮人泾渭分明,左边的看着杀气腾腾,右边的看着好些,可那一身甲衣让人觉得有些冷。

掌柜当年在草原上也是厮杀汉,自然知道右边的这几十人最危险,所以高举着双手走出来,身后跟着妻儿,满脸惶恐。

走在前方的孙祥瞬间面色一冷,喝道:“闭嘴!”

方醒走了过来,说道:“进去,守好自己的店,有外人进来就喊!”

掌柜如见鬼魅般的退后几步,看着方醒,惶然道:“伯爷……”

若说塞外最怕的人,一个是朱棣,这位帝王屡次出塞征伐他们。

而第二位就是方醒,这位杀伐果断,麾下人少,却凶悍,而火器战法更是让他们无所适从。

方醒皱眉道:“你认识我?”

掌柜的谄笑道:“伯爷,小的是阿台殿下的人。”

方醒点点头,说道:“进去,别咋呼,别被人逃过来。”

简单的话让掌柜马上拍着胸口,说是愿意为大明扫清逆贼出一份力。

方醒都亲自来了,这不是逆贼是什么?

方醒摇摇头,掌柜知道规矩,带着家人伙计进了店铺,然后亲自守着。

“伯爷,各处都看过了,后面只能上墙,否则他们可能会翻过去。”

武川已经探查地形回来了。

方醒举手,武川猛地挥手,黑刺的人就扑了过去。

安纶带着人在等待命令,却见到方醒只用了黑刺的人,不禁有些失望。

“好厉害!”

一声低呼后,安纶看到那些军士一人蹲在墙前,双手搭着,第二人冲过去,脚踩着双手,然后两人配合着一跃和一送,人就上了屋顶。

上了屋顶之后,这些人马上就搭箭,同时沿着围墙快速向后院冲去。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