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24章 艰难的取舍

第2024章 艰难的取舍

深夜的北平城悄然开了城门,无数黑影出了京城,然后上马,两边相互冷哼一声,然后打马疾驰。

城门再次关闭,北平城重归平静。

一队军士从城门整队出发,他们将彻夜巡逻在这片城区。

……

兴和城的城门打开,一队游骑哆嗦着,看着外面的夜空有些厌倦之色。

开城门的军士打着哈欠道:“诸位兄弟,出发吧,要是发现敌人你们就立功了。”

带队的百户一摆手,身后的游骑上马,然后他骂道:“哪来的敌人?就算是有,那也是探子,玛德!上月老子的麾下就被探子用毒箭放倒了一个,要是再遇到,老子活剐了他们!”

开城门的小旗拱手道:“大人马到成功!”

百户官点点头,说道:“你们也得盯着些,才传来的消息,哈烈怕是又要出个人物了,到时候咱们这边就是战场。”

小旗在黑夜中微笑着,自信的道:“大人放心,凭他来多少,大明都不会怕!”

百户官揉揉眼睛,说道:“对,咱们不怕,弄死他们!”

回过头,他指着前方无尽的黑暗处,喝道:“出发!”

马蹄声远去,他们将和其它游骑一起游弋在兴和城周围,每天如此,每月如此,每年如此……

……

时间往前三个月……

船队在大海中缓缓减速,洪保站在船头,呆呆的看着前方。

六艘船上的人都在发呆!

天空一片昏暗,一朵朵漩涡般的乌云朝着船队飞来,速度飞快。

大风吹的船队几乎无法控制。

洪保缓缓回头,天边的那一抹晴朗依旧。

“公公!”

船队的千户张旺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大风吹的他的衣服都紧紧地裹在身上。

“公公,咱们可要继续前行?”

洪保再次回身,看着那一片恍如魔域之地。

张旺已经换了一身薄衣,这是为了和风浪搏斗的准备。

这一瞬洪保想了许多,但最后他还是点点头。

“把粮船上的粮食尽量转到战船上。”

洪保下意识的做出了选择。

粮船的抗浪性差,一旦翻沉,船队几乎只有打道回府的选择。

张旺回身喊道:“公公有令,战船装满粮食!”

一片静寂!

大家知道,这是随时准备抛弃粮船的意思。

两艘粮船缓缓靠近战船,粮船上的人沉默的开始搬运粮草。

有人在抽噎……

一人高的浪花扑打在船身上,补给有些艰难。

战船上的人主动去帮忙,却被拒绝了。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面如死灰的水手和船工们在缓缓的搬运粮食。

没人去催促,因为……

这些人可能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公公。”

张旺犹豫了一下,说道:“公公,把人全都转过来吧。”

洪保一直在看着补给,目光冰冷。

他取下帽子,小心翼翼的收进怀里。

大风吹的他的头发散乱。

“衣冠不保,死了没面目去见祖宗。”

洪保缓缓走过去,走到了船舷边上。

战船被浪头打的摇晃,但洪保却站的稳稳的。

粮船上没人看他。

他们在恨着咱家吧?

洪保微微摇头,然后说道:“粮船上还有要交易的东西,丝绸、瓷器、茶叶……没有这些东西,咱们就算是找到了新地方,也就是探路罢了,可咱家却不想只是探路。”

洪保的脸依旧白生生的,他看到那些人还是默不作声,死气沉沉。

他缓缓回身,看到战船上的人也是面色阴郁。

兔死狐悲!

若是抛弃粮船,就算是平安冲过前方的危险地带,可士气大抵也差不多没了。

“咱家想用货物来试探那些人,看看他们是贪婪还是善良。贪婪,大明会有长刀。善良,大明会是朋友。”

他想表达自己并没有放弃粮船的想法,可补给的本身就是一个信号。

“想干嘛呢?公公在说话,都……”

有人呵斥着那些麻木的船工,洪保摆摆手,他侧身看着前方那魔域般的地方,喃喃的道:“大军作战,连文皇帝都要亲自冲阵,蛇无头不行啊!”

张旺觉得这话不对,就说道:“公公,要不……就弃船吧。”

洪保摇摇头,目光转为凌厉,说道:“张旺。”

“公公!”

这支小船队就是洪保的麾下!

他决定着所有人的生死!

洪保说道:“咱家过去之后,这边你来指挥!记住了,转过去,一直走……”

“公公!”

张旺听出了不祥之意,他有些惶恐,他觉得自己无法胜任……

洪保突然笑了起来,他拍拍张旺的肩膀,说道:“记住了,粮食剩下一半时,若是没有补给的机会,必须要返航。”

“这些都是好儿郎啊!”

洪保指着那些在忙碌的人,说道:“谁知道过了这里是什么?总不能把这些好儿郎都丢在大海里,他们想家,想妻儿……”

张旺苦着脸说道:“公公,下官怕是不行……”

洪保微笑道:“你能行,要是找到了那些泰西人的地方,要警觉,不对劲就杀了,然后返航。当然,首要是查清他们的地方和国力,这是首要,至于贸易……那只是个添头而已,不值一提。”

“架板!”

洪保回身吩咐道。

张旺跟在他的身后,苦口婆心的道:“公公,弃船吧,下官肯定是不成的,到时候误了大事,下官死不足惜,可……”

“记住,不要让那些人窥探到大明的实力,不管是火器还是船只,不许那些人近前。咱们代表着大明,万万不可丢了大明的脸面,万万不可!”

木板架好,两边都有侧板。

有人给洪保绑上绳子,然后他坐到木板上,船上的人慢慢的放绳子。

补给中止了!

大家都在看着,看着洪保滑到了粮船上。

他这是要干什么?

粮船上的人都惶恐的站在那里,那个猜测让他们有些不敢相信。

洪保站起来,解开绳子,然后叫人收了木板,说道:“继续干!”

那些船工下意识的点点头,等洪保抱起一袋粮食时,他们这才如梦初醒。

“公公……”

粮船上的百户包威呐呐的道:“公公,您这是……”

洪保没说话,只是努力的搬运着粮包。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集起来,补给的速度越来越快。

等战船上的人喊着装满了时,洪保已经直不起腰了。

他擦擦汗水,对战船上的张旺说道:“记得咱家说的话,还有……别管粮船!”

张旺哽咽道:“公公,您回来,让下官去吧。”

战船上的人看着洪保佝偻着腰,只觉得一股热气在胸中奔涌着。

洪保拱拱手,说道:“咱家都五十多了,好了,出发!”

粮船渐渐离开战船,战船上的人一直在看着,神色肃然。

张旺回身喊道:“公公亲赴粮船坐镇,咱们该怎么办?”

“闯过去!”

“闯过去!”

洪保的果决让船队的人抛掉了畏惧,六艘船迅速编队,然后朝着黑压压一片的前方驶去。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