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22章 遗愿

第2022章 遗愿

武勋们一阵振奋,张辅出班道:“陛下,臣以为哈烈两年之内必然不敢东向,他们若是攻打沿途边墙,必然会碰一头灰,而大明在塞外就只有兴和城孤立无援,至于奴儿干都司那边,他们去了只是找死,一路被拖死!”

长城在此时就能发挥出无与伦比的作用。

只要军队不糜烂,依托着长城防御,在目前这个世界上,尚无任何势力能打破这条长龙。

你的大军还在半路时,消息就会被传到大明。随后大明就会整军备战,密切监视着大军的方向,然后集中防御,伺机反击。

这是一个几乎无解的难题,所以张辅的话让大家都面露微笑。

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让大明得以判断出哈烈的动向,堪称是大功!

朱瞻基看着憔悴到了极点的赵春和关起生,说道:“你等此行立下了大功,辛苦了。去吧,好生歇息,回头自然会论功行赏。”

等赵春两人出去后,杨荣说道:“陛下,哈烈那边看来有一统之势,不过却和大明无干,陛下,大明只需关注即可。”

朱瞻基只觉得心中一松,对塞外敌人的担忧消除了大半。

“诸卿辛苦,各自回去吧。”

朱瞻基才解散群臣,方醒就第一个溜了。

见状朱瞻基不禁失笑摇头,然后去了后宫。

和平的消息来了,大明依旧能在和风细雨中慢慢的发展起来。

海晏河清啊!

……

“公公,赵春他们回来了。”

孙祥已经很久没出面了,他知道皇帝是想让自己传帮带,把安纶扶上马,送一程。

可这样也容易成为背黑锅的替罪羊,所以他现在深居简出,和隐身差不多。

当安纶满面喜色的闯进来时,他眯着眼,盯着安纶,依旧在拨动着佛珠,可速度却快了些许。

“你处置了就是。”

安纶垂眸,默念着佛经。

安纶束手道:“公公,少了三个兄弟。”

安纶的手停住了拨动佛珠,他叹息道:“生死轮回,红尘纷杂,奈何!”

安纶扶着他出门,说道:“赵春他们看来是吃了大苦头,都不成人形了。”

转过一个屋角,前方围着一群人。

见到孙祥和安纶来了,大家闪开一条道。

就在中间,正在回答着大家问题的赵春和关起生缓缓回身,见到是孙祥和安纶,赵春躬身道:“见过二位公公。”

孙祥轻轻挣开了安纶的搀扶,走过来看着二人的模样,叹道:“他们呢?”

赵春的眼圈一红,低头道:“公公,下官把……把苗喜丢在了撒马尔罕……”

“你……”

孙祥之所以被人称作孙佛,那不仅是他崇信佛教,更因为他爱惜麾下的生命。

赵春跪下道:“公公,先是王石在打探消息时被发现,被……虐杀。”

孙祥的神色黯然,问道:“王石可丢了大明的脸?”

赵春抬头,情绪激烈的道:“没有!”

他环视着同僚,说道:“王石被捕,就在下官的眼前,篾儿干的人用战马踩死了他,王石在去之前说……说别管他,他熬得住……”

赵春哽咽着,擦了一把泪水,说道:“王石在布袋里都在喊着……”

他在剧烈的抽搐着,胸腔一顿一顿的,声音沙哑:“他在死前都在喊着大明……喊着大明万胜啊……”

孙祥默然,低声念着佛号,神色哀伤。

赵春吸吸鼻子,说道:“我们出城时被守门的军士刁难,让帮他带货,苗喜兄弟主动去了,然后长啸示警……不往城门这边逃,反而是往城里去……当时他离城门最多有一里地,他这是为了引开城门处敌人的注意,让我们好趁机逃走……”

众人都垂首,知道苗喜绝无幸免的可能。

“我们一路逃,敌人一路追,快到苦先时,敌人追上了我们,陈辉兄弟主动断后……苦战,被……枭首……”

“好!好!好!”

孙祥连叫三声好,眼中有泪光在闪烁着。

“这三位兄弟可有未了之事?”

孙祥撇开了安纶,说道:“咱家一力承当!”

“多谢公公!”

赵春磕头,然后说道:“苗喜和陈辉只是挂念家中,王石有个儿子,一直想送到知行书院去读书……公公,苗喜和陈辉的好说,知行书院那边……下官听闻他们每年招生,要考试,下官担心……”

“好!”

孙祥点点头,然后拔腿就走。

安纶楞了一下,才猜到了孙祥的意思,他追上去,扶住孙祥道:“公公,您……”

孙祥摆脱他的手,侧脸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他们为国捐躯,咱家要退了,退之前为他们了了身后事,也算是没白带了他们一场。”

这是孙祥第一次大步走,速度很快。

安纶看着那背影消失在眼前,有些迷茫。

身后事……可知行书院从不破例的啊!

孙祥走的很快,一路还问了方醒的行踪。

等他气喘吁吁的站在皇城外时,就看到方醒已经打马在前面准备离去。

“兴和伯……”

方醒勒马回头,见到是孙祥,就下马过来。

“孙公公这是找方某有事?”

孙祥的低调和识时务极得朱瞻基的赞赏,所以方醒觉得他应当不必担心离开东厂后的日子。

孙祥满头大汗,拱手道:“兴和伯,咱家手下有个在撒马尔罕捐躯的好汉子,他家中有个儿子……”

随后孙祥就给方醒说了王石等人的壮烈,最后说道:“兴和伯,你看行不行?给……给咱家一个面子吧!”

孙祥居然求人了!

方醒面色肃然,就在孙祥心中失望时,他却拱手道:“我去看看。”

两人回到了东厂,赵春他们正在吃饭,见孙祥果真把方醒请来了,就放下筷子,说了王石的遗愿。

“都是好汉子!”

方醒见惯了生死,可依旧唏嘘不已。

孙祥说道:“咱家只能想办法给他们家中多些抚恤,可知行书院……兴和伯,咱家往日不求人,今日还请你看在王石临死前还在喊着大明万胜的刚烈,请……”

说着他就深深躬身了下去。

方醒一把扶住他,说道:“什么书院都比不上这些为国捐躯的好汉子,孙公公,去他家看看吧。”

……

王石的家很普通,院子很小。

敲门之后,方醒说道:“我就先不进去了。”

孙祥了解的点点头。

“谁啊?”

一个女人在问话,孙祥却半晌答不上来。

说什么?

我是东厂的孙祥,来通报王石殉国了?

方醒走过去几步,背对大门。

稍后门开了,孙祥简单的报了身份,被引了进去。

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嚎哭声,撕心裂肺。

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的哭声让周围人家都出来了,等看到方醒和东厂的两个番子站在外面时,甚至有人准备冲过来殴打。

“东厂办事!”

一块腰牌就解决了问题,那些街坊随即就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王石都差不多两年多没露面了,这是犯事了?”

“说不准呢!那王石看着也挺和气的,居然被东厂的人找上门来了,可见在外面是犯大事了。”

“哎!可怜那孤儿寡母哦!”

方醒听着这些话有些不满,一个番子过来低声道:“伯爷,咱们东厂不少人都没露过身份,就是为了方便行事。”

方醒点点头,这时门里有人出来,说道:“伯爷,孙公公有请。”

里面的哭声已经低了些,方醒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随即就进了小院。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